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0日 星期六

參觀2009動漫美學雙年展

PICT1102


1/29去看動漫美學展
可能是因為只剩兩天展期
現場人滿為患
看來大都是放寒假的學生
為了看展都很有耐心地排隊近一個鐘頭才入場。

展覽很不錯
雖然已經善用每個轉角每個空間展示,
但還是感覺場地不夠大,常常撞到人,
最可惜的是,現場放映許多部動畫影片
但觀眾沒有位置坐,
根本很難好好欣賞。


PICT1080

動漫美學雙年展是台灣首次以動漫畫為主題的大型國際藝術展。
除台北外,還將於上海北京和廣東巡迴展出
是因為兩岸合展的關係嗎?
策展簡介中沒提到台灣動漫文化,
只有[在國際間宣揚以中國為源頭的新世紀充滿青春活力的動漫美學青少年文化]


本來看展回來挺高興的,
但看到策展手冊與文章吃了ㄧ驚,
台灣這麼多年輕人愛動漫,Cosplay
台灣的策展人卻不闡述台灣的動漫青少年文化,
真的有點冏......


2009動漫美學雙年展簡介
/陸蓉之


PICT1083


台北當代藝術館在晚上別有風味,
雖然五點閉館,
但旁邊有一家餐聽經營到晚上十點,
可以帶朋友來這兒消磨夜晚

PICT1096


PICT1098





參觀2009動漫美學雙年展相本




2010年1月24日 星期日

2/20「こんにちは貢寮(こんりやお)」上映会(大阪)

在朋友的引介下
很高興在二月份在大阪有機會放映紀錄片【貢寮你好嗎?】
對象應該是在大阪參與當地反核活動的一些年輕朋友
希望能讓他們對於台灣的核能問題有些認識
算是一種運動間的交流吧


感謝大阪的主辦人以及促成本次活動並代表我出席的陳炯霖先生

日本主辦人的網頁




「こんにちは貢寮(こんりやお)」上映会

原発問題を扱った台湾ドキュメンタリー映画。


【日時】 2月20日 土曜日 午後7時30分〜9時



【場所】 インド料理店「リーラ」06-6868-3838
     大阪市中央区南船場1-16-2 1F
(地下鉄「長堀橋駅」1番出口から堺筋を北へ
     3筋目を右に曲がって右手にあります。
     http://www.hotpepper.jp/strJ000763511/


【参加費】無料 (カンパ歓迎♪)



【内容】 監督・崔愫欣


・1991年、日本から輸出される原発に揺れる台湾の貢寮で、
 原発に反対する青年が無実の罪で投獄された。
 それから7年、獄中に向けて一人の女子学生が手紙を書き始めた。
 進んでいく工事のこと、それでも反核を貫く人々のこと、そして
 志半ばに、亡くなっていく老人たちのこと、原発をめぐる歴史の中で
 政治でもなく、経済でもなく、科学でもない、本当に信じるべきものが
 きらめき始める。

2010年1月20日 星期三

核電廠近斷層帶 地質調查勢在必行

日前海地發生7級超級大地震,災情慘重、舉世震驚,也讓我們回想起921大地震的悲痛回憶。位在地震頻繁與斷層遍佈的台灣,地震的高風險與核能安全間的關聯問題,實在沒有條件讓我們輕忽。

地震對台灣核能安全問題的影響,可說攸關全國人民生死存亡。因為超級強震若臨近核電廠區域,極可能發生嚴重輻射外洩事件,不但台灣外銷產品將被禁止輸出,也無力救治大量輻射感染傷患,恐將導致台灣經濟、政治、社會崩解,情況可能比921大地震還慘。


新調查結果紛紛出現


去年(2009年)11月經濟部地調所公布最新調查,發現經過金山海岸的「山腳斷層」屬於活動斷層,一旦活動,可造成芮氏規模7強震。驚人的是,「山腳斷層」距離核一廠僅7公里,距離核二廠更只有5公里,是個極大的核安隱憂。而且目前台灣的活動斷層認定標準為僅以過去1萬年內有活動紀錄分為第一類,10萬年內有活動紀錄分為第二類,然而跟台灣同樣位於板塊交界帶也是地震頻仍的日本,自 2006年 9月起新頒行的耐震新指針,早已將活動斷層判定的曾經活動過的期間,由過去的5萬年提高到13萬年。

台電公司本身的核電廠址選定,距廠址8公里內不能有長度超過3百公尺之活動斷層,如今發現核一、核二廠址竟然距活動斷層只有5到7公里,可見問題之嚴重。而核四廠址5公里以內則有6條所謂「非活動斷層」,根據海洋大學地球科學所李昭興教授的研究,貢寮核四廠址的半徑80公里海域內有70幾座海底火山,其中的11座處於活火山的狀態,最接近者僅離核四廠20公里。比起日本,台灣核電廠的風險可能更大,因為台灣的地質比日本年輕百萬年,更加不穩定,但是幾十年前,在核電廠選址時,我們可能根本沒有做過嚴謹的地質調查。令人擔心,一旦遇到超級大地震,核電廠將爆發嚴重災情。


日本柏崎啟示錄:核電廠防震成本大增


2007年一場芮氏規模6.8地震,讓日本新潟縣柏崎電廠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氣體與冷卻水外洩、變壓器起火、兩座機組損壞。這是日本核電廠第一次因為地震損壞而全部停機,也是日本核電廠第一次碰到這麼強的地震考驗。而在台灣因為資訊的隔絕,許多人雖然在新聞中看到了這次事件,卻不知道有多麼嚴重,而且也不知道這座核電廠已有近3年的時間都無法運轉。

日本核電廠原本的耐震設計為0.6G,已經比台灣的安全性都高,目前因為地震頻頻的警訊,預計將提高至1G,估計所需工程費用為數百億日圓,費時數年。但台灣政府卻仍無視於地震的威脅,核二、核三及興建中的核四廠,耐震設計竟然只有 0.4G,讓人十分憂心。面對2007年柏崎核電廠因大地震嚴重損毀,以及去年中央地質調查所發現現行核電廠周遭有新的斷層,台電公司仍僅以「已新增強震自動急停設備」、「經歷過(民)95年恆春地震,核三廠安全無虞」作為藉口,甚至主管機關原子能委員會亦認為台電遞交的防震評估,內容籠統不夠完善,已退回要求重做。

我們把日本、台灣因應地震對核安威脅比較用下表列出。最近日本方面,針對地震對核電之威脅,要求核電廠耐震係數由0.6G需提昇至1G。但因既有機組耐震係數的提昇,需耗費達8百億以上,因此濱岡核電廠認為無法負擔此成本,選擇將老舊核電機組提前廢爐除役。而柏崎刈羽核電廠在地震後,7座機組停機2年,迄今僅有一座機組開始再運轉,經營該電廠的東京電力公司,經過此事件後,亦表示要將耐震係數提昇至1.02G,預期也將會因成本過高,導致1至5號機組不可能重新運轉。來自日本原子力情報資料中心的武本和幸先生就表示,核電廠是由美國、歐洲一些沒有地震的國家發展的技術,日本就是沒考慮到地震的風險,才會造成這麼大的損失。


地震頻仍區域的核電爭議不止息


在美國,位於加州的Diablo Canyon核電廠建廠過程中,各界就對其耐震性提出諸多質疑,迫使最後耐震係數需提昇至0.76G。但根據最新調查顯示,於該電廠外海一公里處,亦發現新的斷層。加州能源委員會已於2008時,依該州法令要求,提出獨立的加州核電廠評估報告,並要求負責營運的PG&E電力公司提出長期地質評估計畫,且需定期向該委員會回報其於在核電的地質安全性上,有何實質作為。而發現此新斷層後,則更進一步要求PG&E電力公司,必須提出新的地質調查與新的耐震技術,並表示將此議題,列入該電廠申請執照延長的審查考量。而該區域的核安監督團體核安責任聯盟(Alliance for Nuclear Responsibility)則憤怒的指出:「到底要多少斷層帶的才足以關閉一座核電廠?」並向加州能源委員會提出公開聲明,要求其應記取日本柏崎核電廠的教訓,要求其盡早除役。

高度仰賴核電的日本,和同處地質不穩定帶的美國加州,均不敢輕忽核電的地質威脅,要求需進行縝密的評估與檢驗。台灣核電廠,先天上耐震設計已較美、日兩國為低,營運者面對地震對核電廠的威脅,卻滿是鴕鳥心態,拼拼湊湊的方式辯駁度日。上週五的日本專家參觀核四,台電接待者卻以我們台灣人腦袋沒有比美國、日本人笨之語,填塞不願意比照提高防震係數的質疑。核一、核二廠運轉已超過30年,不僅沒有改善耐震計畫,政府更要延長營運時間,如此心態下的作為,是把台灣2千3百萬人生命,置入高度風險的震災賭局之中。

呼籲政府儘快為核一、核二及核三廠重新進行耐震評估,高齡30年的核一、核二廠刻正申請延役,政府應嚴格評估把關,將新的斷層因素納入,重新檢討防震係數是否足夠並慎重考量延役的安全性。還有,針對核四廠在運轉之前應全面檢討防震設計,依照日本與美國核電廠做法,在國際耐震係數普遍提昇趨勢下,客觀評估地震問題對核電廠繼續營運的利弊。

此外,主管機關應將核電廠周遭地質相關資訊,主動公開給大眾審閱,並要求台電公司依據新的全球地震防範情勢提交防震評估報告,包括海陸域地質調查、地震危害度分析、新的地質調查與耐震技術等,確實評估電廠防震係數的加強提昇,檢討耐震餘裕與強化方案,辦理核電廠與耐震安全學術研討會,以及公民審議諮詢會議等,而非僅是以黑箱作業敷衍了事和保護商業機密說詞搪塞。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2010年1月14日 星期四

1/16核電廠陷地震危機?-台日反核運動經驗交流座談會

機會難得,歡迎各界踴躍參加!

戰後出生的團塊世代,學生時接觸左翼運動,武本和幸說:「60多年前日本在亞洲發動的戰爭傷害了韓、中、台等地的人民,我希望能彌補當時日本人的所作所為,又聽說核四機組是日本公司外銷去的,這等於是另一種層次地傷害他國人民。所以,現在起我要盡量幫助台灣,協助避免核電悲劇發生。」

有多少座核電廠就有多少種抗爭!從東北、關東、關西、中國的地方到九州,外界以為日本是個核電模範生,卻不知日本處處都有反核烽火蔓延...1/16【日本反核運動發展與現況】座談,邀請非核亞洲論壇的佐籐大介報告。

最近拿到一部日本拍攝的祝島反核運動短片,這陣子都在忙著上中文字幕,將在1/16的座談會首度在台放映與報告,可以看到祝島居民海上抗爭的實景,歡迎參加!關於祝島



時間: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下午1時30分至5時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3樓A室(臺北市濟南路一段2之1號)


主辦單位: 非核亞洲論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灣環境保護聯盟

只要扯上核電,擁核與反核兩派就壁壘分明,不論是在科學還是經濟、環境還是人權各方面展開一場又一場的辦論,但我們都不能不承認的是,拋開核能電廠該不該建的問題,核能的安全絕對是最重要的,而我們可曾停下來想,潛藏危機的核電廠,到底是不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你知道去年11月在核電廠附近數公里處發現新的活動斷層嗎?更驚人的是,新聞揭露台灣核電廠的防震設計,竟比水庫、一般地震敏感區的建築還低!你知道日本在 2007年7月的一場規模6.8級地震,全球最大的新潟縣柏崎刈羽核電廠因為地震損壞起火而全部停機嗎?

為了能讓台灣接觸到日本最新的反核運動經驗與資訊,我們將在1月16日(本週六)舉辦一場座談會,邀請亞洲非核論壇的召集人佐藤大介先生,以及原子力資料情報中心理事、也是地震專家的武本和幸先生來台,帶來日本最新的核電與地震安全資訊以及日本反核運動的發展與現況,以供台灣參考。


流程:
13:30~14:00
公視節目《我們的島》【柏崎啟示錄】 放映

14:00~15:20
座談會主持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長康世昊

Section1:
專題報告【日本柏崎刈羽核電廠地震後真相報告】
討論:【台灣如何面對核電廠的地震危機】

報告人:
日本原子力資料情報中心理事、地震專家 武本和幸先生
與談人:
國立海洋大學應用地球科學所李昭興教授、台灣環保聯盟會長 王俊秀教授、


15:20~15:30
休息

15:30~15:50
STOP!上關核電廠興建短片放映
(日本山口縣祝島的反核運動)

15:50~17:00

Section2:
【核電,毒藥或解藥?-日本反核運動發展與現況】

報告人:
非核亞洲論壇日本事務局佐藤大介先生
與談人:
台灣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崔愫欣





日本講者簡介: 武本和幸先生

現任:日本原子力資料情報中心理事
農業土木技術士・測量士・一級土木施工管理士・住宅地盤調査技士
擁有土木、水文、水利、地質、土質、測量等専業知識
1950 年於距柏崎刈羽電廠3公里處出生,1968年開始關心核電問題。
1972年開始從事土木觀測相關工作,1974年以地震地盤問題發起核電訴訟。
1975-1999擔任柏崎刈羽村議員。
2007年7月日本中越海灣地震發生,自宅損毀一半,之後走訪日本各地說明當地狀況。日本地盤
工學會「中越海灣地震報告論文集」撰寫有關柏崎刈羽核電廠地震後真相報告。

日本講者簡介: 佐藤大介先生

非核亞洲論壇(NNAF)日本事務局代表

為了促進亞洲各國非核團體的連繫合作,加強亞洲整體和各地區的非核力量,在日本、韓國、台灣等國人士的倡議下,1993年於日本東京首次舉辦「非核亞洲論壇」會議。「非核亞洲論壇」自創立以來,佐藤大介先生即為召集人,積極串連與促成亞洲地區非核團體間緊密連結與合作的關係,每年舉辦國際會議並定期出版雙月刊,促進亞洲核電資訊的互通交流。

非核亞洲論壇:http://japan.nonukesasiaforum.org/



講座交通:

鄰近立法院、教育部、中央聯合辦公大樓;距臺北車站約5分鐘車程,
距大眾捷運(藍線-善導寺站、紅線-臺大醫院站)步行約10分鐘

2010年1月13日 星期三

【核電廠可以抵禦超級地震? 誰來為核安把關?】記者會



時間:2010116日星期六上午10時至1030

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一樓103


近日海地發生的超級地震災情慘重、舉世震驚也讓台灣人回想起921大地震的悲痛回憶,位在地震頻頻與斷層遍佈的台灣,地震的高風險與核能安全的問題實在不可輕忽。200911月經濟部地調所公布最新調,發現經過金山海岸的「山斷層」屬於活動斷層,一旦活動,可造成芮氏規模七強震。 更驚人的是,「山斷層」距離核一廠僅七公里,距離核二廠更只有五公里,引發核安隱憂。



新聞報導台灣的核電廠防震設計,竟比水庫、一般地震敏感區的建築還低,加上最近又被證實緊鄰活動斷層附近,一旦發生地震,後果不堪設想。但主管機關原委會只會附和台電公司的單方詞,粉飾太平,不見具體而有建設性的檢討與相應措施。



與台灣一樣位於地震帶上的日本,2007年的一場規模6.8地震,讓新潟縣柏崎電廠含有放射性物質的氣體與冷卻水外洩、變壓器起火、有兩座機組損壞。這是日本核電廠第一次因為地震損壞而全部停機,也是日本核電廠第一次碰到這麼強的地震考驗。而在台灣因為資訊的隔,許多人雖然在新聞中看到了這次事件,卻不知道有多麼嚴重,而且也不知道這座核電廠有近三年的時間都無法運轉。



既使是高度仰賴核電的日本,均不敢輕忽核電的地質威脅。而同處地質不穩定帶的美國加州,面對核電的地震危機,亦要求需進行縝密的評估與檢驗。然而台灣核電廠,不僅在先天上,耐震設計既較美、日兩國為低,而面對地震對核電廠的威脅,更是以鴕鳥心態,以拼湊式的方式辯駁之。如此作為,將導致兩千三百萬人,均陷入高度風險之中。



因此環保團體於此時邀請日本研究地震與核安問題的專家,也是新潟縣柏崎電廠的受災居民武本和幸先生來1/15探勘北部電廠的地質與安全結構,並在1/16舉辦記者會與座談會,提供日本最新的核電與地震資訊,為台灣核電廠安全提出建議,呼籲關心各界能重視地震帶來的危險,認真檢討地震對核電的影響並提出核安上的種種問題,要求主管機關原委會能明確提出對應機制,負起為核能安全把關的責任。



記者會來賓:

田秋立委、日本原子力資料情報中心理事及地震專家 武本和幸、亞洲非核論壇日本事務局佐藤大介、台灣環保聯盟代表、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崔愫欣




主辦單位:亞洲非核論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灣環保聯盟




訪台相關活動行程預告:


1/15

上午十點 貢寮核四廠工地參觀與探勘】

下午兩點【核一、二廠地質環境探勘】

1/16

下午兩點至五點

【核電廠陷地震危機?台日反核運動經驗交流座談會】


歡迎記者朋友參加與採訪!



座談會資訊請參閱網頁

http://www.gcaa.org.tw/modules/tadnews/index.php?nsn=193




武本和幸先生 簡介:


現任:日本原子力資料情報中心理事 

農業土木技術士・測量士・一級土木施工管理士・住宅地盤調査技士

擁有土木、水文、水利、地質、土質、測量等専業知識

1950年於距柏崎刈羽電廠3公里處出生,

1968年開始關心核電問題。

1972年開始從事土木觀測相關工作,1974年以地震地盤問題發起核電訴訟。

1975-1999擔任柏崎刈羽村議員。

20077月日本中越海灣地震發生,自宅損毀一半,之後走訪日本各地說明當地狀況。

日本地盤工學會「中越海灣地震報告論文集」撰寫有關柏崎刈羽核電廠地震後真相報告。



2010年1月3日 星期日

電影「阿凡達」的環境啟示

最近電影「阿凡達」上映,聽說這部片耗資3億美元,是以3D虛擬影像擷取攝影科技聞名,本來沒有很想看的,很怕又碰到一部虛有其表的大片,但因一些朋友推薦這部片不錯,因此還是忍不住到電影院先睹為快,看完之後頗有感觸。有人說願意為這部片再進電影院一次,我可敬謝不敏,不是因為不好看,而是不想再經歷一次觀影時襲來的感傷。

電影與現實的映照

不想再重看一次的原因,是因為影片有部分太過寫實,這種關於為了開發而迫遷、砍樹,以強大武力壓迫弱勢這種情節,已經在我們的身邊太常發生,觀之何其不忍。電影「阿凡達」的劇情是描述人類在耗盡地球資源後,到外太空的其他星球尋找更多資源,其他星球的住民因科技沒有地球發達,只能接受其佔領,開發集團派遣學者在當地研究,發現當地部落所聚居的地底蘊含著值錢的礦藏,為了能取得礦產,必須逼迫當地住民遷移,這樣的劇情背景看來似乎是建立在未來的時空,實際上卻一點都不科幻,因為事情再熟悉不過,這種情節在現下的地球可是處處都在發生。

在地球資源尚未耗盡的今日,人類為了開發,持續往這個世界上任何尚未開發的角落進攻,從非洲到中亞到南美,為的不外是鑽石、金銀、石油,木材等許多自然資源,像這樣的故事,曾經發生在亞馬遜河的雨林,開發集團為伐木的巨大利益,驅趕原住民,暗殺護樹運動者 (電影「燃燒的季節」, The Burning Season, 1994)曾經發生在非洲的獅子山為了鑽石非法開採和交易引起當地血腥內戰(電影「血鑽石」, Blood Diamond , 2006);曾經發生在南美洲玻利維亞的富山銀礦,已開採超過四百五十年,至今預估有超過八百萬人,死於這座銀礦中。現今仍有五千多名印地安人,在這座由礦工所擁有的合作社礦坑工作(紀錄片「魔鬼的銀礦」,The Devil's Miner,2005)曾經發生在澳洲南部的原住民部落,政府為了取得位在部落聖山的鈾礦,提供世界各國的核能發電,不惜在部落會議中下毒暗殺部落的長老們,並且在部落附近進行核子試爆,無視原住民的人身安全(紀錄片「澳洲核爆自白」,2006)。像這樣的電影還有不少,族繁不足備載,有的是真實故事改編,而即使是虛構,也多半是建立在現實的基礎上。

從電影中看到什麼?

不同的人會在電影中看到不同的重點,我常常好奇這些電影能帶給觀眾什麼樣的影響?在電影阿凡達的壯闊場面中,自然與戰爭的奇觀並呈,到底是用絕對壓倒性武器征服自然的快感比較過癮?還是用自己的身體流血流汗,在叢林中生存比較酷?也許在電影中要認同納美人比較容易,也是導演的企圖,但是觀眾在碰到真實社會與人生時,也能做出一樣的選擇嗎?

電影中其實已經對現實極盡揶揄之能事,開發集團的主管為了讓形象好看,口中掛著人權,以施恩的心態在當地建立學校,其實最終目的只是為了利益,只要沒人看到的地方,什麼事情都做得出;負責鎮壓與施暴的傭兵為了保衛利益,保衛自己,不加思考只服從上級命令;研究當地的學者卻不自覺地成了開發集團的幫兇,等到最後發現事情不對時,卻無力回天。「這星球的樹這麼多,砍幾顆有什麼關係?」「要什麼條件才能讓他們搬走?給他們補償就好了!」電影中的台詞熟悉的令人想發笑。

當地球人開動著龐大的軍隊侵略,不顧納美人尚未撤離,將象徵自然之母的世界樹推倒,看到這一幕,讓我想起了一次次的抗爭現場。當然這是我的解讀,因為身處台灣的我所關心的事情,讓我從眼中看到的雖然是電影中的煙火漫天,耳中聽到卻是樂生療養院被拆遷時,不願搬遷的院民的悲傷吶喊;是溪州部落被驅趕時,無處可去的都市原住民的不平之聲;是中科四期動工時,即將淪於污染前線的相思寮居民的憤怒抗議;是任何一場強勢欺壓弱勢的現實事件,這些場景是如此的相像。

電影的虛擬與真實

電影「阿凡達」所提供的另一種思考是真實與虛擬的差異,當我們以為的真實世界,卻被權力與利益所惑,以機器取代人力,在溫室裡控制自然,電影中的主角透過虛擬角色的扮演,卻真實體驗到了納美人的原始生活,這是長久遠離自然的地球人難以體會的生存。真實與虛擬變得顛倒了起來,而看著電影的我們,到底是在電影的虛擬中體驗到真實?還是在真實中看到了電影的虛擬?

不論如何,電影「阿凡達」畢竟自己承認是部虛擬的劇情片,也許其中有著環保、反戰、尊重生態多元性、尊重住民自主的一些意涵在內,但導演並沒有以環保電影為號召,還是頗誠實地以其耗資3億美元前所未見的科幻場面為宣傳,沒有過於沽名釣譽。不像近日台灣電影界的奇談,媒體人陳文茜籌備製作「±2℃紀錄片台灣必須面對的真相」,廣邀高科技產業老闆也是污染大戶來贊助拍攝宣稱環保的紀錄片,向來重商而甚少關心台灣環保問題的陳文茜宣稱紀錄片傳達真實,但真相能不被操縱與控制嗎?是號稱虛擬的電影比較真實?還是號稱真實的電影需要虛擬一下以服務主流意識形態?這個時候電影給我們的啟示就需要好好思考才能判斷了。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