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6日 星期一

829諾努客音樂祭 反核人鏈大集結


爭議多年的核四廠工程已進入最後關頭,政府宣布希望核四明年正式商轉,成為「建國百年大禮」,若要達到這項目標,勢必要在今年底前把核燃料棒裝填進反應爐試運轉。

但 核四工程設計與施工不良,近一年來,在運轉前測試階段過程中就頻頻出事,預算也不斷追加;尤其台電對於核四廠今年上半年所發生的多起火災、斷電等重大核安 事件,都沒有負責任的詳盡公開回應,一貫老大作風,草率處理核電安全的行為,更加令人擔憂。當年反核人士提出的警語仍然歷歷在目,隨著工程進行中發生的事 件問題,一切如同災難預言般,一步步成真。

諾努客2年 台灣反核22年

去年2009年夏天,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與「鐵馬影展」合作,結合貢寮在地社區組織,在福隆海灘旁的東興宮廣場舉辦第一次的諾努客藝文祭,一群堅持抵抗的諾努客們用音樂團結大家的心,吸引許多貢 寮當地人和外地年輕人參與。貢寮諾努客音樂會、鐵馬影展與在地市集──這是首次把影展和音樂會以這樣的形式拉到貢寮,是更貼近貢寮人文精神與社區歷史的在 地藝文活動。

■以青年文化行動者為主體成立的諾努客走唱隊,從7月10日開始到貢寮,藉由「走唱」的形式,在卯澳、馬崗、龍門、貢寮、澳底,連續10幾天巡迴社區表演,表達對在地居民及反核運動的支持。 (圖片來源/NONUKE諾努客facebook粉絲頁)

這 幾年規模龐大、商業包裝過多的貢寮海洋音樂祭,徹底逃避與抽離了貢寮現地問題,無法真實面對核四廠帶來的影響。有別於海洋音樂祭,諾努客藉由音樂、電影等 藝文活動,邀集長期關注土地、環境問題的樂團和樂手,以小而美的音樂會形式,用美妙音樂傳達環境保護理念,讓貢寮重新發現家鄉的美,喚起大眾對於當地環境 議題的重視與反省,也帶給反核士氣已低迷很久的貢寮鄉親很大的溫暖。

今年夏天我們再度發起了一系列以諾努客為名的文化行動,由綠色公民行動 聯盟、直走咖啡經營團隊Rules及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發起,以青年文化行動者為主體成立的諾努客走唱隊,從7月10日開始到貢寮,藉由「走唱」的形式, 在卯澳、馬崗、龍門、貢寮、澳底,連續10幾天巡迴社區表演,表達對在地居民及反核運動的支持。

聲稱核電為替代化石能源的核能支持論者,常 說核能是一種「乾淨能源」。然而,當裝有輻射污染物的核廢料桶不在遙遠的蘭嶼,反而在台北市鬧區街頭出現身,您會怎麼想?8月初有幾天的午後,諾努客行動 小組選在台北市區忠孝復興站、西門町等街頭,以核廢料桶侵入公共領域,作為創意「核廢料桶恐怖份子」行動,試探街頭民眾對於核能安全的觀感,並揭露台電從 未有核廢料永久處置方案的核安漏洞。

「核廢料桶恐怖份子」創意街頭行動接續在諾努客走唱隊之後,在人口最密集、用電量最多的台北市展開,以刻意安排的突發事件刺激民眾思考核能安全問題,也更尖銳地對台電提出諷刺與質疑,在反核四的聲勢沉寂多年以後,核四運轉帶來的危險已近在眼前。

停止核燃料裝填 反對核復興

目前,我們的核能政策嚴重倒退,2008年政黨輪替之後,好不容易爭取到的非核家園,竟被全盤推翻。除了核四廠為了政績,不顧安全而趕工運轉之外,核一、核二也計畫延役,政府更公佈未來計畫新建核能機組,低階核廢料儲存場卻仍未獲得民眾同意。

為 何我們非得要選擇這樣昂貴、高風險且問題重重的核電廠?能源選擇絕不只一種,我們要的是真正永續與環保的綠色節能與再生能源,核能絕不是唯一與優先的選 項,我們可以向核能說不!反核從來就不只是一鄉一地的事,核能的擴散與污染是攸關全台灣、攸關全球的環境問題,我們不該再讓貢寮孤單面對政商糾結下的核四 怪獸,而該是讓台灣社會一起來承擔這個歷史共業。

為了抗議核四廠不顧安全趕工運轉;抗議政府延長核一、核二廠的運轉年限;抗議政府選擇偏遠 的原民部落做為核廢料場,今年8月29日除了持續舉辦音樂會與在地市集外,當天也將舉辦拒絕核能危害的反核人鏈示威活動,希望聚集千人到核四廠圍牆旁排成 抗議人鏈,表達「諾努客No Nuke」的非核之聲。

反核運動是一種對於能源政策與環境的反思,是一股堅持友善能源、環境正義的力量,我們都是20年反核歷史的一部分,8月29日這一天我們更邀請大家來創造歷史,到貢寮來參加諾努客,成為台灣首次反核人鏈的諾努客一份子!



註: 反核人鏈的發想是來自於今年4月24日,超過12萬德國民眾在德北部地區漢堡附近兩座核電廠之間的反核集會,他們以手拉手拉起一個長達120公里的人鏈。 這是德國1980年代以來最大的反核示威活動,示威者包括各個社會階層和年齡層,目的是反對核電延役,抗議該國政府打算為17座運轉中的核能電廠進行延役 計畫。類似的反核示威遊行在同時間內也在其他歐洲國家上演。在法國,數百名示威者在多個城市遊行,抗議政府計劃興建新的核電廠。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林學淵)


本文刊登於台灣立報


沒有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