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3日 星期日

向前走還是向後走?


選舉結束的那一晚,接到一位高雄林園鄉的朋友來電,談的不是選舉,而是談起當地石化工業污染嚴重,但台灣現有的空氣污染與廢水標準太寬鬆,以致當地居民檢舉不易也求助無門,他憂心忡忡地想問該怎麼辦?我被問的啞口無言,因為這樣的問題我也常低頭自問,環境監測是需要長期追蹤研究的工作,環保團體卻因缺乏資源,即使做了,要不是沒錢將監測結果送到實驗室檢驗,要不就是不被官方承認,因為若非馬上死人,或發生立即可見的損害,企業與政府是不會輕易承認的,朋友感嘆,住在當地的純樸鄉民,從未有政府與學者爲他們的健康做流行病學調查,幾十年累積下去,難道要等到真的發病的那一天?那時再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說到這些第一線的環境運動常碰到的困難處,電話兩頭同時嘆了ㄧ口氣,朋友問可以推動立法院修法將標準提高嗎?隨即又苦笑說:現在應該不容易吧!沒想到說到最後,終於還是要談政治,其實豈只是現在,應該是向來都不容易吧!不過我不禁擔心未來情況可能更糟!


經濟發展論贏過一切?

為什麼說會更糟呢?這樣的憂心其實早在選前就可窺見端倪,這次大選的環境政策,兩黨雖然各自都寫了ㄧ堆白皮書,但看來也大同小異,實際上環境政策在大選中仍然被當作冷門議題,選前的交鋒只剩下一中市場和綠卡。

選舉結束,以為能從媒體的疲勞轟炸中休息一下,沒料到媒體又開始忙不迭地數落民進黨的敗選原因,像打落水狗一樣,只要是過往跟民進黨沾到邊的各項議題與價值,都被說得一文不值,彷彿國民黨標舉的一切價值,都因那七百六十五萬八七二四票而獲得無上成功,大聲宣稱自己才是正義的一方。但那個正義到底是什麼?這次大選的主軸,不可諱言的只有一種意識形態,那就是拼經濟,因此這次可說是經濟發展論贏過一切,其餘的種種都被拋在腦後,依照媒體的說法,好像台灣只要人人有錢賺就好,不管是用什麼方式?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

難道真的國民黨上台,台灣就會恢復從前經濟奇蹟時代的美好?這點無人敢保證,但我們擔心的是標舉經濟至上的台灣,會將過去好不容易進步的一點環境意識,又通通當作「投資障礙」。國民黨至今仍從未承認,過去因為經濟重於環境的施政,讓台灣付出沉重的環境代價,在野時也很少關心過環境問題,如今捲土重來,卻似乎有了ㄧ把拼經濟的尚方寶劍,令人憂心在未來的環境施政上會交出什麼樣的成績單?蘇花高是不是真的就要蓋了?核電廠是不是還要再多建幾座?開發案的環評應該更快通過?為了經濟是不是還要放任工業繼續污染?


回到街頭時代?

回顧民進黨這八年來的環保政績,也實在很難令環保團體滿意,一個曾以環保為號召的政黨,卻為了延續政權一步步妥協與變質,但平心而論,比起國民黨時代,民進黨還是好一些,也因此環保團體願意給予較高的評價,但我們希望的是更有魄力與決心的進步,就這點來說,民進黨讓人失望了。

但比起國民黨未來的表現,更讓人憂心的是民進黨基本價值的喪失,選前陳總統宣稱,為了避免台灣回到街頭時代,應該兩黨共治。國民黨既然比較會拚經濟,就由他們組閣來拚經濟和民生,但國家的主權、外交和安全,由民進黨的總統來看顧。一切都以振興經濟、政局安定為首要,但似乎有什麼東西被丟掉了?民進黨檢討這次敗選原因,到底是因為他不夠主流還是更像主流?是因為他不該改革還是改革不夠?這場選戰後的詮釋,才能讓我們看得出經過兩次的政黨輪替,台灣社會到底是向前走還是向後走?

一個只有經濟卻輕忽社會公平、環境正義、文化、人權等等價值的國家,真的是大家心中理想的國度嗎?民進黨選輸了,不代表任何人可以肆意將當初所提的各種進步價值一筆抹殺,那些是二十年來經由一次次的社會運動,無數受難者的血淚爭取而來,是台灣社會共同的民主資產,如果有權力者要危及這些基本價值,相信不論何時何地,都會有人走上街頭,這是誰都避免不了的。

看看眼前環保運動的困境,不管誰執政,未來都是一場硬戰,仍然要繼續爭取到底,不只政黨選輸要檢討,運動團體遇到挫折更要檢討,因為不管情況多糟,我們都還要繼續走下去!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崔愫欣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