2009年12月17日 星期四

祝島抗爭現況報告:長達三個月的海上抗爭終於有了效果

各位關心祝島的朋友


報告各位一個好消息
祝島長達三個月的海上抗爭終於有了效果,
今天日本新聞報導,
因為地方居民激烈的反對運動,
導致施工困難,
上關核電廠將延期施工

這是上關核電廠從1994年的建廠計畫公佈後
因為反對運動的阻撓而第八次延後工程
可說是祝島居民二十七年的反核運動中
又一次艱苦抗戰而獲得的勝利!


其實祝島島民之會1 2月6號已在網站上公告
最後一台作業船已從抗爭所在的田浦灣消失
中國電力公司應該暫時不會有任何動作
可以說是獲得了短暫的勝利
所以他們寫信謝謝大家

上次獨木舟小隊的犧牲有了相當效用
因為自從上次有人受傷後
中電一直不敢再貿然施工
而且他們堅持不撤退
終於使電力公司暫時放棄

獨木舟隊從12月6日到現在也還每天在田浦灣駐守
以防止電力公司又耍手段
在這麼冷的天氣裡仍然堅守崗位
讓人致敬!

祝島相關的反核運動串聯與宣導活動
持續在日本各地舉辦
祝島居民也在核電廠預定地旁250公尺的地方搭建了監視的小木屋
作為未來持續監視工程以及環境調查的據點
註:搭建監視小屋的照片紀錄

要求停止上關核電廠開發的反核連署仍在持續
日本國內已累積61萬人
目前的聯署運動目標是希望明年3月31日前
能獲得100萬人的簽名

目前台灣的連署人數約四十位
感謝各位的支持
年底前將彙整給日本反核組織
也希望各位多多幫忙推薦這個連署
也許可以讓人數再好看一點。




原文
【2009/12/17中国電、上関原発の着工2年延期 18日に設置申請】


中国電、上関原発の着工2年延期 18日に設置申請


 住民の激しい反対運動などで2010年度の着工が困難になっている中国電力上関原発(山口県上関町)の建設計画で、1号機の着工は少なくとも2年遅れ、12年度以降となる見通しであることが17日、関係者への取材で分かった。

 これに伴い、15年度としていた運転開始も17年度以降にずれ込むという。中国電は18日、経済産業省原子力安全・保安院に原子炉設置許可申請を提出する。

 1号機の着工延期は1994年の建設計画発表以来、8回目。1号機は01年度、2号機は06年度以降の着工を目指していた。

 中国電は建設予定地の海面埋め立て工事に着手したが、反対する市民団体が海上で抗議活動を展開。同社が工事の遅れによる損害賠償を求め、団体メンバーを提訴するなど混乱が続いている。


祝島島民之會的公告

2009.12.08 Tuesday

応援をいただいている皆様へ 祝島島民の会よりお礼と報告のお知らせ

現在、上関原発建設予定地の海域の埋め立て工事は中断しており、
予定地の目前にある祝島では作業の再開を警戒しながらも生産活動を含め普段通りの生活がなんとかできています
なお予定地ではカヤック隊を中心にした見張りや座り込みが毎日行われており、祝島の漁船も毎日1〜2隻が通っています)

9/10から始まった阻止行動以来、全国の皆様からカンパや署名、布メッセージなどのさまざまな形で応援、ご協力をいただき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きちんとしたお礼もできていませんでしたが、上記のように多少余裕ができましたので、ご住所をこちらで確認できる皆様へ11月下旬までの報告集をお送りさせていただく作業を今週から始め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なにぶん手作業で発送を行っていますのでお手元に届くまで時間がかかることもあるかと思いますが、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下記は報告集に同封いたしておりますお礼の書面です)
応援をいただいている皆様へ

 9月10日より始まった埋め立て工事阻止の取り組みは、過去27年間も続けてきた上関原発反対運動の中でも、現地行動としては例のないとんでもなく長い闘いになっています。
 皆様方には、行動開始以来さまざまな形で応援をいただき、本当に感謝しております。心より、『ありがとう!』と言せてください。
 初めての経験である、現地での長期にわたる行動は、皆様方の応援を物心双方からの支えとして、初めて成り立っていることを実感しています。

 皆様方には、手薄な事務局のうえ、ほとんどの力を現地行動に集中していたため、御礼が遅れて大変申し訳ありません。取り急ぎ9月10日から11月23日までの行動を、中間「報告集」としてまとめてみました。全てを網羅することはできませんが、この間の行動を少しでもわかっていただければ、幸いです。


 闘いの場は、現在平生町の田名埠頭から原発予定地・田ノ浦およびその周辺に移りましたが、若者たちと協力し合った様々な行動で、海陸の工事を止めており、12月6日には最後まで居座っていた台船1台も現場から姿を消してしまいました。

 また、上関原発計画の中止を求める、経済産業大臣あての署名は、10月2日中間集約として61万強の署名を経産省あてに提出し、さらに100万人を目標に来年3月31日まで続けています。大変ずうずうしいのですが、署名運動にもご協力いただけたらと、署名用紙とリーフレットを勝手に同封させてもらいます。ご協力いただける方で、資料の追加が必要な方がおられましたら、ぜひご連絡のほど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応援いただき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そして、どうかこれからも祝島を応援してください!

              2009年12月6日
              上関原発を建てさせない祝島島民の会より

 追 : 機会がありましたら、ぜひ祝島においでください。5月末ころからは特産無農薬びわの時期、年末になったらみかん、そしてもちろん海の幸!自然豊かな島を満喫してください。また、元気なじいちゃん・ばあちゃんたちとの語らいは、必ず皆様の心にも豊かさを広げていただけると思います。本当は、底抜けに明るい島の人たち、なぜ長い間原発計画で苦しめられながらも、明るく元気に生き続けていけるのか、皆様の心で感じてください!

2009年12月9日 星期三

12月12日旅行分享會:從三里塚到水俣 追尋紀錄片與社會運動的軌跡

主講者:崔愫欣 紀錄片《貢寮,你好嗎?》導演

主題:雲門流浪計畫日本旅行分享會

時間:12月12日(週六)19:00~21:00

※活動免費,歡迎參加 ※活動期間僅供應瓶裝飲料

地點:有河book(自淡水捷運站出,沿河岸步道走3分鐘即可到達)

地址: 淡水鎮中正路5巷26號2樓 (TEL:26252459)

觀看地圖請按↓
http://blog.roodo.com/book686/archives/2516990.html


從三里塚到水俣 追尋紀錄片與社會運動的軌跡

也 許沒聽過三里塚這個地名,卻一定知道東京的成田機場,從1967到1975年,紀綠片導演小川紳介拍攝了七部三里塚農民反對成田國際機場抗爭的電影,成 為記錄片史上的經典之作。60年代末日本千葉縣三里塚的農民是怎樣用生命捍衛土地權和生存權,在他的鏡頭下,時隔多年仍讓人彷彿重回歷史現場而熱血沸騰。

可 能不知道日本九州南部的水俣鎮,卻也許聽過汞污染導致的水俣病,這是環境公害史上的著名案例,土本典昭導演只以最素樸的方式拍攝小鎮水俁,從1971年 持續紀錄了四十年漁民的苦難和鬥爭,影片中對弱勢與正義的關懷,奠定了他在日本紀錄片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更讓我流著淚一看再看。

土本典昭( Tuchimoto Noriaki, 1928~2008 )和小川紳介( Ogawa Shinsuke, 1936~1992 ),是日本戰後紀錄片史的兩座里程碑,並稱為「日本的良心」,他們的作品中對社會正義的主張,和對弱勢者始終如一的關懷,都對日本甚至是全世界的紀錄片工 作者產生深遠的影響。這些在地抗爭背後有太多雷同的困境,幾乎都是小鎮居民對抗國家機器的故事。成田機場最後還是蓋起來了,水俁症的受害者做過各種抗議, 事情仍被政府擱置了10年,也許正義無法當下實現,但紀錄片為歷史留下了真相,這些記錄片影響了整個世代,讓許多人能夠鼓起勇氣繼續走下去。

小川紳介導演曾說「紀錄片是一種精神,一種靠真實記錄的眼光和勇氣建立起來的力 量,來帶動社會中更多的人來思考和改變現狀」,身為環保運動的工作者也是紀錄 片的工作者,不論如何我都想要走訪這些紀錄片與社會運動的現場,到千葉縣三里塚的農村、熊本縣水俁鎮的漁村、以及目前日本仍然是抗爭進行中的地方,在旅行 中思考這些可敬的導演是如何面對人與土地?讓自己感受、觀察鏡頭背後的真實,親炙紀錄片中的土地、海洋,看看在當地生活的人們。

這是一場社會運動的歷史追尋之旅,這也是一次紀錄片影迷的朝聖之旅,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一起與我分享此行的一些心得與觀察。

講者自我介紹: 崔愫欣

曾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紀錄片工作者,2005年出版《貢寮,你好嗎?》紀錄片,2009年受到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畫]贊助,剛結束在日本為期兩個多月以社運與記錄片為主題的旅行,目前正在籌劃第二部反核紀錄片的拍攝...

從學生時代開始接觸環保運動,從中學習與實踐自己的理想,然後在環保團體工作任職,轉眼已歷十年。想要有一些沉澱與對未來的思考,今年初正式離職,開始人生中的大流浪,以及準備記錄片拍攝的計畫。

主題背景說明:

(1)日本紀錄片導演土本典昭的水俁系列紀錄片。

水 俁市為熊本縣最南端的城市。過去以日本四大公害病之一的水俁病的發生地而聞名,水俁病的成因為汞中毒,於1956年左右在水俁市附近發現,經查起源於 1908年日本窒素肥料(現已更名為窒素化學公司)設置水俁工廠以來,水俁市便依靠其開始快速發展。但該工廠長期將含有的甲基汞的廢水排入海中,造成海中 生物受到污染,居民又因為捕食海中魚類而造成水銀中毒,全市人口中約有四分之一受害。從1971年到1975年,日本紀錄片導演土本典昭拍攝的水俁係列紀 錄片,揭發公害現場與長期追蹤受害者的生活,影片中對弱勢與正義的關懷,奠定了他在日本紀錄片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

延伸閱讀:

● 海洋的守護者 – 土本典昭 http://souhim.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html

● 「大師紀念專題——土本典昭」座談會

http://movie.cca.gov.tw/files/15-1000-1124,c169-1.php

(崔愫欣、鄒燦陽、土本基子、游惠貞、張昌彥(從左到右)(2008TIDF提供))

(2)日本紀錄片導演小川紳介的三里塚系列紀錄片。

從 1967到1975年,紀綠片導演小川紳介拍攝了七部三里塚農民反對成田國際機場抗爭的電影,成為記錄片史上的經典之作,小川紳介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紀錄 片工作者。千葉縣的三里塚為日本成田機場所在地,原本是天皇的牧場。在1966年日本決定在此興建新機場開始,當地農民發起大規模且長期的反對成田機場抗 爭,一直到現在已經三十三年,這場反機場運動到如今還未結束,在規劃的跑道前端,還是有農民不願出讓土地,持續從事有機耕作。若不從機場興建與否判斷成敗 得失,或許可檢視這場運動到底為日本社會帶出什麼意義。


10月11日 抗爭三十年的三里塚舉行全國大集會



2009年12月4日 星期五

海洋的守護者 – 土本典昭



猶記得2004年的「宜蘭國際綠色影展」,上映了日本紀
錄片大師土本典昭的作品,這是台灣第一次請到這位大師蒞臨,並公開放映這位日本 70 年代的記錄片大師的電影。讓台灣人有幸在大銀幕上觀賞了以水俣病為主題的《海洋與月亮》、《水俣病-受害者的世界》、《不知火海》、《我的青春我的家-石川小百合水俣熱唱》等四部片。當時身為一個紀錄片的新兵與環境運動參與者的我,實在無法言喻在影片中所受到的震撼與感動。

土本典昭( Tuchimoto Noriaki, 1928~2008 )和小川紳介( Ogawa Shinsuke, 1936~1992 ),是日本戰後紀錄片史的兩座里程碑,並稱為「日本的良心」,雖然小川紳介的電影在台灣也不易看到,但因有書籍的流通,以及台灣紀錄片工作者的介紹與推動,相對於土本典昭而言,是比較多人知道的,也因此能有幸在台灣看到土本典昭的作品甚至親炙大師的丰采,真是一件極為珍貴難得的事。

2008年6月,大師因肺癌過世,留給世人無限的追思,於是2008年10月底舉辦的第六屆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規畫了「海洋的守護者:土本典昭紀念專題」,由土本夫人攜片來台,推出五部作品,藉此專題向這位弱勢的守護者致敬。 包括他最具代表性的《水俁病︰受害者的世界》,這是這位日本紀錄片大師的作品第二次在台灣放映。

土本典昭的作品以「水俁病」系列最為聞名,從1970年
代年開始,他持續拍攝了17部水俁系列紀錄片奠定了他在日本紀錄片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九洲水俁鎮的不知火海成為無比巨大的環境象徵。作品中對社會正義的主張,和對弱勢者始終如一的關懷,都對日本甚至是全世界的紀錄片工作者產生深遠的影響。此話絕非虛言,我記得2004年的「宜蘭國際綠色影展」上,受邀來台的美國紀錄片「解構企業」(The Corporation)製片兼導演Mark Achbar說,他也在看過土本典昭的作品後深受感動,甚至親自到拍攝地「不知火海」走了一趟,土本典昭的紀錄片的確成為許多年輕記錄片工作者的啟蒙。

汞污染導致的「水俁病」是環境公害史上極為著名的案例,相信許多人都聽過, 在日本更是放入教科書中國民皆知的事實,但是卻很少人知道,這些是用血淚爭取換來的,事件當初這是日本政府極力否認的一件醜聞,土本典昭在一九七一年拍攝的《水俁病︰受害者的世界》,以日本廿九個家庭控告日本窒素化學公司的事件為主軸。受害者家屬控訴化學公司排毒汙染,讓他們遭受失去親人的痛苦。片中許多人的父母、子女及兄弟姐妹被水俁病奪走生命甚至殘廢,解剖後的屍體,腦子裡長滿了黑色的突起物。當時患者和家屬希望厚生省給予協助,但政府卻選擇保護化學公司。

環境公害事件的背後,並不僅僅是私人公司的問題,土本典
昭指出日本戰敗後不久,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日本的許多工廠成為美國軍需物資的生產供應者,日本的工業也正因此復興。日本的化學工業走在了世界前列,當時的日本政府非常支持這樣的工業,因此當水俁鎮出現了汞污染後,學者的研究結果說確實有有毒物質,能夠使人致病,政府正式承認這一點卻是在污染事件發生的8年以後。如果當時立即採取措施,死亡人數只會有100多人,而非數千人,但事情被擱置了10年。雖然10年裏人們做過各種抗議,但政府的說法卻是,這兩者之間沒有必然的關係。

出現了這樣嚴重的污染事件,電視幾乎沒有報導,土本典昭
曾在訪問中表示:當時覺得有種責任感,報紙新聞不做的事情,我們去做。不能讓弱勢群體愈加弱勢—說是正義感也好,說自覺性也好,就是由此而來的吧。日本戰後高度快速的經濟發展,帶來了社會與環境的沉重代價,人們奮起反抗,拒絕成為社會快速發展中的犧牲品。像土本典昭和小川紳介這樣的導演拿起攝像機,和人們站在一起,憑著這樣的批判力與勇氣,土本典昭與他的團隊開始水俣病的影像調查,先後拍摄了《水俣病-患者的世界》(1971)、《水俣报告系列》(1973)、《水俣病起義——尋找生命意義的人們》(1973)、《醫學意義上的水俣病》(1974)、《不知火海》(1975)、《水俣日記》(1995)等 17 部紀錄片。不僅僅是在紀錄片的歷史上,也是在環境運動的歷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紀錄。

為拍攝影片,土本典昭和妻子搬到當地居住,不但觀察受害者的日常生活,也關注著這一片海洋,被稱為「水俣的土本」。除了對於水俣病患者的持續關心,當地漁民的生活與海洋的關係,也呈現在影像之中。從鏡頭下我們看到,1971年從窒素化學公司排出污水的百間排水口,一道汙濁的水流經廣闊的沙灘,緩緩地流入遠方的海中,成為令觀者難以忘懷的經典影像之ㄧ,依賴海洋維生的漁民,即使知道有毒,無法也不肯離開這一片大海,最後是由政府出錢將附近海域填平,而毒物無法消失,只能埋在地底。

土本典昭承認1990年代的他,對於「水俁病還沒結束」這個沉重的課題要如何解決,感到非常苦惱。多年以後,當他將當時粗剪的影片重新看過時,有了新的想法,因此我們也才能看到2004年他以70多歲高齡重新剪輯1995年拍攝的影像,完成了《水俁日記》這一部片,片中說道自水俁病被發現的40年之後,加害者開始正式道歉與賠償,患者終於被承認,得到了公民權,每一個人都在思考要如何在水俁這塊土地上生活下去,居民組成的組織在填海地第一次舉行了火節,為死去魚類的靈魂謝罪,填海地在當地居民眼中本是死者與魚類的墳場,這些情景引起了極大的震撼,各地開始紛紛有人帶來神像與紀念碑放置在當地,希望受害者安息,也有漁民發現潮間帶的生態在慢慢地恢復了,家屬開始試圖原諒化學公司的員工,海洋與人們的內心都在復甦當中……

因此當2007年土本典昭重返水俁,讓下一代的紀錄片工作者拍攝關於他的紀錄片「紀錄生命─土本典昭的作品與時代」,在鏡頭下,我們不能不訝異當年排出污水的百間排水口竟然是清澈的水色,開始有魚在其中悠遊,當年訪問的11歲孩童患者,現在已成為40多歲的成人,卻仍是為病痛所苦,歷史可以原諒卻不能忘記,土本典昭藉著一生的紀錄行動,持續對人與海洋的關注,讓這段歷史永遠留在人們的心中。



文/崔愫欣




舊文重貼
原刊登於台灣立報



2009年11月27日 星期五

祝島居民獲得【多田謡子反權力人權獎】

在祝島連日的作戰中,有個讓人精神一振的好消息。

日本從1989年開始設立的【多田謡子反權力人權獎】,11月12日公佈今年得獎名單,有三個社運組織得奬,一是移工團結組織、二是鐵路勞工的工運人士、三是反對上關核電廠的祝島島民之會,主辦單位向奮鬥不懈的祝島人表達敬意。


「多田謡子反権力人権賞」官方網站


【祝島反上關核電廠島民會】的得奬評語

祝島反上關核電廠島民會針對中國電力公司在山口縣上關町祝島村落對岸興建核能電廠的計畫,已經持續了超過27年的反對運動。
除了核電廠的危險性、放射性廢棄物未獲解決、違反再生能源轉換潮流等問題外,包含大冠海雀在內的稀有生物的保護、為了選出擁核派町長而產生的賄選和收買情事等諸多問題不斷衍生的同時,中國電力公司不但不放棄上關核電廠興建計畫,還在2008年取得公有水面填海造陸許可。雖然經過政黨輪替,但仍是擁核的民主黨政權下,中國電力公司仍企圖強行填海造陸。
這樣嚴峻的情勢下,祝島反上關核電廠島民會的戰鬥,象徵著反核電廠的現在及威權的現在。我們由衷表達敬意的同時,更期待著接下來的戰鬥持續發展,並贈予此次的反威權人權獎。

(譯者:王舜薇)


日文原文:

第21回多田謡子反権力人権賞受賞者の決定

  11月上旬の運営委員会において、28団体・個人の推薦候補者の中から下記の方々が第21回受賞者に決定しました。受賞者の方々には多田謡子の著作「私の敵が見えてきた」ならびに賞金20万円が贈呈され、12月12日(土)の受賞発表会で講演していただくことになりました。

なお、受賞者選考理由は別紙をご参照ください。

  1. 移住労働者と連帯する全国ネットワーク(移住労働者・外国人の権利獲得の闘い)
  2. 辻井義春さん (国労組合員で唯一のバッジ着用者)
  3. 上関原発を建てさせない祝島島民の会 (上関原発反対運動)

第21回多田謡子反権力人権賞受賞者選考理由

上関原発を建てさせない祝島島民の会(上関原発反対運動)

 上関原発を建てさせない祝島島民の会は、中国電力が山口県上関町の祝島の集落の対岸に建設を計画している上関原発に対して27年以上にわたり反対運動を繰り広げてきました。原発の危険性、放射性廃棄物問題の未解決、再生可能エネルギーへの転換への逆行などの原発全体の問題点に加え、天然記念物のカンムリウミスズメを含む希少生物の保護、さらには推進派の町長選出のために繰り返されてきた不正転入や買収など数々の問題をはらみながら、中国電力は上関原発建設計画をあきらめず、2008年には公有水面埋め立て許可が出され、政権交代しても原発推進の姿勢を変えない民主党政権の下で、中国電力は埋め立てを強行しようとしています。このような厳しい情勢の中で、反対運動を続ける上関原発を建てさせない祝島島民の会の闘いは、反原発の現在と権力の現在の姿を象徴するものでもあり、心から敬意を表するとともに、さらなる闘いの発展と継続を期待して反権力人権賞を贈ります。



--

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祝島的一千個傍晚 —反核之島抗爭記實

聯署請按此連結(台灣聯署網頁




攝影者:崔愫欣


已近黃昏的碼頭,歐巴桑三三兩兩地從村落中走出,坐在港邊的階梯上,頭上帶著寬邊的遮陽帽,長袖長褲,腳上穿著白色防水長靴,一付標準海女的裝扮,歐巴桑們聚集在一起,說話的聲音逐漸大了起來,不時還穿插著響亮的笑聲,但當我的鏡頭朝轉過去時,他們又猶如少女一般露出害羞的淺笑,或是故意轉頭跑掉。

離集合的時間越近,走出來的人就越多,歐吉桑們有的從家裡慢慢踱出,有的從自己的漁船走回岸上,星期一的傍晚六點,這個小島的居民聚集在碼頭列隊,要開始著第一千次以上的抗議遊行。


我第一次到這個島上時也覺得不可思議,要怎麼想像?每個星期一的傍晚, 除了颱風或是有人過世,不然從未間斷的一千次! 一千次代表的是一千個星期,代表的是將近二十年的光陰,難怪有人想為他們申請列金氏世界紀錄了! 這二十年來,是怎樣堅強的意志與精神,讓他們在自己居住的小島上一次又一次地表達心聲。

時間到了,島民之會的幹部們拿著簡單的擴音器報告了近日的一些反核現況,在逐漸厚重的暮色下,人群開始行進, 沿著島上的小路繞村子一週,一邊走一邊喊著【原發反對】的口號,島上的路燈不夠亮,我的攝影機沒法拍清楚夜間走路的人影,但我的眼睛卻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老人臉上的認真神情,那不是憤怒也不是控訴,只是在告訴你一件事情,一句他們說了二十年的話語。

這裡是賴戶內海裡的一個小島, 島上只有一個五百人的漁村,這是大部份日本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也是大部份日本人不會來的鄉下地方,卻是舉足輕重地關係著日本未來能源政策的走向,因為這裡是日本核能計畫中最後一座核電廠的預定地, 是日本反核運動的關鍵戰場--祝島。



祝島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島嶼?


回想起第一次來到祝島,那是2006年【貢寮你好嗎】這部反核紀錄片在日本巡迴的其中一站,身為作者的我與片中主角--貢寮反核自救會的吳文通,在一個寒冷的冬夜放映會上,感受到了這個島上溫暖的人情與堅強的決心,是我們從未在任何放映場合感受到的強大力量,也因此讓我萌生了如果要了解日本的反核運動,如果要了解那二十七年反對運動的背後有著什麼樣的精神,我一定要再到祝島去看看,抱著這樣的想法,2007年的夏天我又再度帶著攝影機與工作夥伴們來到祝島,待了兩個禮拜,在島上進行訪問與拍攝。

到祝島唯一的交通方式是搭乘一天只有三班的連絡船,島上腹地不大,一下船就可看到港邊緊鄰的村落,沿著岸邊的道路開車約半個鐘頭就可以環島一圈,村子的入口處豎立著【原發堅決反對】的牌子,港口停靠著漁船,堤防上掛著一排排的魚乾與章魚,島的另一邊則是稻田與枇杷果園,走在島上只看得到年長卻又動作利落的漁夫,彎著腰做活的婆婆,幾乎看不到年輕人的身影,唯一的小學也已在數年前廢校,這裡跟賴戶內海中許許多多的小島一樣平凡,面臨著高齡化與人口外流的問題,但只要來過這個小島的人,都無法不對這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祝島的純樸與美麗,不僅僅是因為島上安詳而寧靜的日常節奏,簡單又豐美的自然風光,以另一種眼光來看,這裡可以說是日本獨一無二的島嶼了,雖無什麼聞名的絕景或是珍稀的產業,但一踏上祝島,你可以感受到這裡的人是深愛並滿足於這樣的島嶼生涯,這是百年世代留下的漁村尊嚴,也是二十七年的團結鬥爭下自足而充滿自信的生活,孤島的弱勢與遠離社會卻成為團結的社會條件,這裡上下一心,組織紀律嚴明,在有些房子的門口還可以看到貼著【原發反對之家】的貼紙,拒絕電力公司的人入內遊說,除了負責抗爭策略的島民之會之外,還成立了產銷合作社【祝島市場】,將農漁產品以網路方式行銷,將收入的一部份捐作運動經費,也一直拒絕接受來自政府的巨額漁業賠償金。

祝島島民不論在環保或是社區運動上都是十分積極,這樣的地方吸引了藝術工作者、攝影家與記錄片導演紛紛來此取材與聲援,祝島反核運動的攝影集去年剛剛出版,而關於聲援祝島的音樂專輯也早已問世,不包含我在內,目前還有兩部關於祝島的紀錄片正在拍攝…,祝島的人就這樣守著自己的土地與海洋靜靜地生活著,面對著未來將要興建兩座137萬千瓦的核子反應爐的海岸,成為孤懸在海上的堡壘,向所有的反核的人群發出聲音。


日本反核運動的頭條大事


上關核能電廠的預定地位於日本中部的山口縣熊毛郡上關町,鄰近瀨戶內海,是在沿海半島的一個天然海灣,周邊是鯨豚與許多珍貴物種的的自然棲息地,從1982年中國電力公司開始進行設廠計畫以來,山口縣民有贊成也有反對的意見,長年一直處於爭議中。

祝島只是賴戶內海中一個寧靜的小島,住著與世無爭的純樸漁民,然而核電廠預定地就設在祝島的對岸,直線距離只有3.5km,是離核電廠最近、也是影響最大的村落,一直有九成以上的居民強烈反對,核電對於漁場、生態以及生活的威脅,成為居民無法擺脫的噩夢。以祝島居民為中心的反核運動持續了二十七年,使得核電廠的計畫被迫七度延期.

近幾年來,電力公司的開發腳步又逐漸逼近,2005年到2009年,電力公司開始進行海域調查工作,每次都受到祝島漁民激烈的圍船抗議,漁民甚至把自己與漁船用鐵鏈綁在海上工程平台,不眠不休地抗爭了三天三夜,2009年4月,山口縣政府默許電力公司偷跑,在反應爐設置許可尚未通過前,先行開發預定地的周邊森林,祝島居民及民間團體發起了全國聯署運動,要求電廠中止開發,目前已累積到61萬人簽名。2009年9月,電力公司開始進行預定地的填海工程,祝島漁民駕船至工程船所在的田名碼頭,圍堵工程作業,從今年9月10日開始,日夜無休地進行海上抗爭,至今已持續了兩個多月!


外界的聲援逐漸增加,平日除了居民在陸上靜坐,海上圍堵外,環保團體也輪流從外縣市往來當地值班靜坐,每到週末更聚集了有一兩百人的小型聲援集會,地方記者也因受到感動,而極力支持報導。10月3日在東京舉辦的全國反核大遊行,祝島居民不但在集會中報告目前的緊急情況,高達七千人的遊行隊伍,更將祝島及反對上關原發的相關組織排在第一排,作為遊行的主要訴求之一。來自日本各地的聲援開始紛紛湧進,10月25日更號召了大型的反原子力集會,從廣島、島根、岡山、福岡、大分、佐賀、長崎、愛媛、徳島、香川、大阪、神奈川、埼玉、北海道等各地組織前來的聲援者約1200多人,在此宣告了反對聲明,這是目前日本反核運動的頭條大事。


祝島與上關核電廠預定地隔海相望 攝影者:崔愫欣


毅力與意志力的長期抗戰!


這三年來陸續訪問了祝島幾次,今年我本來計畫十月再度到祝島拜訪,但剛一來到日本就聽說發生了此次抗爭,焦心的我當下改變行程。9月29日從東京出發,搭著約兩個多小時的新幹線到大阪,再繼續坐近三個小時的火車到山口縣的柳井站,再等一個小時一班的公車到一個小站,最後再步行,路程不熟的我,身上帶著地圖,尋找這個在地圖上都沒有明確標示的小碼頭,下午3:50我終於趕到抗爭現場,親眼見證祝島漁民成功地阻擋了工程。

遠眺田名碼頭的海面上,有著八艘漁船擋在岸邊,船上都插著[反對上關原發]的旗子,岸上則是許多工程吊車與機械,電力公司龐大的黑色工程船則停在一旁,原來這些天漁民都從清晨就從祝島駕船過來守住海域,阻止工程船運送測量浮標,下午此時也該是電力公司收工放棄的時候,我正好拍到漁船紛紛打道回航的畫面,看來今天是第十六次成功阻擋了工程進行。

漁船走了之後,在岸上的聲援人士以及記者也開始收拾器材預備回家,但出乎意料的緊急狀況突然發生,工程船竟然開始緩緩移動,看來是要趁漁民不在的時候動工,一時間我身週的記者與岸上的抗議者騷動了起來,紛紛拿出手機,將消息傳播出去,才過一會兒,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漁船竟又快速地回到碼頭前,原來他們根本沒真正放心離開,只是停在附近,以防電力公司隨時都有異動。我這時才知道他們多麼辛苦,幾乎是24小時地輪班監視,島上的農漁工作都得暫停,正是為了這場與生存攸關的抗爭。電力公司的工程船看到漁民們的回防速度,似乎也沒轍了,今天的抗爭才算是真正結束。

親臨現場的感覺真的不同,眼見廣闊的海面上,祝島漁民以小搏大的氣勢,令人感動。我遇到了曾經訪問過的漁民清水先生,他笑著說晚上會在此過夜,隨時預防半夜有事,看來這真是一場毅力與意志力的長期抗戰!

來自祝島的這些長輩們,身影與聲音是如此熟悉,是因為我在此聽見了與故鄉熟悉的抗議呼聲?是因為嗅到了與故鄉相似的海潮味道?還是因為看到與鄉親同樣黝黑又堅毅的面容?但這裡是異國,一切既陌生卻又熟悉,似懂非懂的語言在我身旁圍繞,我怯怯地走向路邊搭設的靜坐篷架,卻隨即被歐巴桑溫暖的招呼所圍繞,這裡是我有幸一再相遇的人們,是日本最後一座核電廠的抗議現場,也是在我鏡頭下閃耀生命之光的勇者!


攝影者:東条雅之


燦爛如虹的行動者



每天的清晨六點,田名碼頭旁的帳篷就已經升起了炊煙,年輕人一個個睡眼惺忪地起床盥洗,有人負責生火、有人負責準備早餐,像是訓練有素的野戰部隊。

六點半,十多個人準時在碼頭集合,一艘艘獨木舟被抬至岸邊,開始了今天的作戰會議。這是取名為虹的獨木舟隊伍,他們有的是資深獨木舟玩家、有的是因為此次抗爭招募而來的年輕人、也有從四國趕來參加的社運工作者,從九月初就開始日夜陪著祝島居民一起抗爭,隨時將最新訊息與照片放上網路,讓更多外界的人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七點,作戰會議結束,在略顯寒冷的秋天早晨,獨木舟勇士們做完熱身活動後,紛紛跳入水中,划出了港口,在晨光下等待漁船的到來,我站在港邊拍攝,一位駐守在碼頭的漁民認出我是台灣來的紀錄片拍攝者,對著我揮揮手,叫我跟他上船去拍,於是我也幸運地能站在掛著【上關原發反對】旗幟的漁船上跟大家一起出航。

七點半,遠方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顯出了漁船小小的影子,從祝島航行來這個施工的碼頭約需二十多分鐘,十多艘掛著旗幟的漁船破浪而來,不一會兒漁船已排成一條長陣擋在碼頭前面,獨木舟則在四周繞巡,監視著工程船的一舉一動,必須在海面上待上ㄧ天,連午飯都在船上吃,這群獨木舟勇士,幾乎一整天泡在海水裡,這對體力是一大考驗,直到下午四點多,漁船才會陸續回航休息,留下一艘漁船與獨木舟隊在這裡守夜,這是已經持續兩個多月的場景。這次抗爭與以往不同的是,越來越多年輕人加入了行列,這一群熱愛海洋與運動的年輕人,每天陪同漁民一同守護海域,這也是第一次有外地人直接參與祝島的第一線抗爭,證明了不只有當地人才反對,有著不同的運動意義。

即使身週有著同伴,當龐大的工程船駛近的時候,我仍然感到心驚不已,在陸上看時還不覺如何,但當身在海面時卻清楚地感受到,相比之下漁船是多麼的渺小,獨木舟更如葉子一般地脆弱,工程船與漁船對峙時,獨木舟隊竟毫不畏懼地划到兩軍中間面對工程船,似乎是要以血肉之軀為漁民設下第一道防線,那是發出【除非把我撞沈,不然別想前進】的無聲呼喊,那樣的場景讓我充滿害怕卻又憤怒的複雜心情,這些行動者真如虹一樣燦爛,以一種勇往直前的義無反顧,激勵著所有的人一起努力。


攝影者:東条雅之


歐巴桑的笑聲與勇氣


到了早上八點左右,歐巴桑們就從祝島乘著漁船而來,帶著大包小包的食物,搖搖擺擺地魚貫走進岸上的帳篷,接著開始煮咖啡,分享各自帶來的早餐,就像是在島上一般的生活,我待在抗爭現場的日子裡,深受他們的照顧,幾乎從沒餓到過,若說祝島反核最堅持也是最有力的一群,莫過於這些海女婆婆,有他們在的地方就有豪爽的笑聲,這是一群與海共生的女性,也充滿著難以言喻的生命韌性,曾有日本的反核運動前輩告訴我們,每當他感到挫折無力時,到祝島聽聽歐巴桑的笑聲,整個人精神就來了。

早餐吃完稍做休息後,歐巴桑們問我要不要跟著一起上船?我還搞不清楚要去哪裡,就趕緊說好,只見他們帶著水與喉糖,心中有點納悶,跟著上船後才知道,原來每天只要電力公司的工程船要開工,都會有警備船拿著擴音器說服漁民撤退或是宣告漁民違法阻擋,歐巴桑軍團這時就出動了,只見她們用擴音器與警備船對喊,叫電力公司的人不要再騙人了,不要以為漁民好欺負,既然說安全沒問題,那你們電力公司的人也一起住在這邊啊!我們的海不會讓你破壞,快點滾回去!

電力公司的人似乎也不敢回罵,每天被像是自己母親或是太太的女性痛斥,應該也不會好過吧,祝島的歐巴桑在抗爭中是有名的,他們曾在核電廠預定地的沙灘上靜坐了幾天幾夜,直到女警將他們抬走,看到這些年屆六七十以上的婆婆們,需要做到這樣的地步來表示反對,你不禁會自問這是為什麼?國家要去強迫一個地方與一群人的意志屈服?為了更大的集體利益嗎?在這樣的過程與決策中我們卻看到更多野蠻與獨裁,這是日本與所有自稱是民主國家的政府都不能迴避的問題。

每天有不同的歐巴桑們來輪流值班,駐守現場的運動幹部向她們介紹,台灣有人來聲援的消息,歐巴桑們都十分開心地點頭說著謝謝,其實我正慚愧於什麼忙都幫不上,只能跟著祝島居民一起靜坐,但若能讓這些可愛又元氣的婆婆們感受到任何一絲支持的心情,就覺得非常榮幸了。

抗爭的夜晚,當大部份的聲援者已經回家休息的時候,冷冷清清的碼頭只有守夜的帳篷透著亮光,我與會日文的夥伴走進放下簾幕的帳篷,島民之會的負責人山戶貞夫先生與幹部們正坐在裡面喝酒聊天,看到我們進來,山戶先生問我台灣核四廠的狀況如何呢?我回答說今年上旬政府才剛宣佈核四要延到2012年運轉,一再延期的原因是施工與設計出了問題,這證實了從前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的舉證歷歷,山戶先生認真地聽著,點點頭說拖延戰術還是必要的,當弱勢的一方不論提出多少證據都被忽略時,我們只能用拖延策略凸顯出政策的錯誤,等待改變的契機。

上關核電廠對於周遭自然生態的重大影響,也一直有著自然保育團體的關心,出版了自然資源調查報告表達反對的聲音。山戶先生說過幾天他們要去東京見環境部的副部長,因為在預定地的附近發現了稀有鳥類,希望能申請指定為【天然紀念物】(法規明定保護),不知是否能有好的結果?接著笑著說祝島也只剩下這稀少的五百人呢,應該也列入【天然紀念物】吧!所有人哈哈大笑,對啊!不管是在日本還是全球,能像祝島居民這樣堅決的反對派,力拒如洪水一般的經濟開發主義,不只是鳥類,這樣的人類也是快要消失的族群吧!


攝影者:崔愫欣


戰鬥仍在持續


日本社會運動的訊息,是很難在全國的新聞版面上看到的,尤其核電更是政府的國家方針,財雄勢大的電力公司甚至常常買下電視與報紙廣告,宣傳核電的重要性,像祝島這樣的地方抗爭要突破新聞的封鎖,殊為不易,幸好這樣的行動決心逐漸感召了越來越多的人,當我隔了二十天再度回到現場聲援與拍攝時,靜坐聲援者的帳篷越來越多,道路的兩旁更是掛滿了從日本各地送來的聲援布條與海報,除了海上抗爭之外,廣島與山口縣的保育團體、青年與婦女組織也陪同島上居民數次到山口縣政府與東京陳情,遞交已達六十一萬人簽名要求開發中止的聯署書,逐漸引起了媒體的注意,而10月22日朝日新聞報導,社民黨主席福島瑞穂公開表示支持祝島居民反對上關核電廠的抗爭,帶給電力公司不小的壓力。

這樣滴水不漏的圍堵抗爭,終於等到碼頭施工許可到期的10月29日那一天,本來以為電力公司受限於法令將暫時受挫,也許抗爭可以告一段落,喘口氣休息一下,因為依法電力公司應該停止工程重新向縣政府申請許可才行,沒想到的是,電力公司竟然偷偷在凌晨從別的碼頭運送另一組工程機件到電廠的預定地,讓眾人氣憤不已,也許要跟資源龐大的集團對抗實在是不可能的任務,但祝島居民仍不打算輕易放棄,將海上抗爭的地點遷移到電廠預定地的田浦灣,也就是即將進行填海工程的所在,那是一個仍未開發的天然海岸,連道路都沒有,僅有徒步小徑,這也意味著抗爭將更為困難,聲援的市民群眾與媒體很難接近現場,只有漁船與獨木舟可以從海上靠近。

回到台灣,我仍擔心著抗爭的狀況,擔心著這些長輩與年輕朋友們的安危,每天上網查看最新消息,電力公司開始對漁民提告妨礙工程,漁民一邊抗爭一邊還得上法庭,11月8日果然發生了我最怕看到的事情,海上抗爭已進入激烈狀況,在沒有媒體監督的情況下,電力公司出動大型作業船強行施工,一位二十三歲的獨木舟隊員在雙方攻防中負傷,當場被救護車搬送至醫院。這次幸無鬧出人命,但接下來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狀況,一種憤怒卻又無力的情緒充斥在胸中,這就是所謂的現代民主,隱身在核電集團背後,無視於六十一萬的反對派意見,一昧強制進行工事。

我開始醒悟,這也許是一場沒有盡頭的抗爭, 時序已漸漸入冬,在逐漸寒冷的天氣,波浪起伏的海面,想到那些與故鄉長輩有著相似臉龐的漁人,那些充滿朝氣與理想的年輕生命,仍然在為了海洋,為了所謂的社會正義與公平持續奮鬥著,想到正在我寫作的同時,他們仍在海上看著日夜的輪替,也許感到寒冷與無助,也許感到憤怒與不甘,但他們以行動創造了光亮,開始陸續有義工不畏艱難地前往當地支援,網路上也有著越來越多熱心的人傳播照片與資訊,我彷彿又聽到祝島的一千個傍晚,迴盪在村子裡的聲音,那是失去光影的夜晚都無法壓住的力量,或者說,只要反對的決心仍在,就沒有落幕的時候。







備註一:
關心這場運動的諸位,在台灣的我們能做些什麼呢?雖然距離遙遠,但也許我們也能助他們一臂之力,日前【亞洲非核論壇】發起了給日本新政府的國際聯署行動,希望發起國際聲援力量,讓新上任的民主黨政府有所壓力,重新考慮上關核電廠的必要性,中止這項建設計畫,在亞洲,反核運動是息息相關,如果能阻止任何一座核電廠,都會是對核能集團的一次反擊,如果你也關心這場抗爭,請一起上網參加連署吧!


聯署請按此連結台灣聯署網頁


備註二:

在祝島連日的作戰中,有個讓人精神一振的好消息,日本從1989年開始設立的【多田謡子反權力人權獎】,11月12日公佈今年得獎名單,反對上關核電廠的祝島島民之會是三個得奬者的其中之一,主辦單位向奮鬥不懈的祝島人表達敬意。
祝島居民獲得「多田謡子反権力人権賞」




祝島反核組織官方網站:

反對上關核電廠最新情報

「STOP!上関原発!」

祝島島民の会blog



祝島抗爭最新現場消息網站(每日更新):

UrauraNews

RadioActive




2009年11月15日 星期日

聲援祝島 給日本政府的國際連署「請即刻停止上關核電廠建設計畫」








關心祝島反核抗爭運動的諸位:



祝島是賴戶內海裡的一個小島, 島上只有一個五百人的漁村,卻是舉足輕重地關係著日本未來能源政策的走向,因為這裡是日本核能計畫中最後一座核電廠的預定地, 是日本反核運動的關鍵戰場。

在台灣的我們能做些什麼呢?雖然距離遙遠,但也許我們也能助他們一臂之力,日前【亞洲非核論壇】發起了給日本新政府的國際聯署行動,希望發起國際聲援力量,讓新上任的民主黨政府有所壓力,重新考慮上關核電廠的必要性,中止這項建設計畫,在亞洲,反核運動是息息相關,如果能阻止任何一座核電廠,都會是對核能集團的一次反擊,如果你也關心這場抗爭,請一起上網參加連署吧!


聲援祝島 給日本政府的國際連署


「請即刻停止上關核電廠建設計畫」


總理大臣 鳩山由紀夫先生

日本的中國電力公司,為了要興建兩座137kW的核能發電機組,正在山口縣上關町的田浦灣進行預定地的填海工程。

該計畫於1982年開始,27年來始終受到當地祝島居民的堅決反對。島民每週固定在島上舉行抗議遊行,至今已超過一千次。他們也一直拒絕接受來自政府的巨額漁業賠償金。

為了阻擋中國電力的作業船實施填海工程,居民以及由一群熱愛大自然的年青人所組成的獨木舟小隊於九月十號開始,日夜不休地進行海上抗爭,至今已長達兩個多月。因此正式的填海工程無法開始,僅完成了一小部的準備工作。

十一月八號,一名獨木舟隊員在雙方攻防中負傷,當場被救護車搬送至醫院。無視反對派意見,一昧強制進行工事的中國電力須為此負完全責任。

* 請即刻中止蠻橫的填海工程。
* 核電的危險性及核能廢棄物等問題無法解決。請放棄核能,積極發展再生自然能源。
* 請即刻停止上關核電廠建設計畫。


懇請各位以聯署的方式聲援這場抗爭

參加聯署請至
台灣聯署網頁




聯署發起團體:亞洲非核論壇

祝島聲援聯署 台灣聯絡人:崔愫欣souhim@gmail.com
(聯署亦可寄信至此信箱,謝謝)


日文原文:

総理大臣 鳩山由紀夫様

日本の中国電力は、137kWの原発2基建設するために、山口県上関町田の浦の埋め立て工事を開始しようとしています。

この計画は1982年に始まり、現地の祝島の人たちをはじめ多くの住民が27年間反対してきました。祝島での毎週の原発反対のデモは1000回を超えています。祝島の人たちは、多額の漁業補償金の受け取りも拒否しています。

田の浦の埋め立てを阻止するため、祝島の漁船たちや、カヤック隊が9月10日から、2ヶ月間毎日、中国電力の作業船との攻防を続けています。埋め立て工事のための「準備作業」がわずかに進められたにすぎません。

11月8日、抗議行動中のカヤッカーが負傷し、救急車で病院に搬送されました。この責任は中国電力にあります。

  • 強引な埋め立て工事を中止してください
  • 原発は危険です。核ゴミ問題は解決できません。原発建設をやめて、自然エネルギーをもっと利用すべきです
  • 上関原発建設を中止してください


呼びかけ団体:亞洲非核論壇ノーニュクスアジアフォーラム


延伸閱讀【祝島反核運動介紹】:
祝島的一千個傍晚 —反核之島抗爭記實


2009年10月4日 星期日

NO NUKES FESTA 2009 日本反核大集會現場觀察

十月三日 東京 明治公園 8:00AM

星期六的公園廣場上,四處散布的不是來遊玩的一般市民,而是五六十個忙碌的工作人員,正在廣場的各處搭設園遊會的帳棚,我與新瀉縣反核組織的女性們一起坐車到了現場,跟主辦單位報到之後,跟眾人一樣,在分配到的攤位上開始卸貨跟佈置。

夏末的氣溫開始有點涼意,在時晴時雨的天氣下,所有人一邊躲雨,一邊為了這一天的工作著手準備,場中流動著輕快明朗的氣氛,我是第一次參與日本社會運動的大型集會,會場的種種設計與佈置,都讓我這個台灣人倍感新鮮,趕緊拿起器材拍攝與記錄下來。

這是日本六年一次的全國性反核大集會,上個月在台灣時,收到非核亞洲論壇的刊物,才知道這次集會的消息,十月三日也正好在我赴日旅行的期間內,因此決定過來參加,原本以為只是一場小型活動,上網研究相關訊息後,才發現活動設計中有園遊會、音樂會、研討會、室外演講以及一場東京市內的遊行,規模頗大。我有幸恭逢其盛,看著陸續進場的的各地組織工作者,心知這真是一次難能可貴的學習與觀摩。

東京 明治公園 11:00AM ~ 13:45PM

各地的反核組織工作者在十點左右就已準備好了將近65個攤位,排列著種種資料,刊物讓人自由索取,也有著義買品與來自各地的農漁產品販售,每個攤位都使盡全力展現出日本各地的地方特色,讓人目不暇給,除了日本各地核電廠的反對運動外,還有反戰的和平組織、環境教育組織、記錄片工作者、消費者組織、民間研究組織、再生能源推動組織,國際組織Green peace、FOE及政治組織綠黨等等的攤位,可以說只要逛一圈,你就可以拿到全日本關於反核與能源政策的詳盡資訊。
從前與日本社運界的接觸對象,常常都是資深的運動前輩,這次卻難得地看到許多年輕一代運動者的活力,場中攤位有著年輕的二手書店業者來共襄盛舉,書店名稱就叫做GAIA,也有年輕的研究者製造的太陽能與風力發電器材,來現場宣傳與展示,音樂人隨時隨地就邀請現場民眾來一場即興的演奏與跳舞,甚至有衝浪組織一起來擺攤,為了海洋保育以及聲援反對核燃料再處理工廠的議題,真是太酷了,更不用說左派的年輕組織者在現場隨時展開肥皂箱的小型演說,邀請民眾當場坐下來座談社會議題。長期被認為是政治冷漠的日本,原來民間社會充沛的生命力與創造力,尚未被掩蓋在高度的資本社會以及資訊壟斷中,仍存在於日本的每個角落。
正當我在一個又一個的攤位上參觀時,廣場前方的舞台已經傳出放送,原來音樂會也要開始了,兩個月前才在台灣貢寮辦過反核音樂會,這次更想觀摩看看日本的做法。第一個上台開場的樂團 HERE就讓我吃了一驚,竟是視覺系搖滾團,這可是台灣少見的樂團類型,屬於花美男風格的主唱一上台,整個場子就沸騰了,唱跳俱佳,具有壓倒性的存在感,台下許多女生拿起手機猛拍,主唱耍帥之餘竟還不忘呼籲台下反核,令人莞爾。接下來演唱的還有自然美聲派的在日韓裔歌手李政美、來自琉球的男女二人組[寿]及[The琉球ネシアンズ]、來自湘南的[Half Moon],都是長期關心及參與反戰、反核、環保、人權、NGO等議題的音樂人,舞台前的人群越集越多,等我拍攝告一段落,回神往後頭一看,廣場上已經黑壓壓地坐滿了人。

趁著人潮多的時候,音樂會在演唱的換場時間,都穿插安排了各地的組織者上台介紹議題,前年綠盟曾赴日訪問過的新瀉縣在地組織,由堅決反核的矢部忠夫先生(柏崎市議会議員)上台報告,柏崎電廠因為地震損壞停機兩年,如今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卻不顧民意反對,企圖恢復運轉,他呼籲大家要一起繼續努力監督,並阻止危險核電的再運轉,而當地一群可愛的主婦們也帶著孩子上台表演自己創作的反核歌曲,掀起全場另一個高潮。

東京 明治公園 14:00~17:00集會與遊行

為了防止地球暖化,必須推動更多核電,這種宣傳說法是真的嗎?這是這次遊行宗旨中提出的第一個質疑,事實上,日本的環保團體指出政府即使增加了核電,卻沒減少依賴火力發電,也沒有削減更多二氧化碳的排放,然而核電產業以及核燃料再處理工廠,每天卻都要面臨著放射性的災害風險以及下一個世代都無法解決的核廢料問題,尤其日本又是一個多地震的群島,天災更是隨時會影響核電安全,為了要求政府改變現有的能源政策,所以今天要聚集起來發聲!這是這次遊行的共同訴求。

下午人群開始如潮水般湧進公園,上午已經有千人以上的規模,我以為這已是全部了,沒想到越接近遊行的出發時間,越來越多聲援的相關組織陸續前來報到,五顏六色的旗幟在廣場上飄揚,所有群眾有序地坐在舞台前,這時音樂會已經結束,台上開始是遊行的發起人以及各政黨代表的發言,園遊會的攤位也慢慢地收拾清理,回到遊行的隊伍中,15:30PM遊行正式從明治公園出發。

遊行分成數個小隊,排在最前面的第一個隊伍,代表的是當前最重要與緊急的反核議題,第一個組織就是目前正在進行長期海上抗爭的祝島居民,以及一同反對上關核電廠的山口縣在地環保組織、第二是青森縣六所村,反對核燃料再處理工廠的在地組織,第三是新瀉縣反對柏崎電廠再運轉的在地組織,隨後第二個小隊是婦女、教育、人權等市民組織,後面的好幾個小隊都是各地的工會組織,最後是以地區區分,各地的聲援團體從北海道一直到鹿兒島,都有組織派人參與,統計此次遊行有7000人的規模。一路上遊行中的音樂與鼓隊,以及特意的各式扮裝表演,引起路人側目,當我看到遊行隊伍走在名牌聚集的表參道上,那異樣的反差真是有趣極了。遊行路程其實不長,但因隊伍拖的太長,所以一直到傍晚才抵達終點代代木公園,結束了這一整天的活動。

這次集會協同參與的有478個民間團體,擔任共同發起的共有569個社會各界人士,共籌備了半年之久,經費是由募款而來,舉辦時間正好碰到日本這次大選,民主黨政黨輪替之後,民主黨的環境政策中其實核能問題並不關心,社民黨雖然比較關心,但只是聯合內閣中的較小勢力,非核亞洲論壇的負責人佐藤大介先生說,主要是為了想給新政府壓力,所以日本反核運動界發起這次全國性大規模集會,這是許多年都沒有過的盛況了,希望是促成政策轉換的一次機會。對外除了政治上的作用外,這次集會的前後兩天,在東京也舉辦了好幾場的運動交流與現況討論會,對內也是一次討論反核運動未來該怎麼合作連結的一次重要集會。

(綠盟研究員崔愫欣 東京現場觀察)
更多相片請進入觀賞


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0929祝島漁民阻擋核電工程 展開長期海上抗爭






0929日本反核運動現場觀察:
祝島漁民阻擋核電工程 展開長期海上抗爭

祝島原本就在我這次的旅行規劃中,時間大約在十月下旬,但從9月10日開始,中國電力公司開始進行上關核電廠預定地的填海工程,祝島漁民也展開海上的圍堵抗爭,曾與我一起赴祝島訪問的朋友JO通知我這個消息,當時我人還在九洲,得知此事後,決定改變既定行程,搭車北返,9月13日,與我一樣心急想前往聲援的JO開了五個小時的車,跟我一起趕赴現場,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當天是週日,電力公司休假,我們竟然跑了空。

我只好照著既定行程繼續旅行,一時疏忽沒有上網看訊息,昨天下午才得知抗爭不但沒有結束,甚至越來越激烈,當地漁民與NGO聲援者已經持續抗議了十多天,讓電力公司至今無法施工,兩邊每天在海上喊話作戰,看誰能撐到最後。懊悔不已的我,決定不再錯過了,當下立即趕過去參加。

說是立馬趕去,不過真的很遠,七點半從東京出發,十點多才到大阪,只好隔天一早再繼續坐近三個小時的火車到柳井,再等一個小時一班的公車到平生町,最後再步行不知多久,才能到那個偏僻的田名碼頭,路程不熟的我,身上帶著地圖,希望自己能順利抵達。

今天下午3:50我終於趕到抗爭現場,親眼見證山口縣祝島居民的第十六次成功阻擋。
遠眺田名碼頭的海面上,有著八艘漁船擋在岸邊,船上都插著[反對上關原發]的旗子,岸上則是許多工程吊車與機械,電力公司龐大的黑色工程船則停在一旁,這幾天漁民都從清晨六點多,就從祝島駕船過來守住海域,下午此時也該是電力公司收工放棄的時候,我正好拍到漁船紛紛打道回航的畫面,看來這是第十六次成功阻擋了工程。

隔了半個鐘頭,在岸上的聲援人士以及記者也開始收拾器材預備回家,但緊急情況突然發生,工程船竟然開始移動,看來是要趁漁民不在的時候動工,一時間我身週的記者與岸上的抗議者開始打手機,將消息傳播出去,才過一會兒,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漁船竟又快速地回到碼頭前,原來他們根本沒真正放心離開,只是停在附近,以防電力公司隨時都有異動。我這時才知道他們多麼辛苦,幾乎是24小時地輪班監視,祝島上的農漁工作都得暫停,正是為了這場與生存攸關的抗爭。
左方是電力公司的黑色工作船,右方是祝島的漁船及聲援的獨木舟隊

親臨現場的感覺真的不同,眼見廣闊的海面上,祝島漁民以小搏大的氣勢,令人感動。而這次抗爭最特別的是,有一群熱愛海洋與運動的獨木舟愛好者,每天陪同漁民一同守護海域,這群獨木舟勇士,一整天泡在海水裡,以肉身對抗電力公司的工程船,真是一群英雄! 這也是第一次有外地人直接參與祝島的第一線抗爭,證明了不只有當地人才反對,有著不同的運動意義。

電力公司的工程船看到漁民們的回防速度,似乎也沒轍了,今天的抗爭才算是真正結束。我遇到了曾經訪問過的祝島漁民清水先生,他笑著說晚上將會在此過夜,隨時預防半夜有事,看來這真是一場毅力與意志力的長期抗戰!
明天我將會持續到現場聲援與拍攝,現場的人得知我從台灣來,都十分親切,一位划獨木舟的年輕人,表示願意載我到海面上近距離拍攝,真是太好運了,希望明天不要掉進水裡。

祝島反核運動簡介:

瀨戶內海中一個不到600人的小島,一天只有三班船的偏遠漁村,卻能夠堅持反對核電開發27年,成為日本反核運動的聖地,這種強烈的決心與勇氣,到底是從何而來?

日本山口縣熊毛郡上關町的祝島,原只是瀨戶內海中一個寧靜的小島,住著與世無爭的純樸漁民,1982年中國電力公司開始進行上關核電廠的計畫,核電廠預定地就設在祝島的對岸,直線距離只有3.5km,從此核電對於漁場、生態以及生活的威脅,成為居民無法擺脫的噩夢。

上關核電廠的計畫長年一直處於爭議中,山口縣民有贊成也有反對的意見,然而受核電廠影響最大,也是唯一每天面對著核電廠的祝島,一直有九成以上的居民強烈反對,卻不被當局重視,一直認為只是少數人的抗爭,核電對於周遭自然生態的重大影響,也一直有著山口縣的自然保育團體的關心,出版了調查報告表達反對。

2005年到2009年,電力公司進行海域調查工作時,受到祝島漁民的激烈圍船抗議,2009年4月,山口縣政府默許電力公司偷跑,在反應爐設置許可尚未通過前,先行開發保預定地的周邊森林,祝島居民及民間團體發起全國聯署運動,要求電廠中止開發。

2009年9月,電力公司進行預定地的填海工程,祝島漁民駕船至田名碼頭,圍堵工程船的作業,從9月10日至29日,已持續抗爭十多天,抗爭仍在持續......

更多資訊閱讀:




日文翻譯刊登於非核亞洲論壇通信No.10009年10月20日発行)

— 9.29日本原発反対運動ルポ —:

     祝島住民の阻止行動、長期戦へ突入


チェ・スーシン


                      (撮影:チェ・スーシン、以下も)

 私は日本の社会運動の現場を見学するため、8月末から約2ヶ月日本に滞在しています。何回か訪ねたことのある祝島は元々スケジュールに入っていました。 当初は10月下旬に行 予定でしたが、9月10日、中国電力が突然埋め立て工事に着手しようとし、祝島の住民および各地の反対派が田名埠頭に集まり阻止行 動を行っています。この情報が入ったので、私は予定を変更し、山口県へ向かう準備をしました。9月13日の日曜日、大阪の友人と車で5時間かけてようやく 現場に着きましたが、あいにく工事も阻止行動もお休みでした。戦闘モードに入った私は苦笑いしかできなかったです。

 その後私は元のスケジュールに戻りましたが、昨日(9/28)久々にインターネットにつないだら、阻止行動は今も続いているということがわかりました。 体力と根性比べの長期戦になってしまっています。阻止行動に参加できなくて悔しかった私は、今度こそ逃がすわけには行きません。一人で東京から新幹線、 ローカル電車、柳井から一時間に一本しかないバスに揺れて、午後3時50分、やっと田名埠頭に着きました。阻止行動の16日目です。

 田名埠頭の海上には、8隻の祝島漁船が「上関原発反対」の旗を掲げ、ブイの前に止まり進路を塞げています。バケモノのような大きなクレーン台船は少し離 れたところに止まり、陸上にはブイのほかに、多くのクレーン車や機械も置かれていました。反対派は毎朝6時にここに来ているそうです。先ほど中電は工事中 止を宣言し、それぞれ帰る準備をしているところでした。今日は阻止行動16回目の成功らしいです。

 中止宣言の30分後、陸上で応援している反対派や報道陣も帰る仕度を始めました。今日はこれで終わりだろうと思いきや、なんと作業船がいきなり動き出し ました。この隙を見て作業を始めるつもりか? 周りの人はすぐさま携帯で情報を伝えました。瞬く間に、いったん引き返した漁船は迅速に埠頭に戻りました。なるほど中止宣言の後、漁船は安心して帰ったわ けではないです。近くの海域で待機していただけでした。話を聞くと、反対派はほとんど24時間体制で海の動きを監視しています。阻止行動のために仕事など ろくにできません。この長期戦がいかに住民に負担をかけているかを思うと、心が痛くなります。



 阻止行動の現場は緊迫感が満ち溢れていました。広い海で小さい漁船とカヤックが巨大な作業船の前に立ち向かっているのを見ると、感動を覚えます。とくに 今回の阻止行動は今までと違って、祝島住民のほかにも、カヤック隊を中心としたマリンスポーツのプレーヤー達が応援しに来ました。若い彼らは一日中海に 浸って、肉体で中電の作業船と対抗しています。まさに本物のヒーローです! 今回は始めて祝島以外の人が第一線の阻止行動に参加しています。上関原発に反対するのは、決して祝島の住民たちだけではありません。カヤック隊の強い意志 によって、このことを世間にアピールできたと思います。

 中電は反対派の高い機動力を見て、今回は本当にあきらめたようです。今日の阻止行動はやっと本当に終わりました。祝島の清水さんは私に微笑みながら、今夜はここに泊まると言いました。この戦いは本当に気力と忍耐力が必要です。

 私は明日もここで声援と撮影を行います。現場の方々は私が台湾からやってきたと知り、よく親切にしてくださいました。カヤック隊の若者一人が、私をカヤックに乗せてくれると言いました。本当にラッキーです。海に落ちないように気をつけます。(9月29日記)



* チェ・スーシンさんの29日のブログ http://souhim.blogspot.com/
を、チン・ジョンリンさんが訳してくれました。

9月29日から3日間、田名埠頭を訪れたチェ・スーシンさんは、映画「こんにちは貢寮」(日本が輸出する台湾第四原発建設に反対する地元貢寮の人々のたたかいのドキュメンタリー)の監督。

06年に来日し、大阪、東京、新潟、柏崎、北九州・下関・祝島・広島で「こんにちは貢寮」上映と現地報告を聞く集いを開催。圧巻は、なんといっても祝島で した。公民館に集まってくれた約100名(過半数は女性)の人々は、映画の中の、何十隻もの漁船を繰り出すシーンや、住民が電力と言い争うシーン、役人に 抗議するシーンなどを見て、どよめき、「そう、そう」「おんなじじゃね」と。同じ20数年間を、同じように苦労して闘ってきたのです。

その後、祝島を数度訪れ、滞在し、人々のくらしを撮影、映画制作中。

スーシンさんは10.3 NO NUKES FESTA分科会でもスピーチしました
映画[こんにちは貢寮]プロモーションページ(日本語) http://www.SelectOurFuture.org/gongliao/

2009年8月4日 星期二

貢寮諾努克的相關報導

相關報導匯整如下:


台灣好生活電子報(2009年8月3日)
貢寮諾努客‧讓音樂團結我們的心

苦勞網報導 /記者陳寧
諾努客之貢寮初體驗(2009年8月1日)
諾努客之我們要唱垮核電廠(2009年8月3日)

環境資訊電子報 /記者呂苡榕
市集、影展、諾努客 反核運動再出發(2009年7月31日)
獨立樂團與在地民眾熱情相遇 反核音樂會完美落幕(2009年8月3日)


立報專題報導 /記者胡慕情(2009年8月3日)
【貢寮諾努客】無核幻夢二十年
【貢寮諾努客】當回饋金掩蓋一切



主辦單位:鐵馬影展
黑暗的微光 來貢寮看電影、聽演唱會

主辦單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奔向諾努客元年

2009年7月24日 星期五

2009貢寮諾努客部落格貼紙出爐!




今年夏天,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與鐵馬影展合作,於福隆及澳底舉辦小而美的藝文祭,認為只要秉持NoNukes的精神,人人都是諾努客。 這次希望藉由音樂、電影等藝文活動喚起大眾對於當地環境議題的重視與反省,並舉辦在地市集,向外界介紹貢寮特有的農漁產品和地方產業文化。

期待能與大家在貢寮共創一個屬於各位諾努客的新起點,也請大家幫忙推廣2009貢寮諾努客,謝謝!


2009貢寮諾努客部落格貼紙出爐!
http://stickeraction.com/taiwannonuke

歡迎各位取用!

2009年7月19日 星期日

觀察環保運動的一些改變



去年底我終於卸下了綠盟秘書長的職位,想要有一些沉澱與對未來生涯的思考,今年初正式離職,開始人生中的最後一場流浪,以及準備記錄片拍攝的計畫。


不過,我是個不乾脆的人,心中一直記掛著團體的發展與生存的艱難處境,也依然花時間幫忙一些重要的議題經營,最近被別人好心地指出我不能老是黏著不走,為此認真反省了一下。也許我是多操心了,沒有什麼地方是非誰不行的,也許我必須放下過去,才能往前走。

但望眼未來,尋找人生的出路之際,我仍希望能不負組織長年的栽培,將自己對環保運動的一些觀察與心得整理出來,留給之後的工作者參考,讓經驗傳承下去。>

以下這篇是關於環運的一些淺薄觀察,未來還會試寫關於環運工作者的處境與困難,歡迎指教囉!



-------------------------------------------------------------------------------------------------

觀察環保運動的一些改變


因應社運的低迷,近來陸續看到有一些探討社運如何再起的研討會,有著許多政界與學界的關心者參與,但其中卻少有社運界的第一線,也就是從業人員的聲音。也許保持超然有著一定的理論高度,但我相信社運的困境是顯現在社運工作者每日的生活與工作中,也許從行動者的角度,能提供瑣碎卻更真切的事實。

我的運動經歷始於參加大學的學運社團,從參與者逐漸到更積極的行動者,1997年大學畢業後,開始在環保團體學習與實踐,從義工、專案人員、半職到全職工作人員,一路走來,有著一段不算短的成長期,不管對於環保運動或是在運動中的自己,一直都在思考辨證中。環保運動從以前到現在的一些改變,有的有答案,有的沒答案,在此我暫且拋磚引玉,以己身的實踐與觀察,試圖整理出一些筆記,以供參考,而這也是屬於我這個三十世代的環運工作者的小小心得。



抗議地點改變了


跨越了80與90年代的環保運動,最大的差別是,動輒數萬人上街頭的場面已很難見到了,但除了參與者的人數之外,有些部份也開始慢慢地在改變,首先是抗議的地點改變了,記得從前常去經濟部抗議不當的開發政策,如今卻慢慢地都改去環保署,一方面可以說是從94年開始環境影響評估法的制定,讓開發行為有了制度性的環境關卡,環保署終於有了把關機制,所以才開啟了這個戰場;一方面卻似乎也表示環評機制出了問題,常淪為開發行為背書的橡皮圖章,讓民間無法信服,導致抗議頻頻。

當身負政策責任的行政首長面對抗議時,可以推給所謂專業的環評委員;當開發案經過環保署審核通過之後,後續的環境改善要求,廠商無須認真執行也無人監督,環保署僅是個權輕責重的揹黑鍋單位,是政府經濟決策機制下的擋箭牌,環保團體與居民們以環評作為主戰場,意味著環運無力的前兆。

當資訊公開法公佈了,資訊卻仍難以公開;政治開放了,民眾仍無法參與決策;環評法實行了,不當的開發案還是一個個通過。抗議地點的改變,顯示了台灣的民間力量已無法從源頭阻擋,僅能在後端監督,這是環境運動的一大警訊。



抗議語言改變了


70~80年代的環保運動從遍地烽火的公害抗爭開始,帶起民眾對環境的重視以及對經濟代價的反省,引發了風起雲湧的環保風潮。這二十多年來,一整代人親身經歷台灣從童年時的好山好水,變得如今滿目瘡痍,不可諱言的是,環境意識的確大為提升,但環保議題從街頭上的顯學,逐漸轉化成政客以及廣告的流行用語,真正動搖經濟與政治結構的深層綠色意識,卻一直無法有效訴諸公眾。

主流媒體不斷地灌輸民眾對立二元論,認為環境與經濟是只能擇一的衝突,合理化了繼續掠奪利益的資本家,記得在去年的環境NGO會議上,蠻野心足協會的理事長文魯彬曾說:「我們不應再叫做環保團體了,應該稱自己是另類的經濟團體。」深深表達對這種語言陷阱的不滿,讓民眾總是誤以為環保團體是不顧經濟的理想主義者。

十年前,許多人以為所謂的綠色經濟是不可能的夢想,但十年後,已是各國力行的新經濟改革。環保的種種理念也許是因走在時代之前,才必須受盡懷疑與指責,抗議的語言從反污染愛土地,轉變到要綠色經濟、綠色能源,綠色生活方式,是時勢而不得不然。


抗議群眾改變了


動輒萬人的環保運動對比現下的冷清,相信許多運動工作者心中都有疑問:群眾都到哪兒去了?往好的方面想,是因為社會的矛盾不再這麼嚴重,沒有激起大眾非得要走上街頭的欲望,但眼看受到不當開發政策影響的民眾沒有減少,仍持續在各地發聲,不得不去深思到底是群眾出了問題?還是運動方式出了問題?

當環保界失去了群眾來要求政府與民意代表就範時,取代之計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專業,或者是更會運用媒體,以游說、施壓的方式達成運動目的,我開始擔心環保團體越趨專業與精準的運動操作方式,會越來越與群眾脫節,成為菁英組織。但最近有些運動界的前輩告訴我,不應該再抱著從前的運動想像,要去組織廣大的草根群眾,卻始終抓不到實際的人事物,還不如好好經營關心這些議題的小眾,憑一己之力能擋下多少環境破壞,就盡力去做。

聽完我真的無言以對,因為目前的運動困境是如此明顯,許多團體連生存都已不易。議題明確、專業分工的NGO,的確是目前團體經營最順利的一群,即使不經營草根、不經營大批會員,也能吸引一批出錢出力的支持者,甚至資源可獨立從民間而來,不再像以往的NGO還須仰賴部分的學界與政府資源。

我們可以不再期待揭竿而起、一呼百諾的革命,但我也難以相信只單憑少數運動者之力,就能改變開發政策背後的政經結構,個案的成功放到未來的歷史格局來看,功過難言,現下我只知道改革的過程需要投入更多耐力與時間,需要不停地嘗試與反省。

群眾的改變,除了代表社會環境的改變,也代表了運動者必須做出適應環境的改變,而那樣的改變會帶我們走到哪裡?仍是一個未解的問題。





2009年7月10日 星期五

海音十年,諾努客 No Nukes 元年!


各位朋友


懇請多多幫我們宣傳

屬於貢寮自己的「諾努客」(No Nukes)音樂會!



海音十年,諾努客 No Nukes 元年!


每年夏天,北台灣的盛事---貢寮福隆海洋音樂祭總是吸引大批民眾蜂擁而至,萬頭鑽動的畫面佔據主流媒體版面。然而,十年下來,海音祭最初支持獨立樂界的指標性意義,卻似乎逐漸在連鎖企業的夾擊下變質。而貢寮人的故事,核四廠的爭議,也在節慶的喧騰與失去在地脈絡的包裝下,被大眾所忽視。


今年是海洋音樂祭十週年,過去幾乎每一屆音樂祭,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都會召集義工與關心環境的朋友到現場擺攤、發送文宣傳達反核理念,持續不輟,也曾經串連獨立樂團、樂手共同發起「愛音樂、救沙灘」行動,提醒大家重視福隆沙灘嚴重流失的問題,獲得許多音樂界朋友的響應。然而,年年擺攤,也年年看到距海水浴場不遠處的核四廠逐漸平地而起;貢寮人反核的心聲,也一年一年地,淹沒在政治人物的口水和權力鬥爭中,漸漸微弱下來…….


今年7/318/2,我們決定在貢寮舉辦一場自己的音樂會,並與鐵馬影展合作放映反核紀錄片,沒有商業行為、沒有多餘的包裝,用素樸的方式支持貢寮人的「諾努客」(No Nukes)精神,陪伴他們繼續走下去,面對未來核四可能運轉後的重重挑戰。


這週末的海洋音樂祭(7/11),我們仍將召集義工到現場發放反核文宣,並為八月的活動打響第一炮。諾努客,正要發熱!


現場聯絡人

王小姐 0987-207047


集合時間:7/11(六)14:30 福隆海水浴場售票口

交通方式請參考2009海洋音樂祭官網

http://www.hohaiyan.tw/new.asp#




8/2音樂會第一波文宣圖檔如下:

我們會帶到海音祭去發放宣傳

歡迎轉貼使用!

http://www.flickr.com/photos/taiwannonukes/3701719452/sizes/o/in/set-72157621006120977/




2009年7月9日 星期四

沙灘、海洋、音樂祭之外,你不能不知道的貢寮知識!


貢寮海洋音樂祭十年了

而綠盟從第三屆開始在音樂祭擺攤宣導反核也已經八年了

今年我們將開始舉辦自己的貢寮諾努克音樂會,也會持續在海音祭現場發放反核文宣,讓第一次或是已很多次來貢寮的朋友們,了解關於貢寮、關於反核、關於這一片海洋的背後故事.......




以下為現場發送文宣,歡迎下載轉貼!

清楚版 1.2MB版本
http://www.flickr.com/photos/taiwannonukes/3701718710/sizes/o/in/set-72157621006120977/




2009年6月14日 星期日

[調查報告]直擊全球最大核電廠停機事件!——新潟地震震倒核能安全神話


前言

由於近日核三廠發生核安事故,開始讓核能安全管理的危機浮上檯面,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長期關注核電議題,但在台灣媒體不重視這類新聞的情況下,許多資訊顯得不足,我們曾在2007年9月到日本調查訪問,帶回來第一手的資訊,是缺乏危機意識的台灣不能不面對的真相。我們重新將此份調查報告整理上網,提供給關心核電安全的各界人士參考,希望據此檢討台灣的核電安全問題。




過去三十年,日本的核能工業蓬勃發展,全國有55座核反應爐,供應全國百分之三十的電力,其中柏崎刈羽核電廠,是全世界最 大的核電廠,它有七部機組,發電量相當於台灣核一、核二、核三的總和。2007年的一場地震,柏崎電廠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氣體與冷卻水外洩、變壓器起火、七座機組 全部停機。就在地震過後兩個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工作團隊前往日本新潟進行文字與影像紀錄,在柏崎市區仍然處處可見倒塌傾斜的危樓,除了地震的驚嚇外,最讓居民害怕的是,核電廠的事故威脅。


調查報告如下:



直擊全球最大核電廠停機事件!——新潟地震震倒核能安全神話


2007年7月16日早上,日本本州島西岸發生規模6.8級的強震!

全球最大核電廠-柏崎刈羽核能電廠;圖片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這個發生在新潟縣中越外海的大地震,造成9人喪生,900多人輕重傷,同時也震倒了核能安全神話,因為在新潟縣內的柏崎刈羽核能電廠,是日本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座核電廠,在這次地震中不但受損嚴重,甚至發生輻射物質與冷卻水外洩、變壓器起火等,讓柏崎市長發出了運轉停止命令,這是日本核電廠第一次因為地震而全部停機,也是日本核電廠第一次碰到這麼強的地震。而在台灣因為資訊的隔絕,許多人雖然在新聞中看到了這次事件,卻不知道有多麼嚴重,而且也不知道這座核電廠有可能再也無法運轉了。




新潟縣柏崎市訪問(一):大地震後的柏崎


9月5日我們抵達了新潟縣內的柏崎市,下了高速公路,兩旁盡是金黃一片的農地,村舍散佈在田地之間,充滿著鄉村的寧靜,但舉目望去,有些房舍的屋頂上覆蓋著藍色帆布,看來頗為突兀,這裡是新潟縣大地震後受損最嚴重的地區,負責安排我們此次行程的金子貞男先生解釋,這些因為地震而破損的房子,因為尚未整修好,所以在屋頂搭著帆布來防風防雨,我們才知道,即使距離7月16日的地震已經快2個月了,柏崎市尚未恢復原狀,一路上我們仍可看到地震在當地留下的痕跡。



新潟縣刈羽村訪問 直擊地震現場


我們一路開車前往核電廠所在位置的村莊——刈羽村,沿濱海公路欣賞美麗的北國海景,刈羽村與台灣的貢寮一樣,以風光明媚的海水浴場聞名,電廠啟用後,人潮依舊。要不是這次地震事件,引得輻射外洩疑慮,全新潟縣據說取消了上萬件民宿及旅遊預訂,每年夏天,刈羽村都擠滿了要到海水浴場的人潮,該說什麼呢?原以為台灣人特別「不怕死」、或特別豁達「沒出事就沒關係」,沒想到日本人也一樣?!但等到出事時會不會太晚了……




目前所有核電廠的耐震措施都不夠!——專訪高橋新一議員


在柏崎市議會的議員辦公室,趁著等待訪問對象的空檔,我瀏覽著簡樸的房間,書架上放的都是與核能相關的書籍與資料,讓人不禁感覺到這的確是一位專業問政者,此時高橋新一議員走了進來,他的握手依舊穩重而又有力,身型也如記憶中的一樣挺拔,我與高橋議員並不是第一次見面,因為今年60歲的他,經由「亞洲非核論壇」的引薦,從1998年起就曾數次來台灣拜訪,也曾前往南韓進行反核運動的交流,是亞洲反核運動界的活躍人士之一。



柏崎刈羽核電廠已經不適合再度運轉!--專訪矢部忠夫議員



初次見到矢部忠夫議員的人,很難不被他的炯炯目光與明確果斷的發言吸引,進而感到尊敬與信賴。精幹結實的身形與鷹隼般的雙眼,透露出他不輕易妥協的信念。這位日本柏崎市議會的議員,從事當地的反核運動長達30年,更早在23年前就因為擔憂核電廠在亞洲的擴散狀況,親自來到台灣訪問、交流;這次接受來自台灣的訪問時,除了積極詢問台灣狀況之外,對於柏崎市歷經地震後電力公司漏洞百出的處理措施,與地方的監督方向與立場,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關於新潟核電廠事故之市民意見書


日本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卻意圖將事故淡化,不但無視於市民長久以來的指責所發生的缺失並加以改進,甚至在事故後不斷主張「以再度運轉為目標」。引發當地市民團體的不滿,召開記者會發布關於柏崎刈羽核電廠的嚴正聲明與訴求。



《公共電視我們的島》【柏崎啟示錄】

2008-05-26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剪輯 陳忠峰
日本畫面提供:崔愫欣

難道人命不值錢?從核三廠火災談核電安全

6月12日下午,我在可比擬即時新聞的微網誌Twitter上看到核三廠爆炸失火的消息,不禁嚇了一大跳,核能電廠可不比其他能源建設,安全可是一分一毫都不能輕忽,到底火災情勢如何?有無影響核能反應爐的運轉?核電廠週遭的輻射值偵測有無異常?但人在台北,再怎麼焦慮也只能等著電視新聞看,不料傍晚我即收到一通環境資訊中心的資深記者來電,這位勤於工作的朋友不知要說是幸或不幸,在墾丁休假竟碰上了核電事故,於是立刻赴現場採訪,即時寫下了這段有畫面的新聞:「…下午3時許,位於墾丁的核三廠爆出巨響,南灣眾多戲水遊客目睹大批濃煙溢出,至下午5時左右才散去。」


相信許多人都曾在南灣遊玩過,但最讓我念念不忘的不是蔚藍的海水,而是抬頭就可以看到兩個圓型的核子反應爐,與觀光勝地近在咫尺的突兀與荒唐,也許大多台灣人都已經習慣了,但當時在水上活動的遊客們,聽到爆炸聲,又目睹火球向天空噴出,大量濃煙遮蔽天空,看到這種災難片的場景怎不驚慌!遊客臉色發白直問:「該不會核三廠爆炸了?」附近居民更是心急如焚,抱怨平時核安演習時警報聲響亮,真的發生意外事故,卻濃煙密布聽不到任何警報聲。此時我又想起墾丁隨時隨地都充滿著大量的遊客,就算要緊急疏散,應該也很困難吧!


火災的原因也許尚待調查,但核電廠的安全管理與通報系統出了很大問題,卻是無容置疑的,幾個鐘頭的濃濃黑煙讓附近居民不知所措,加上廠方通報延誤,恆春鎮內一片騷動,許多民眾馬上聚集到核三廠大門,因不得其門而入大聲叫道:「電廠要爆炸了嗎?為什麼都沒人出來說明一下?」廠方最初無人出面說明,直等到里長等人質問:「難道恆春人生命不值錢?」廠方才出面解釋,台電卻又說法反覆,讓人懷疑事故真正原因,讓居民相當憤怒,強調若不改善通報機制,將天天包圍核三廠。


在核電廠的營運中,管理制度與人為疏失是核電廠最不可預測的因素,而遮掩卸責,想大事化小的官僚心態亦所在多有,後者更常是災害擴大的主要原因。即便是在號稱核電模範生的日本,2007年7月16日新潟縣大地震,柏崎刈羽核電廠竟起火燃燒持續兩小時無法控制,全球最大的核電廠冒出熊熊火光,黑煙直上天際,上了CNN新聞。東京電力公司當下也是刻意隱瞞災情、數度修正公布的內容,大眾對東京電力公司的防災應變能力大為質疑,柏崎市長立刻發出了運轉停止命令。


回想起當時地震過後兩個月,我們決定到日本進行採訪調查,得知核電防災的確是最被忽略的部分,居民永遠是最後一個知道的,而當居民無法在第一時間得知核電廠的狀況,意味的是萬一真的發生大量輻射外洩,民眾根本來不及採取任何應變措施。當時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居民接受訪問時說:村內公共廣播系統放送出「核能電廠已經停止運轉了,大家可以放心」的公告,居民雖然不清楚詳細狀況但是心裡安心了一點。不過,後來卻收到三個在外地的孩子傳簡訊:「媽,我們現在看到電視,核電廠正在火燒,你要不要趕快走?」,她才知道發生了大事。三天之後居民看到電視,知道核電廠甚至發生微量輻射外洩,都感到非常氣憤,而東京電力公司沒有立即說明真相,失去了大眾的信任,直到現在,當地居民仍強烈反對核電廠再度運轉。


台灣核電廠緊急應變的能力又是如何呢?從歷來的事故可以發現似乎沒什麼進步,十多年前曾有高官說出「核電是百分之兩百安全」這種淺薄之語,令人不敢置信,但即使是如今,台灣的核安文化仍停留在敷衍塞責、大事化小的處理模式,資訊封鎖讓外界霧裡看花,無從監督,即使是對電廠附近居民也仍抱持著官僚心態,難道人命真的不值錢?


不容諱言,核三廠可說是台灣三座核電廠中意外最多的,這是核三廠自民國69年啟用以來的第3次火警,也是運轉25年來最嚴重的火災。儘管台電公司一再強調沒有造成輻射外洩,並不代表核電廠內部的安全管理沒有出現問題,媒體大部分都忽略提到的是核三廠曾發生歷來最嚴重的三A緊急事故,2001年18日凌晨,核三廠控制中心地下二層的控制廠房突然冒起濃煙,溫度迅速竄升,人員無法進入現場灌救,所幸核三廠內部二氧化碳自動滅火系統適時啟動,解除一場核安危機。


歷來多次發生輻射水外洩、失火、工安種種事故都令環保團體質疑,但台電長期態度保守自滿,無視外界批評,資訊不公開、不透明,以致電廠是否真的有切實演練防災程序?若是像日本一樣發生地震等重大天災時,要如何因應?甚至興建中的核四廠多次擅自變更設計及安全規格等事件爆發,仍拒絕將資訊公開,排斥外界監督。


核能安全的問題辯論了十多年,大部分人都認為這是個非常專業的領域,難以了解,但是一旦核安問題真的發生了,不僅僅是當地的居民感受最深。在地小人稠的台灣,就有三座運轉中以及一部興建中的核電廠,這種舉世第一的密度,其實人人都算是住在核電廠旁邊。核三廠的意外頻傳,希望能是一記警鐘,足見台灣的核電安全管理不能再隨便敷衍,核電的管理制度亟需改善,我們希望政府能透明公開的檢討相關制度,並接受外界監督,尤其更應檢討核安通報系統,讓週邊居民的生命受到保障,台灣的核電安全問題不應再被忽視了。




綠盟研究員 崔愫欣

2009/6/14



延伸閱讀:

[調查報告]直擊全球最大核電廠停機事件!——新潟地震震倒核能安全神話

由於近日核三廠發生核安事故,開始讓核能安全管理的危機浮上檯面,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長期關注核電議題,但在台灣媒體不重視這類新聞的情況下,許多資訊顯得不足,我們曾在2007年9月到日本調查訪問,帶回來第一手的資訊,是缺乏危機意識的台灣不能不面對的真相。我們重新將此份調查報告整理上網,提供給關心核電安全的各界人士參考,希望據此檢討台灣的核電安全問題。

2009年5月17日 星期日

看似多元,實則壟斷的媒體現況

馬政府執政將滿一週年,媒體紛紛開始製作政績檢討專題,民進黨發起的五一七遊行也嗆辣上場,但媒體只選擇性地做做施政滿意度比較,遊行的內容也被單一化,除了顧主權、救失業之外,台灣其實尚有許多應該重視的社會議題,仍被淹沒在看似多元,實則壟斷的媒體資訊中!


為何說是壟斷呢?當媒體成為大眾的媒介時,眼下的災難就是,只要媒體不關心的事情,大眾就不關心。一位環運前輩感概的說,一日他參加抗議遠雄集團將松山菸廠開發成小巨蛋的環保活動,第二天翻開報紙,發現遠雄集團買下了好幾個全版廣告時,他就知道不用再期待新聞會登出抗議的聲音。日前天下雜誌報導了政府正在推動的農村再生條例,將會對農村產生的負面影響,農委會果然把下半年幾百萬的廣告和活動預算全撤了,試圖警告其他媒體不可跟風。


現在的年輕人已經很難想像從前有報禁、黨禁的時代,那時的媒體就是政府的傳聲筒,最近名報人王鼎鈞書寫回憶錄,直指台灣的五○年代是「恐怖十年」,寫文章動輒得咎,動不動以「文武行」伺候,要他交代「寫作動機」,即使後來開放之後,仍有龐大的政治陰影存在,如同精神囚禁,逼得他遠走美國。


走過獨裁年代的台灣媒體,如今真的自由了嗎?如果各位眼尖,你可以發現近年來媒體充斥著如今最紅的「置入性行銷」,大量的政府政策以廣告出現,從業的記者朋友透露「現在則是行政院會打電話來"買採訪",媒體也像吸毒上癮一樣,在景氣不好拉廣告困難的時候,政府廣告預算更成為維繫業務的命脈。」 身為小勞工的記者在這樣的壓力中,要矢志做一則新聞,做個有良心道德的記者,實在是大不易。



媒體要聽廣告商的話,政府以及大財團都是主子,若這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正常邏輯,那民眾也就不該傻傻分不清楚,是誰在控制言論?是誰在過濾與篩檢我們每天看的資訊?如今台灣社會的停滯不前,該怪的不只是政治人物而已,失去第四權監督立場的媒體,任由自己跟隨著媒體亦步亦趨的人民,都是問題的根源。而支持與關切社會議題的組織與個人,如果也僅依賴主流媒體作為發聲管道,恐怕也是要失望的。


有人問:那難道就不上媒體了嗎?理念要如何推廣?我們還是需要媒體,但不是要祈求大媒體的關愛眼光,而是需要許多真正能發揮輿論力量,協助弱勢抵抗腐敗官僚以及貪婪財團的小眾媒體,當民眾拒絕被媒體操弄,每個人都能說出自己看到的真相,當形成從下而上的言論力量,才能試圖打破主流媒體壟斷的現況。



有人常說台灣的政治很亂,言下頗為灰心,其實台灣亂的不是政治而是媒體,而沒有公正獨立的媒體,在世界中也並不是特例。日本著名描寫新聞界黑暗面的小說「登山者」,號稱是媒體版的白色巨塔,作者橫山秀夫正是一名資深新聞記者,在心中沈潛了十八年後,早已轉型成為作家的橫山,才著手把親身經歷媒體內部的腐敗、鬥爭、向強權低頭等媒體生態挖出地面,娓娓道來,令讀者震撼。在媒體的報導天秤上,人是否有貴賤之分?新聞的本質究竟為何?希望台灣也能多出現這樣的暮鼓晨鐘,喚醒更多新聞從業者的反叛與民眾對於媒體的監督,相信如果台灣要成為成熟的公民社會,這是我們一定要解決的問題。



2009/5/17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