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7日 星期四

祝島抗爭現況報告:長達三個月的海上抗爭終於有了效果

各位關心祝島的朋友


報告各位一個好消息
祝島長達三個月的海上抗爭終於有了效果,
今天日本新聞報導,
因為地方居民激烈的反對運動,
導致施工困難,
上關核電廠將延期施工

這是上關核電廠從1994年的建廠計畫公佈後
因為反對運動的阻撓而第八次延後工程
可說是祝島居民二十七年的反核運動中
又一次艱苦抗戰而獲得的勝利!


其實祝島島民之會1 2月6號已在網站上公告
最後一台作業船已從抗爭所在的田浦灣消失
中國電力公司應該暫時不會有任何動作
可以說是獲得了短暫的勝利
所以他們寫信謝謝大家

上次獨木舟小隊的犧牲有了相當效用
因為自從上次有人受傷後
中電一直不敢再貿然施工
而且他們堅持不撤退
終於使電力公司暫時放棄

獨木舟隊從12月6日到現在也還每天在田浦灣駐守
以防止電力公司又耍手段
在這麼冷的天氣裡仍然堅守崗位
讓人致敬!

祝島相關的反核運動串聯與宣導活動
持續在日本各地舉辦
祝島居民也在核電廠預定地旁250公尺的地方搭建了監視的小木屋
作為未來持續監視工程以及環境調查的據點
註:搭建監視小屋的照片紀錄

要求停止上關核電廠開發的反核連署仍在持續
日本國內已累積61萬人
目前的聯署運動目標是希望明年3月31日前
能獲得100萬人的簽名

目前台灣的連署人數約四十位
感謝各位的支持
年底前將彙整給日本反核組織
也希望各位多多幫忙推薦這個連署
也許可以讓人數再好看一點。




原文
【2009/12/17中国電、上関原発の着工2年延期 18日に設置申請】


中国電、上関原発の着工2年延期 18日に設置申請


 住民の激しい反対運動などで2010年度の着工が困難になっている中国電力上関原発(山口県上関町)の建設計画で、1号機の着工は少なくとも2年遅れ、12年度以降となる見通しであることが17日、関係者への取材で分かった。

 これに伴い、15年度としていた運転開始も17年度以降にずれ込むという。中国電は18日、経済産業省原子力安全・保安院に原子炉設置許可申請を提出する。

 1号機の着工延期は1994年の建設計画発表以来、8回目。1号機は01年度、2号機は06年度以降の着工を目指していた。

 中国電は建設予定地の海面埋め立て工事に着手したが、反対する市民団体が海上で抗議活動を展開。同社が工事の遅れによる損害賠償を求め、団体メンバーを提訴するなど混乱が続いている。


祝島島民之會的公告

2009.12.08 Tuesday

応援をいただいている皆様へ 祝島島民の会よりお礼と報告のお知らせ

現在、上関原発建設予定地の海域の埋め立て工事は中断しており、
予定地の目前にある祝島では作業の再開を警戒しながらも生産活動を含め普段通りの生活がなんとかできています
なお予定地ではカヤック隊を中心にした見張りや座り込みが毎日行われており、祝島の漁船も毎日1〜2隻が通っています)

9/10から始まった阻止行動以来、全国の皆様からカンパや署名、布メッセージなどのさまざまな形で応援、ご協力をいただき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きちんとしたお礼もできていませんでしたが、上記のように多少余裕ができましたので、ご住所をこちらで確認できる皆様へ11月下旬までの報告集をお送りさせていただく作業を今週から始め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なにぶん手作業で発送を行っていますのでお手元に届くまで時間がかかることもあるかと思いますが、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下記は報告集に同封いたしておりますお礼の書面です)
応援をいただいている皆様へ

 9月10日より始まった埋め立て工事阻止の取り組みは、過去27年間も続けてきた上関原発反対運動の中でも、現地行動としては例のないとんでもなく長い闘いになっています。
 皆様方には、行動開始以来さまざまな形で応援をいただき、本当に感謝しております。心より、『ありがとう!』と言せてください。
 初めての経験である、現地での長期にわたる行動は、皆様方の応援を物心双方からの支えとして、初めて成り立っていることを実感しています。

 皆様方には、手薄な事務局のうえ、ほとんどの力を現地行動に集中していたため、御礼が遅れて大変申し訳ありません。取り急ぎ9月10日から11月23日までの行動を、中間「報告集」としてまとめてみました。全てを網羅することはできませんが、この間の行動を少しでもわかっていただければ、幸いです。


 闘いの場は、現在平生町の田名埠頭から原発予定地・田ノ浦およびその周辺に移りましたが、若者たちと協力し合った様々な行動で、海陸の工事を止めており、12月6日には最後まで居座っていた台船1台も現場から姿を消してしまいました。

 また、上関原発計画の中止を求める、経済産業大臣あての署名は、10月2日中間集約として61万強の署名を経産省あてに提出し、さらに100万人を目標に来年3月31日まで続けています。大変ずうずうしいのですが、署名運動にもご協力いただけたらと、署名用紙とリーフレットを勝手に同封させてもらいます。ご協力いただける方で、資料の追加が必要な方がおられましたら、ぜひご連絡のほど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応援いただき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そして、どうかこれからも祝島を応援してください!

              2009年12月6日
              上関原発を建てさせない祝島島民の会より

 追 : 機会がありましたら、ぜひ祝島においでください。5月末ころからは特産無農薬びわの時期、年末になったらみかん、そしてもちろん海の幸!自然豊かな島を満喫してください。また、元気なじいちゃん・ばあちゃんたちとの語らいは、必ず皆様の心にも豊かさを広げていただけると思います。本当は、底抜けに明るい島の人たち、なぜ長い間原発計画で苦しめられながらも、明るく元気に生き続けていけるのか、皆様の心で感じてください!

2009年12月9日 星期三

12月12日旅行分享會:從三里塚到水俣 追尋紀錄片與社會運動的軌跡

主講者:崔愫欣 紀錄片《貢寮,你好嗎?》導演

主題:雲門流浪計畫日本旅行分享會

時間:12月12日(週六)19:00~21:00

※活動免費,歡迎參加 ※活動期間僅供應瓶裝飲料

地點:有河book(自淡水捷運站出,沿河岸步道走3分鐘即可到達)

地址: 淡水鎮中正路5巷26號2樓 (TEL:26252459)

觀看地圖請按↓
http://blog.roodo.com/book686/archives/2516990.html


從三里塚到水俣 追尋紀錄片與社會運動的軌跡

也 許沒聽過三里塚這個地名,卻一定知道東京的成田機場,從1967到1975年,紀綠片導演小川紳介拍攝了七部三里塚農民反對成田國際機場抗爭的電影,成 為記錄片史上的經典之作。60年代末日本千葉縣三里塚的農民是怎樣用生命捍衛土地權和生存權,在他的鏡頭下,時隔多年仍讓人彷彿重回歷史現場而熱血沸騰。

可 能不知道日本九州南部的水俣鎮,卻也許聽過汞污染導致的水俣病,這是環境公害史上的著名案例,土本典昭導演只以最素樸的方式拍攝小鎮水俁,從1971年 持續紀錄了四十年漁民的苦難和鬥爭,影片中對弱勢與正義的關懷,奠定了他在日本紀錄片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更讓我流著淚一看再看。

土本典昭( Tuchimoto Noriaki, 1928~2008 )和小川紳介( Ogawa Shinsuke, 1936~1992 ),是日本戰後紀錄片史的兩座里程碑,並稱為「日本的良心」,他們的作品中對社會正義的主張,和對弱勢者始終如一的關懷,都對日本甚至是全世界的紀錄片工 作者產生深遠的影響。這些在地抗爭背後有太多雷同的困境,幾乎都是小鎮居民對抗國家機器的故事。成田機場最後還是蓋起來了,水俁症的受害者做過各種抗議, 事情仍被政府擱置了10年,也許正義無法當下實現,但紀錄片為歷史留下了真相,這些記錄片影響了整個世代,讓許多人能夠鼓起勇氣繼續走下去。

小川紳介導演曾說「紀錄片是一種精神,一種靠真實記錄的眼光和勇氣建立起來的力 量,來帶動社會中更多的人來思考和改變現狀」,身為環保運動的工作者也是紀錄 片的工作者,不論如何我都想要走訪這些紀錄片與社會運動的現場,到千葉縣三里塚的農村、熊本縣水俁鎮的漁村、以及目前日本仍然是抗爭進行中的地方,在旅行 中思考這些可敬的導演是如何面對人與土地?讓自己感受、觀察鏡頭背後的真實,親炙紀錄片中的土地、海洋,看看在當地生活的人們。

這是一場社會運動的歷史追尋之旅,這也是一次紀錄片影迷的朝聖之旅,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一起與我分享此行的一些心得與觀察。

講者自我介紹: 崔愫欣

曾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紀錄片工作者,2005年出版《貢寮,你好嗎?》紀錄片,2009年受到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畫]贊助,剛結束在日本為期兩個多月以社運與記錄片為主題的旅行,目前正在籌劃第二部反核紀錄片的拍攝...

從學生時代開始接觸環保運動,從中學習與實踐自己的理想,然後在環保團體工作任職,轉眼已歷十年。想要有一些沉澱與對未來的思考,今年初正式離職,開始人生中的大流浪,以及準備記錄片拍攝的計畫。

主題背景說明:

(1)日本紀錄片導演土本典昭的水俁系列紀錄片。

水 俁市為熊本縣最南端的城市。過去以日本四大公害病之一的水俁病的發生地而聞名,水俁病的成因為汞中毒,於1956年左右在水俁市附近發現,經查起源於 1908年日本窒素肥料(現已更名為窒素化學公司)設置水俁工廠以來,水俁市便依靠其開始快速發展。但該工廠長期將含有的甲基汞的廢水排入海中,造成海中 生物受到污染,居民又因為捕食海中魚類而造成水銀中毒,全市人口中約有四分之一受害。從1971年到1975年,日本紀錄片導演土本典昭拍攝的水俁係列紀 錄片,揭發公害現場與長期追蹤受害者的生活,影片中對弱勢與正義的關懷,奠定了他在日本紀錄片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

延伸閱讀:

● 海洋的守護者 – 土本典昭 http://souhim.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html

● 「大師紀念專題——土本典昭」座談會

http://movie.cca.gov.tw/files/15-1000-1124,c169-1.php

(崔愫欣、鄒燦陽、土本基子、游惠貞、張昌彥(從左到右)(2008TIDF提供))

(2)日本紀錄片導演小川紳介的三里塚系列紀錄片。

從 1967到1975年,紀綠片導演小川紳介拍攝了七部三里塚農民反對成田國際機場抗爭的電影,成為記錄片史上的經典之作,小川紳介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紀錄 片工作者。千葉縣的三里塚為日本成田機場所在地,原本是天皇的牧場。在1966年日本決定在此興建新機場開始,當地農民發起大規模且長期的反對成田機場抗 爭,一直到現在已經三十三年,這場反機場運動到如今還未結束,在規劃的跑道前端,還是有農民不願出讓土地,持續從事有機耕作。若不從機場興建與否判斷成敗 得失,或許可檢視這場運動到底為日本社會帶出什麼意義。


10月11日 抗爭三十年的三里塚舉行全國大集會



2009年12月4日 星期五

海洋的守護者 – 土本典昭



猶記得2004年的「宜蘭國際綠色影展」,上映了日本紀
錄片大師土本典昭的作品,這是台灣第一次請到這位大師蒞臨,並公開放映這位日本 70 年代的記錄片大師的電影。讓台灣人有幸在大銀幕上觀賞了以水俣病為主題的《海洋與月亮》、《水俣病-受害者的世界》、《不知火海》、《我的青春我的家-石川小百合水俣熱唱》等四部片。當時身為一個紀錄片的新兵與環境運動參與者的我,實在無法言喻在影片中所受到的震撼與感動。

土本典昭( Tuchimoto Noriaki, 1928~2008 )和小川紳介( Ogawa Shinsuke, 1936~1992 ),是日本戰後紀錄片史的兩座里程碑,並稱為「日本的良心」,雖然小川紳介的電影在台灣也不易看到,但因有書籍的流通,以及台灣紀錄片工作者的介紹與推動,相對於土本典昭而言,是比較多人知道的,也因此能有幸在台灣看到土本典昭的作品甚至親炙大師的丰采,真是一件極為珍貴難得的事。

2008年6月,大師因肺癌過世,留給世人無限的追思,於是2008年10月底舉辦的第六屆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規畫了「海洋的守護者:土本典昭紀念專題」,由土本夫人攜片來台,推出五部作品,藉此專題向這位弱勢的守護者致敬。 包括他最具代表性的《水俁病︰受害者的世界》,這是這位日本紀錄片大師的作品第二次在台灣放映。

土本典昭的作品以「水俁病」系列最為聞名,從1970年
代年開始,他持續拍攝了17部水俁系列紀錄片奠定了他在日本紀錄片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九洲水俁鎮的不知火海成為無比巨大的環境象徵。作品中對社會正義的主張,和對弱勢者始終如一的關懷,都對日本甚至是全世界的紀錄片工作者產生深遠的影響。此話絕非虛言,我記得2004年的「宜蘭國際綠色影展」上,受邀來台的美國紀錄片「解構企業」(The Corporation)製片兼導演Mark Achbar說,他也在看過土本典昭的作品後深受感動,甚至親自到拍攝地「不知火海」走了一趟,土本典昭的紀錄片的確成為許多年輕記錄片工作者的啟蒙。

汞污染導致的「水俁病」是環境公害史上極為著名的案例,相信許多人都聽過, 在日本更是放入教科書中國民皆知的事實,但是卻很少人知道,這些是用血淚爭取換來的,事件當初這是日本政府極力否認的一件醜聞,土本典昭在一九七一年拍攝的《水俁病︰受害者的世界》,以日本廿九個家庭控告日本窒素化學公司的事件為主軸。受害者家屬控訴化學公司排毒汙染,讓他們遭受失去親人的痛苦。片中許多人的父母、子女及兄弟姐妹被水俁病奪走生命甚至殘廢,解剖後的屍體,腦子裡長滿了黑色的突起物。當時患者和家屬希望厚生省給予協助,但政府卻選擇保護化學公司。

環境公害事件的背後,並不僅僅是私人公司的問題,土本典
昭指出日本戰敗後不久,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日本的許多工廠成為美國軍需物資的生產供應者,日本的工業也正因此復興。日本的化學工業走在了世界前列,當時的日本政府非常支持這樣的工業,因此當水俁鎮出現了汞污染後,學者的研究結果說確實有有毒物質,能夠使人致病,政府正式承認這一點卻是在污染事件發生的8年以後。如果當時立即採取措施,死亡人數只會有100多人,而非數千人,但事情被擱置了10年。雖然10年裏人們做過各種抗議,但政府的說法卻是,這兩者之間沒有必然的關係。

出現了這樣嚴重的污染事件,電視幾乎沒有報導,土本典昭
曾在訪問中表示:當時覺得有種責任感,報紙新聞不做的事情,我們去做。不能讓弱勢群體愈加弱勢—說是正義感也好,說自覺性也好,就是由此而來的吧。日本戰後高度快速的經濟發展,帶來了社會與環境的沉重代價,人們奮起反抗,拒絕成為社會快速發展中的犧牲品。像土本典昭和小川紳介這樣的導演拿起攝像機,和人們站在一起,憑著這樣的批判力與勇氣,土本典昭與他的團隊開始水俣病的影像調查,先後拍摄了《水俣病-患者的世界》(1971)、《水俣报告系列》(1973)、《水俣病起義——尋找生命意義的人們》(1973)、《醫學意義上的水俣病》(1974)、《不知火海》(1975)、《水俣日記》(1995)等 17 部紀錄片。不僅僅是在紀錄片的歷史上,也是在環境運動的歷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紀錄。

為拍攝影片,土本典昭和妻子搬到當地居住,不但觀察受害者的日常生活,也關注著這一片海洋,被稱為「水俣的土本」。除了對於水俣病患者的持續關心,當地漁民的生活與海洋的關係,也呈現在影像之中。從鏡頭下我們看到,1971年從窒素化學公司排出污水的百間排水口,一道汙濁的水流經廣闊的沙灘,緩緩地流入遠方的海中,成為令觀者難以忘懷的經典影像之ㄧ,依賴海洋維生的漁民,即使知道有毒,無法也不肯離開這一片大海,最後是由政府出錢將附近海域填平,而毒物無法消失,只能埋在地底。

土本典昭承認1990年代的他,對於「水俁病還沒結束」這個沉重的課題要如何解決,感到非常苦惱。多年以後,當他將當時粗剪的影片重新看過時,有了新的想法,因此我們也才能看到2004年他以70多歲高齡重新剪輯1995年拍攝的影像,完成了《水俁日記》這一部片,片中說道自水俁病被發現的40年之後,加害者開始正式道歉與賠償,患者終於被承認,得到了公民權,每一個人都在思考要如何在水俁這塊土地上生活下去,居民組成的組織在填海地第一次舉行了火節,為死去魚類的靈魂謝罪,填海地在當地居民眼中本是死者與魚類的墳場,這些情景引起了極大的震撼,各地開始紛紛有人帶來神像與紀念碑放置在當地,希望受害者安息,也有漁民發現潮間帶的生態在慢慢地恢復了,家屬開始試圖原諒化學公司的員工,海洋與人們的內心都在復甦當中……

因此當2007年土本典昭重返水俁,讓下一代的紀錄片工作者拍攝關於他的紀錄片「紀錄生命─土本典昭的作品與時代」,在鏡頭下,我們不能不訝異當年排出污水的百間排水口竟然是清澈的水色,開始有魚在其中悠遊,當年訪問的11歲孩童患者,現在已成為40多歲的成人,卻仍是為病痛所苦,歷史可以原諒卻不能忘記,土本典昭藉著一生的紀錄行動,持續對人與海洋的關注,讓這段歷史永遠留在人們的心中。



文/崔愫欣




舊文重貼
原刊登於台灣立報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