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4日 星期日

[調查報告]直擊全球最大核電廠停機事件!——新潟地震震倒核能安全神話


前言

由於近日核三廠發生核安事故,開始讓核能安全管理的危機浮上檯面,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長期關注核電議題,但在台灣媒體不重視這類新聞的情況下,許多資訊顯得不足,我們曾在2007年9月到日本調查訪問,帶回來第一手的資訊,是缺乏危機意識的台灣不能不面對的真相。我們重新將此份調查報告整理上網,提供給關心核電安全的各界人士參考,希望據此檢討台灣的核電安全問題。




過去三十年,日本的核能工業蓬勃發展,全國有55座核反應爐,供應全國百分之三十的電力,其中柏崎刈羽核電廠,是全世界最 大的核電廠,它有七部機組,發電量相當於台灣核一、核二、核三的總和。2007年的一場地震,柏崎電廠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氣體與冷卻水外洩、變壓器起火、七座機組 全部停機。就在地震過後兩個月,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工作團隊前往日本新潟進行文字與影像紀錄,在柏崎市區仍然處處可見倒塌傾斜的危樓,除了地震的驚嚇外,最讓居民害怕的是,核電廠的事故威脅。


調查報告如下:



直擊全球最大核電廠停機事件!——新潟地震震倒核能安全神話


2007年7月16日早上,日本本州島西岸發生規模6.8級的強震!

全球最大核電廠-柏崎刈羽核能電廠;圖片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這個發生在新潟縣中越外海的大地震,造成9人喪生,900多人輕重傷,同時也震倒了核能安全神話,因為在新潟縣內的柏崎刈羽核能電廠,是日本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座核電廠,在這次地震中不但受損嚴重,甚至發生輻射物質與冷卻水外洩、變壓器起火等,讓柏崎市長發出了運轉停止命令,這是日本核電廠第一次因為地震而全部停機,也是日本核電廠第一次碰到這麼強的地震。而在台灣因為資訊的隔絕,許多人雖然在新聞中看到了這次事件,卻不知道有多麼嚴重,而且也不知道這座核電廠有可能再也無法運轉了。




新潟縣柏崎市訪問(一):大地震後的柏崎


9月5日我們抵達了新潟縣內的柏崎市,下了高速公路,兩旁盡是金黃一片的農地,村舍散佈在田地之間,充滿著鄉村的寧靜,但舉目望去,有些房舍的屋頂上覆蓋著藍色帆布,看來頗為突兀,這裡是新潟縣大地震後受損最嚴重的地區,負責安排我們此次行程的金子貞男先生解釋,這些因為地震而破損的房子,因為尚未整修好,所以在屋頂搭著帆布來防風防雨,我們才知道,即使距離7月16日的地震已經快2個月了,柏崎市尚未恢復原狀,一路上我們仍可看到地震在當地留下的痕跡。



新潟縣刈羽村訪問 直擊地震現場


我們一路開車前往核電廠所在位置的村莊——刈羽村,沿濱海公路欣賞美麗的北國海景,刈羽村與台灣的貢寮一樣,以風光明媚的海水浴場聞名,電廠啟用後,人潮依舊。要不是這次地震事件,引得輻射外洩疑慮,全新潟縣據說取消了上萬件民宿及旅遊預訂,每年夏天,刈羽村都擠滿了要到海水浴場的人潮,該說什麼呢?原以為台灣人特別「不怕死」、或特別豁達「沒出事就沒關係」,沒想到日本人也一樣?!但等到出事時會不會太晚了……




目前所有核電廠的耐震措施都不夠!——專訪高橋新一議員


在柏崎市議會的議員辦公室,趁著等待訪問對象的空檔,我瀏覽著簡樸的房間,書架上放的都是與核能相關的書籍與資料,讓人不禁感覺到這的確是一位專業問政者,此時高橋新一議員走了進來,他的握手依舊穩重而又有力,身型也如記憶中的一樣挺拔,我與高橋議員並不是第一次見面,因為今年60歲的他,經由「亞洲非核論壇」的引薦,從1998年起就曾數次來台灣拜訪,也曾前往南韓進行反核運動的交流,是亞洲反核運動界的活躍人士之一。



柏崎刈羽核電廠已經不適合再度運轉!--專訪矢部忠夫議員



初次見到矢部忠夫議員的人,很難不被他的炯炯目光與明確果斷的發言吸引,進而感到尊敬與信賴。精幹結實的身形與鷹隼般的雙眼,透露出他不輕易妥協的信念。這位日本柏崎市議會的議員,從事當地的反核運動長達30年,更早在23年前就因為擔憂核電廠在亞洲的擴散狀況,親自來到台灣訪問、交流;這次接受來自台灣的訪問時,除了積極詢問台灣狀況之外,對於柏崎市歷經地震後電力公司漏洞百出的處理措施,與地方的監督方向與立場,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關於新潟核電廠事故之市民意見書


日本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卻意圖將事故淡化,不但無視於市民長久以來的指責所發生的缺失並加以改進,甚至在事故後不斷主張「以再度運轉為目標」。引發當地市民團體的不滿,召開記者會發布關於柏崎刈羽核電廠的嚴正聲明與訴求。



《公共電視我們的島》【柏崎啟示錄】

2008-05-26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剪輯 陳忠峰
日本畫面提供:崔愫欣

沒有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