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8/30~9/1祝島反核紀錄短片暨邁向非核亞洲座談(北中南三場)



─聆聽最真誠的生命呼喊,來自日本瀨戶內海的聲音─




對日本社會運動有興趣的朋友



歡迎來聽聽日本反核第一線青年運動者的分享!




時間&地點:

台北場 8月30日 19:00~20:30

直走咖啡地下室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汀州路三段27巷18號)

(捷運台電大樓站1號出口,萊爾富巷內靠左直走)



台南場8月31日 19:00~20:30

a Room 房間咖啡
(台南市長榮路一段234巷17號 )


台中場 9月1日 19:00~20:30

東海和平咖啡館
(台中縣龍井鄉新興路55巷12號 )


講者:富田貴史

座談會主持人:崔愫欣(紀錄片「貢寮,你好嗎」導演)


講者介紹:

富田貴史。1976年於日本千葉縣出生。現居住京都府。曾經在日本全國各地舉辦著名記錄片導演鎌仲瞳的作品「六所村狂想曲」上映會達120場。能源問題、 金錢問題、曆法的未來等主題的學習會講師兼主持人。現在擔任鐮仲導演的新作品「蜜蜂的拍翅聲與地球的回轉」之廣告‧宣傳一職。期許核能及核武的放射能污 染,極其污染所帶來的苦痛能早日獲得解決的部落格【RadioActive】正在持續發布最新資訊。著書「為了與我連結的生命們


影片放映:祝島反核紀錄短片「Peace One Earth,SAVE THE OCEAN,STOP!上關原發」放映25分鐘,攝影富田貴史。



【講者的話】

你知道嗎?核能發電廠的核燃料「鈾」,是從澳洲原住民族以及美國印第安族的土地開採而來的。原住民世代居住的大地被放射能污染,他們卻無力抵擋入侵者的鐵蹄。

你知道嗎?鈾礦的廢渣,竟被製作成最惡毒的貧化鈾彈。伊拉克的戰場上,有多少孩子因此失去性命?

你知道嗎?日本的山口縣,有一座浮在瀨戶內海上的小島,已經堅持反核28個年頭。但無情的電力公司,仍然執意把核電廠蓋在離小島不到4公里遠的對岸上。

核能是全世界共同的問題。非核家園的實現,必須仰賴超越國界的連結。透過這次的跨國上映會,希望能讓我了解到台灣的現狀,我將在回國後把台灣的實情傳達給 日本朋友。另外我也想告訴各位一個重要的訊息:日本山口縣上關町的外海─瀨戶內海上,有一座名為祝島的小島。他們堅守自古流傳的傳統文化,拼死抵抗外來者 的蠻橫開發。希望同為島國的台灣朋友們也能一起體會祝島人的勇敢與辛酸,並喚起潛藏於心靈深處的島人意識。如果我們能阻止上關核電廠興建,今後在日本將難 再有新的核電計畫出現。如果我們能在台灣落實非核家園的理想,相信全亞洲也會重新省思這股核能風潮,停止增設新的核電廠。

希望能藉由分享這些意識,與各位有良好互動。上映會當天,我會說明上關核電計畫的來龍去脈,以及當地的運動歷史。另外我也想向各位介紹,全世界採納已自然能源為主的能源政策的具體實例,打破核能復甦的迷思。

(富田貴史寫于2010/8/2)


請按此報名參加



主辦單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02-23653862
協辦單位台灣南方影像學會


[2010諾努客NoNuke]829行動宣傳片(走唱隊與文化行動版)




音樂:諾努客走唱隊 2010/7/18 澳底辦桌 現場錄音

核四廠起火跳電事件問題不斷,
插入燃料棒正式運轉後會產生多大的傷害?

以RULES團隊為中心群聚的少年郎及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發起了一連串的[諾努客文化行動] ;

其中,[諾努客走唱隊]到貢寮鄉間走唱十天,
聽見當地二十年的反核歷史,
也看到居民們對核四正式運轉的憂慮及深沈無力感。

過去貢寮人堅持了二十多年,
如今,我們不該再讓他們孤單面對政商糾結的核四怪獸,
而該讓台灣社會共同承擔這歷史共業!

8/29這一天我們邀請你來創造歷史,與走唱隊一起到貢寮參加諾努客,
成為台灣首次反核人鍊的一份子!
讓我們一起向努客先生說NO,大聲的喊出:


停止核燃料裝填,反對核工業復興!

活動內容:

13:00~16:00諾努客之在地環境市集+諾努客環境音樂會
16:00~18:00反核人鍊大集結
18:00~19:00神秘最終場!!

(邀請樂團:幹不需要理由、吳志寧、黑手那卡西、日本反核好朋友--Namiho&富田貴史、諾努客走唱隊、狼煙行動聯盟-巴奈&那布)


FB活動頁面


諾努客BLOG

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2010諾努客NoNuke] 諾努客829行動宣傳片(核災版)

原來,反核的路並不孤單(紀錄片赴日放映)


■陳炯霖

貢寮反核的故事 在日本關西遍地開花!2010年7月到8月,日本關西地區舉行了6場參加者合計約100人的《貢寮,你好嗎?》放映會。一部台灣反核紀錄片為何能在日本關 西遍地開花?這股觀看的力量是如何被凝聚?話要從今年4月底於台灣舉行的「亞太綠人大會」,一群與貢寮/核四邂逅的日本綠黨縣市議員開始說起。

■大阪朱夏上映會照片。 (圖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日本綠黨邀請紀錄片赴日放映

日本綠黨成員在大會前一天連袂訪問貢寮,十幾名議員們站在鹽寮海濱公園的抗日紀念碑前,眼前不到2百公尺處就是日本運來的核能機組所建成的核四,而地方反核自救會幹部吳文通及林勝義,就站在他們眼前訴說著20幾年來的血淚史。

議 員們個個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這個核電廠帶給他們太大的震撼,甚至一位市議員,看到核四破舊不堪還缺角的圍牆時,憂慮著對我說:「這真的是已經完工9 成、準備啟用的核電廠嗎?你有看到圍牆那裡缺一角嗎?好像隨便一隻阿貓阿狗都可以翻牆進去一樣。幸好這裡還沒插入核燃料棒運轉,如果它一運轉,下次我可是 不敢來了。」

當然,4月底時我們都還不知道,核四已經在3月底發生過了令人毛骨聳然的主控室起火事件。到底是日本議員的眼光敏銳,一看外圍狀況就知道裡面不對,還是核四工程的低劣品質,是任何一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呢?

回 到日本後,這些熱心的議員及日本綠黨工作人員馬上幫忙聯絡各界人士,一下子敲定了從7月14日到8月7日,連續5週6場的《貢寮,你好嗎?》紀錄片上映 會,而我則受邀當主講人,負責講解核四這兩年的最新現況。透過這一連串的上映會,也可讓台灣民眾認識到許多來自日本市民的憂慮及關心。

市民對台灣核電的憂慮及關心

7 月14日京都精華大學視聽教室放映會場,一名女學生微微顫抖地說:「為什麼他們可以輕易拿走人家的漁業權?為什麼會允許這些事情發生?我實在不懂,這些人 不懂得什麼叫尊重。」而一名台灣留學生在7月17日京都出町柳風之音放映會則說:「我雖然是從台灣來的,卻和在場的各位一樣無知。我根本不知道貢寮那裡發 生了什麼事。海洋音樂祭我去過幾次,卻從來沒有在意過核四的存在……這部片,讓我的價值觀徹底改變。」

綠黨工作人員看片後表示:「日本一路 發展核能工業過來,結果卻影響了亞洲各國的能源政策,導致各國紛紛選擇擁核。身為日本人的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同樣的悲劇在亞洲各國上演。必須要從市民開 始發聲,讓當權者知道我們要的是安心的自然能源。我相信,如果日本的政策改變,也會使亞洲重新思考核能利用的必要性。我們的未來掌握在自己的手裡!」

還有曾經參訪過核四工地的日本阿伯,來到7月24日大阪中崎町朱夏放映會說:「我曾與自救會成員有過一面之緣,也看過開工前夕的貢寮海岸。今天雖然聽到核四即將完工的消息,但也聽到了『諾努客』這一群年輕人的新力量,令我備感欣慰。請大家繼續加油,不要放棄。」

同 一會場,表演日本傳統紙畫劇的小Gan,以紙畫表演傳達了他對核電的想法:「電力公司來到了一個小漁村,告訴他們核電廠可以帶來大筆財富。誰知道核電的回 饋金全被拿去蓋成了漂漂亮亮的活動中心及鄉公所。失去生計、又不想在危險的核電廠工作的漁民們,一個個離開了家鄉。這個悲劇在日本重複上演了17次(註: 日本有17所核電廠,近55座機組)。最後,再也沒有人願意讓核能設施蓋在自己的家了。但是核電廠商很聰明,這一次,他們開始轉向海外宣傳核電的美好,而 那一站就是台灣……。」

■紙畫劇師小GAN前來共襄盛舉,在會場附近的鬧區梅田表演紙畫劇《核電太郎》。 (圖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7 月31日大阪吹田市桃之家放映會,來了為一位與台灣淵源深厚的女士,說:「我的爸爸出生在戰前的花蓮。我曾經跟著爸爸住過高雄、台中、台北等地。對台灣有 很深刻的感情。但是我卻完全不知道,離首都台北這麼近的地方,竟然有這麼多核能發電廠。日本政府雖然高舉核電旗幟,卻怎麼說也不敢把核電建在離東京這麼近 的地方。日本的政治家雖然也沒好到哪去,但我覺得台灣的政治家完全沒有考慮到台灣的永續發展,更缺乏對核災的認識。看到這個擁有我太多兒時記憶的寶島變成 這樣,真的很心痛。」

一位曾參加日韓青年千里反核苦行的年輕人說:「3年前,一群日韓青年們一起徒步探訪日本從南至北的核能設施。1年前,兩國的青年們一起在韓國進行和平巡禮。下一次,我想應該去台灣看一看。日台韓青年必須串連,以抵抗跨國權利集團的剝削。」

影片也使觀片者反省自身,8月1日神戶sala santi(和平房間),一位阿伯說:「發生在台灣的事情很過份。日本人必須認清這些事實,並從改變自己的生活開始做起。當一種綠色能源模式在日本開始形成之後,相信亞洲也會隨之改變。」

8 月7日大阪府泉南市樽井市公民館一位叔叔也說:「我也曾參與日本的各種反核運動。傳統漁農小村對抗核電權利集團的故事,並不會因國家不同而有所改變。我想 說的是,雖然日本政府大力鼓吹核電發展,但其背後卻有數不清的市民正在抵抗,試著改變這種社會氣氛。希望台灣的各位能再度認清核能利用帶給人類的影響,也 請反核人士們不要覺得孤單。在這個核能大國裡,也有像我一樣的同伴。」

核四趕工與車諾比事故的相似性

日本朋友也提供驚人消息,台灣只因行政院長一聲令下,就被迫必須趕在明年完工的核四,與發生人類史上最慘烈核安事故的前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竟然有許多相似之處。

1983 年車諾比核電廠已有3座原子機組運轉,而正在興建中的四號機工程進度卻大幅落後,核電廠廠長普力烏哈諾夫不敢表明工程延誤的事實,且適逢12月22日核能 工業紀念日,蘇聯政府希望機組能趕在這個國家紀念日完工。於是電廠不計一切手段,變更原本設計及材料,終於趕在當日完工。接下來,竟又省略許多必須的安全 測試,趕在隔年3月27日商業運轉。事後,廠長及大半主管獲得表揚及獎金,當時卻任誰也無法料到,這座核電廠日後竟引起震撼世界的大慘劇。

1986年4月26日,車諾比電廠4號機在機組測試中失控爆炸。釋放出來的高幅射能污染了全北半球。486個村莊毀滅,40萬人失去自己的故鄉。幅射污染的後遺症及不當的污染處理,使被害者至今已高達近5百萬人。

事 故發生至今已26年。直到現在,事故現場30公里圈範圍還是禁止人類居住。看到這些血淋淋的教訓,再想想曾經在2008年爆發擅自變更設計、控制室也曾經 被颱風滅頂,如今事故頻傳,卻一樣背負著「上級命令」趕工運轉的核四,真的可以啟動嗎?日本朋友的關心及憂慮不是沒有原因,因為他們還記得車諾比核電廠事 故造成的影響。

829諾努客人鍊行動需要你參加

每年4月26日,日本各地都會有車諾比事故的紀念活動,甚至一直到事發 21年後的2007年,還有當紅偶像團體SMAP的中居正廣擔任主持人的娛樂節目,鉅細靡遺地介紹事故真相。反觀台灣,1986年是資訊封閉的威權年代, 現在則是打開電視,就有看不完的政治口水戰。到底還有誰在認真思考核安問題?又有誰持續在乎包圍著台北城的三座核能發電廠呢?

今年8月29日,環保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將發起一場包圍核四廠的「諾努客人鏈行動」,呼籲全民重視核四即將啟動運轉和內部嚴重的核安問題。在日本走訪了許多地方,看到日本人為了台灣如此焦慮,我想,這一次該是台灣人好好思考核能、站出來關心核四電廠的時候到了。

829下午一點,在貢寮澳底的仁和宮除了人鏈行動外,也有環境音樂會及在地市集等活動舉行,另外,還有數名日本朋友趕來台灣參加,更有無數韓國、菲律賓等亞洲綠人大會友人在各自國度同樣關心。讓我們手牽手,串連亞洲,一起向危險的核電廠及禍害無窮的核能說NO!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2010年8月16日 星期一

829諾努客音樂祭 反核人鏈大集結


爭議多年的核四廠工程已進入最後關頭,政府宣布希望核四明年正式商轉,成為「建國百年大禮」,若要達到這項目標,勢必要在今年底前把核燃料棒裝填進反應爐試運轉。

但 核四工程設計與施工不良,近一年來,在運轉前測試階段過程中就頻頻出事,預算也不斷追加;尤其台電對於核四廠今年上半年所發生的多起火災、斷電等重大核安 事件,都沒有負責任的詳盡公開回應,一貫老大作風,草率處理核電安全的行為,更加令人擔憂。當年反核人士提出的警語仍然歷歷在目,隨著工程進行中發生的事 件問題,一切如同災難預言般,一步步成真。

諾努客2年 台灣反核22年

去年2009年夏天,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與「鐵馬影展」合作,結合貢寮在地社區組織,在福隆海灘旁的東興宮廣場舉辦第一次的諾努客藝文祭,一群堅持抵抗的諾努客們用音樂團結大家的心,吸引許多貢 寮當地人和外地年輕人參與。貢寮諾努客音樂會、鐵馬影展與在地市集──這是首次把影展和音樂會以這樣的形式拉到貢寮,是更貼近貢寮人文精神與社區歷史的在 地藝文活動。

■以青年文化行動者為主體成立的諾努客走唱隊,從7月10日開始到貢寮,藉由「走唱」的形式,在卯澳、馬崗、龍門、貢寮、澳底,連續10幾天巡迴社區表演,表達對在地居民及反核運動的支持。 (圖片來源/NONUKE諾努客facebook粉絲頁)

這 幾年規模龐大、商業包裝過多的貢寮海洋音樂祭,徹底逃避與抽離了貢寮現地問題,無法真實面對核四廠帶來的影響。有別於海洋音樂祭,諾努客藉由音樂、電影等 藝文活動,邀集長期關注土地、環境問題的樂團和樂手,以小而美的音樂會形式,用美妙音樂傳達環境保護理念,讓貢寮重新發現家鄉的美,喚起大眾對於當地環境 議題的重視與反省,也帶給反核士氣已低迷很久的貢寮鄉親很大的溫暖。

今年夏天我們再度發起了一系列以諾努客為名的文化行動,由綠色公民行動 聯盟、直走咖啡經營團隊Rules及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發起,以青年文化行動者為主體成立的諾努客走唱隊,從7月10日開始到貢寮,藉由「走唱」的形式, 在卯澳、馬崗、龍門、貢寮、澳底,連續10幾天巡迴社區表演,表達對在地居民及反核運動的支持。

聲稱核電為替代化石能源的核能支持論者,常 說核能是一種「乾淨能源」。然而,當裝有輻射污染物的核廢料桶不在遙遠的蘭嶼,反而在台北市鬧區街頭出現身,您會怎麼想?8月初有幾天的午後,諾努客行動 小組選在台北市區忠孝復興站、西門町等街頭,以核廢料桶侵入公共領域,作為創意「核廢料桶恐怖份子」行動,試探街頭民眾對於核能安全的觀感,並揭露台電從 未有核廢料永久處置方案的核安漏洞。

「核廢料桶恐怖份子」創意街頭行動接續在諾努客走唱隊之後,在人口最密集、用電量最多的台北市展開,以刻意安排的突發事件刺激民眾思考核能安全問題,也更尖銳地對台電提出諷刺與質疑,在反核四的聲勢沉寂多年以後,核四運轉帶來的危險已近在眼前。

停止核燃料裝填 反對核復興

目前,我們的核能政策嚴重倒退,2008年政黨輪替之後,好不容易爭取到的非核家園,竟被全盤推翻。除了核四廠為了政績,不顧安全而趕工運轉之外,核一、核二也計畫延役,政府更公佈未來計畫新建核能機組,低階核廢料儲存場卻仍未獲得民眾同意。

為 何我們非得要選擇這樣昂貴、高風險且問題重重的核電廠?能源選擇絕不只一種,我們要的是真正永續與環保的綠色節能與再生能源,核能絕不是唯一與優先的選 項,我們可以向核能說不!反核從來就不只是一鄉一地的事,核能的擴散與污染是攸關全台灣、攸關全球的環境問題,我們不該再讓貢寮孤單面對政商糾結下的核四 怪獸,而該是讓台灣社會一起來承擔這個歷史共業。

為了抗議核四廠不顧安全趕工運轉;抗議政府延長核一、核二廠的運轉年限;抗議政府選擇偏遠 的原民部落做為核廢料場,今年8月29日除了持續舉辦音樂會與在地市集外,當天也將舉辦拒絕核能危害的反核人鏈示威活動,希望聚集千人到核四廠圍牆旁排成 抗議人鏈,表達「諾努客No Nuke」的非核之聲。

反核運動是一種對於能源政策與環境的反思,是一股堅持友善能源、環境正義的力量,我們都是20年反核歷史的一部分,8月29日這一天我們更邀請大家來創造歷史,到貢寮來參加諾努客,成為台灣首次反核人鏈的諾努客一份子!



註: 反核人鏈的發想是來自於今年4月24日,超過12萬德國民眾在德北部地區漢堡附近兩座核電廠之間的反核集會,他們以手拉手拉起一個長達120公里的人鏈。 這是德國1980年代以來最大的反核示威活動,示威者包括各個社會階層和年齡層,目的是反對核電延役,抗議該國政府打算為17座運轉中的核能電廠進行延役 計畫。類似的反核示威遊行在同時間內也在其他歐洲國家上演。在法國,數百名示威者在多個城市遊行,抗議政府計劃興建新的核電廠。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林學淵)


本文刊登於台灣立報


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

【紀錄片與社運的追尋之旅】旅行圖文展照片






展期:7/7~8/18(2:00pm-10:00pm週二休息)

地點:直走咖啡 地下基地(台北市中正區汀州路三段27巷18號)

電話:02-2365-7303

主辦:崔愫欣、RULES團隊、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

攝影:凃又文

策展人:羅仕東、徐建宇


一趟社運的修業旅行、一場紀錄片的追尋、一次有「目的性」的流浪。

一直想要走訪這些經典社運紀錄片的現場,讓自己感受、觀察鏡頭背後的真實,親炙紀錄片中的土地、海洋,看看在當地生活的人們。從日本千葉縣三里塚的農村,到熊本縣水俣鎮的漁村,以及在日本仍然是抗爭進行式的核電廠旁與貢寮相似的祝島漁村…。

感謝雲門流浪者計畫的支持,讓我在日本進行了兩個半月的旅行,身為一個環保團體與紀錄片的工作者,這不但是一趟社運的修業旅行、是一場紀錄片的追尋,更是一次有「目的性」的流浪,讓我重新思考與觀察社會運動給人們帶來的影響。


崔愫欣個人簡介:

現職:紀錄片工作者、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綠黨中執委

曾任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雲門流浪者計畫第五屆獲選者

作品:紀錄片「貢寮你好嗎?」 曾獲2004年宜蘭國際綠色影展─觀眾最佳票選 、第二十七屆金穗獎最佳紀錄DV、2004南方影展 、2005地方誌影展優選作品、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韓國首爾綠色影展




延伸閱讀:

海洋的守護者 – 土本典昭



猶記得2004年的「宜蘭國際綠色影展」,上映了日本紀
錄片大師土本典昭的作品,這是台灣第一次請到這位大師蒞臨,並公開放映這位日本 70 年代的記錄片大師的電影。讓台灣人有幸在大銀幕上觀賞了以水俣病為主題的《海洋與月亮》、《水俣病-受害者的世界》、《不知火海》、《我的青春我的家-石川小百合水俣熱唱》等四部片。當時身為一個紀錄片的新兵與環境運動參與者的我,實在無法言喻在影片中所受到的震撼與感動。


祝島的一千個傍晚 —反核之島抗爭記實


回 想起第一次來到祝島,那是2006年【貢寮你好嗎】這部反核紀錄片在日本巡迴的其中一站,身為作者的我與片中主角--貢寮反核自救會的吳文通,在一個寒冷 的冬夜放映會上,感受到了這個島上溫暖的人情與堅強的決心,是我們從未在任何放映場合感受到的強大力量,也因此讓我萌生了如果要了解日本的反核運動,如果 要了解那二十七年反對運動的背後有著什麼樣的精神,我一定要再到祝島去看看......


NO NUKES FESTA 2009 日本反核大集會現場觀察



夏末的氣溫開始有點涼意,在時晴時雨的天氣下,所有人一邊躲雨,一邊為了這一天的工作著手準備,場中流動著輕快明朗的氣氛,我是第一次參與日本社會運動的大型集會,會場的種種設計與佈置,都讓我這個台灣人倍感新鮮,趕緊拿起器材拍攝與記錄下來。

這 是日本六年一次的全國性反核大集會,上個月在台灣時,收到非核亞洲論壇的刊物,才知道這次集會的消息,原本以為只是一場小型活動,上網研究相關訊息後,才 發現活動設計中有園遊會、音樂會、研討會、室外演講以及一場東京市內的遊行,規模頗大。我有幸恭逢其盛,看著陸續進場的的各地組織工作者,心知這真是一次 難能可貴的學習與觀摩。


從貢寮到祝島 社會運動的路上不孤單

在雲門「流浪者計畫」補助下,2009年8月飛往日本展開「目的性」的流浪:日本環保議題考察。



R0010316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