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日 星期一

【台灣新力量】綠盟臉書反核 經濟部「非看不可」

很久沒更新了,來貼一篇跟綠盟有關的報導

這不是臉書行動主義,相反的,而是綠盟平常實在做了太多工作,但我們過於低調害羞(也是過於懶惰啦!),長久以來卻不知如何告訴更多關心議題的朋友們,無法讓更多的人來參與及支持我們的行動,實在很可惜,所以我們開始學習使用臉書、開始生產刊物、還有未來要上線的新網站,學習將冷門艱澀的文字轉化成圖案、照片以及簡短QA,感謝綠盟的團隊伙伴與志工們的辛勞,這些事情也是既好玩又充滿挑戰,讓更多的人起而行動吧!


「昨天刊出的新新聞,幫我們整理了這段時間綠盟在臉書經營和反核行動對照的大事紀,訪談內容寫得十分精彩仔細。雖然說是要了解 NGO 的網路宣傳策略,但是幫我們偷渡了超多綠盟在廢核議題上的觀點、論述和行動方案,真的非常感謝!

其實受訪時忘了特別說明,綠盟的粉絲頁之所以能夠有這麼高的討論量,最重要的還是因為關注粉絲頁的每位朋友的互動,包括「按讚」、「留言」、「分享」,這些才是真正增加我們與這些議題能見度最有效的方法。請大家繼續給我們支持、參與我們的行動與轉貼發文。

文章中提到台電核四預計追加的預算,這邊正確的數字和時間還不確定,目前放出的風聲紛亂,我們正緊追著相關消息,會在確定後第一時間整理給大家。」


新新聞雜誌2012-11-30 



【台灣新力量】綠盟臉書反核 經濟部「非看不可」


把零核概念傳播出去 把關注的人拉進來

311告別核電大遊行、貢寮音樂祭升起反核熱氣球、金馬獎星光大道上出現反核貼紙,綠盟透過臉書傳遞反核訊息,上萬粉絲關注、宣傳,要用更綠色的方法持續推動反核。

撰文:蘇鵬元

一個傳統的非政府組織(NGO),如何適應新科技,轉型以臉書做為主要宣傳管道?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簡稱綠盟)就是這樣一個例子。十一月十日,綠盟邀請法籍能源與核電政策專家麥可施奈德(Mycle Schneider)來台演講,並發公文邀請台電與經濟部派人到場,不過在演講舉行的三天前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因此綠盟在臉書上發布「緊急尋人啟事」文宣,要網友將訊息傳達給台電與經濟部。三天後,台電與經濟部的人員都默默到了演講會場,臉書宣傳奏效,文宣也讓人留下深刻印象。

其實綠盟成立臉書已經有兩年,不過大量用臉書行銷卻是最近半年多的事。臉書管理員、也是綠盟專案統籌吳銘軒提到,今年的三一一告別核電大遊行是綠盟第一次純粹只用臉書、網路宣傳,雖然少了實體宣傳,不過仍有超過六千人參與遊行,這樣的成果讓綠盟更重視臉書的經營。

小型活動 一點一滴凝聚人氣

說起綠盟,在台灣反核運動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前身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北分會早在一九九二年成立,當時就積極推動反核。到了二○○○年改名為綠盟,關注的議題包括反核與能源政策、反焚化爐與垃圾政策、河川保育三個面向上,尤其是反核運動。雖然碰到陳水扁片面宣布停建核四的粗糙政治操作,讓核四停工不到四個月就復工,嚴重打擊反核運動的士氣。不過改名後十多年來,綠盟推動反核並沒有停止,像是綠盟現任秘書長崔愫欣所拍攝《貢寮你好嗎?》反核紀錄片,從二○○五年開始全台巡迴放映;二○○九年,綠盟也在福隆東興宮廟口廣場舉辦「貢寮諾努客環境音樂會」,宣傳廢核四的理念。

對反核運動來說,福島核災可以說是關鍵的轉捩點,因為就連日本這樣強調安全的國家都無法確保核電安全,因此掀起全球的反核運動。在日本,從二○一一年三月底開始,首都圈反核電聯盟每周五都在日本首相官邸前抗議,村上春樹、大江健三郎、坂本隆一等日本作家、音樂家都參與反核。台灣也不例外,包括綠盟等一百多個團體二○一一年四月三十日在北、中、南、東發動向日葵廢核行動遊行,超過一萬五千人走上街頭。

除了大型的反核集會,綠盟也在臉書上發動一些小型的反核活動,像是在新北市政府舉辦的貢寮海洋音樂祭上升起反核熱氣球,在台上的表演團體如Suming舒米恩、Matzka樂團也分別貼上核電歸零貼紙與高舉反核毛巾;八月二十五日還邀請陳綺貞、林生祥、濁水溪公社等音樂人參加核電歸零音樂會。

對於其他團體的反核行動,像是導演柯一正和戴立忍發動的「我是人、我反核」快閃行動藝術,又或是今年國慶日由尖蚪咖啡負責人阿發所發起懸掛「反核,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旗幟,綠盟也會透過臉書把訊息分享出去。

經過一次次活動,綠盟的臉書粉絲人數已經超過一萬人。

即時互動 讓粉絲參與其中

對於臉書的經營,吳銘軒提到,每天頂多貼一到四則訊息,周末則因為傳播率比較低,所以不一定會貼訊息。而貼文的準則,只要是與核電有關的外電重要新聞都會分享,至於國內新聞則不一定,但是如果政治人物對核電有重大宣誓,這樣的訊息一定會分享,像是「如果是朱立倫說任內會怎樣怎樣的話,因為我們要把政治人物講的話都刻在牆壁上」。

該如何把臉書經營得有聲有色?吳銘軒提到臉書判斷訊息重要性的演算法:EdgeRank。臉書會針對Affinity(親和力)、Weight(加權)、Time Decay(時間)三個變數來判斷訊息的重要性,親和力就是判斷按讚數,按讚多,親和力的分數就高;加權的部分則是看訊息的重要性,臉書認為最重要的訊息是影片,接著是圖片、文字;而時間部分則是愈新的訊息分數愈高。瞭解臉書判斷訊息重要性的方法,自然可以將臉書經營得有聲有色。

「國外已經有很多教NGO怎麼經營臉書」,吳銘軒提到,「經營網站與臉書有幾個不一樣的關鍵。網站通常是用來更新自己的聲明稿、新聞稿,可是臉書比較像是溝通的工具。」因此,想要讓臉書的傳播更快,所發出的訊息應該比較像是直接在跟一個人講話。「我們希望能夠更頻繁地跟關注我們的人說我們現在在做什麼,讓粉絲真的參與這個議題,這樣我們就能把關注這些議題的人拉進來,才能讓NGO壯大。」

四個歸零 絕不是天方夜譚

回顧台灣的反核運動,在這個時間點可能是最有機會成功的時候,因為過去擁核的民眾開始對核電安全抱持疑慮。但是近期政治人物拿核四與天然氣的發電價格比較來談核四存廢問題,吳銘軒認為並不恰當,因為核四追加預算的無底洞,讓發電價格的估價沒有意義。

那該怎麼探討反核的問題?綠盟的文宣裡提到四個歸零:核災風險歸零、核四歸零、核廢料歸零、電力成長歸零。

第一:在全球十四個地震風險最高的核電廠中,台灣四座核電廠都上榜,只有廢核才能核災規零;

第二:核四今年追加的預算是五百六十三億元,這還不包括未來運轉與除役的費用,而如果現在停下來只要賠一百億元,核四是永遠填不滿的錢坑,所以核四要歸零;

第三:核一到核四總共會產生九十六萬桶核廢料,相當於十個蘭嶼儲存場,但是現在仍找不到安全的核廢料儲存地,為了安全,核廢料要歸零;

第四:台灣的工業用電費用是每度二‧四五元,比發電成本二‧八二元還便宜,而且工業用電量是民生用電量的三倍,不公義的工業電價補貼,才是造成台灣用電成長的元兇,其實台灣應該採行經濟成長但電力成長歸零的政策。

電力零成長的經濟成長政策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天方夜譚,不過吳銘軒舉了一個例子:「我們以前都覺得台灣人口會愈來愈多,垃圾會愈來愈多,垃圾怎麼可能零成長?可是現在垃圾是負成長,因為我們有很好的政策工具,因此政治的力量還是很大的。」

校園串連 讓老師上一堂反核課

吳銘軒提到,台灣其實很有本錢放棄核電,因為相較於高緯度的日本和歐洲,台灣的冬天不需要供應暖氣,沒有冬天的用電高峰需求。況且台灣目前的核電發電比率只占一六‧八五%,而近四年台灣電力的備用容量超過二○%,現在放棄核能發電,電力都夠用。

為了宣揚核電歸零的理念,最近,綠盟接觸很多大學教授,希望核電論述不再由核工專業壟斷。「我們想要讓願意加入串連行動的老師為反核做一件事,」吳銘軒提到,「老師可以在自己的教學領域上一堂與核電有關的課,例如數學老師在課堂上教學生算核電真實的成本、風險;地質學老師可以在課堂上教什麼樣的地質適合蓋核電廠,創造出新的反核論述方法。」

吳銘軒認為,核電裡面有太多太複雜的技術層次,可是在福島核災發生之後,核電可以論述的範圍不只是核工專業,還有社會的、生與死有關的哲學層次的問題,這些都很值得討論,而這也是核工專業的學者所不懂的。

在剛結束的金馬獎星光大道上,《女朋友‧男朋友》導演楊雅喆與演員張孝全、鳳小岳、張書豪、桂綸鎂都貼上了反核貼紙,綠盟也在第一時間將訊息放上臉書。近期,綠盟還開始募集兩百場以上的「重新思考零核電」全台巡迴講座,並推動十萬通廢核簡訊連署。綠盟推動的廢核活動還在持續下去。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