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原來,反核的路並不孤單(紀錄片赴日放映)


■陳炯霖

貢寮反核的故事 在日本關西遍地開花!2010年7月到8月,日本關西地區舉行了6場參加者合計約100人的《貢寮,你好嗎?》放映會。一部台灣反核紀錄片為何能在日本關 西遍地開花?這股觀看的力量是如何被凝聚?話要從今年4月底於台灣舉行的「亞太綠人大會」,一群與貢寮/核四邂逅的日本綠黨縣市議員開始說起。

■大阪朱夏上映會照片。 (圖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日本綠黨邀請紀錄片赴日放映

日本綠黨成員在大會前一天連袂訪問貢寮,十幾名議員們站在鹽寮海濱公園的抗日紀念碑前,眼前不到2百公尺處就是日本運來的核能機組所建成的核四,而地方反核自救會幹部吳文通及林勝義,就站在他們眼前訴說著20幾年來的血淚史。

議 員們個個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這個核電廠帶給他們太大的震撼,甚至一位市議員,看到核四破舊不堪還缺角的圍牆時,憂慮著對我說:「這真的是已經完工9 成、準備啟用的核電廠嗎?你有看到圍牆那裡缺一角嗎?好像隨便一隻阿貓阿狗都可以翻牆進去一樣。幸好這裡還沒插入核燃料棒運轉,如果它一運轉,下次我可是 不敢來了。」

當然,4月底時我們都還不知道,核四已經在3月底發生過了令人毛骨聳然的主控室起火事件。到底是日本議員的眼光敏銳,一看外圍狀況就知道裡面不對,還是核四工程的低劣品質,是任何一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呢?

回 到日本後,這些熱心的議員及日本綠黨工作人員馬上幫忙聯絡各界人士,一下子敲定了從7月14日到8月7日,連續5週6場的《貢寮,你好嗎?》紀錄片上映 會,而我則受邀當主講人,負責講解核四這兩年的最新現況。透過這一連串的上映會,也可讓台灣民眾認識到許多來自日本市民的憂慮及關心。

市民對台灣核電的憂慮及關心

7 月14日京都精華大學視聽教室放映會場,一名女學生微微顫抖地說:「為什麼他們可以輕易拿走人家的漁業權?為什麼會允許這些事情發生?我實在不懂,這些人 不懂得什麼叫尊重。」而一名台灣留學生在7月17日京都出町柳風之音放映會則說:「我雖然是從台灣來的,卻和在場的各位一樣無知。我根本不知道貢寮那裡發 生了什麼事。海洋音樂祭我去過幾次,卻從來沒有在意過核四的存在……這部片,讓我的價值觀徹底改變。」

綠黨工作人員看片後表示:「日本一路 發展核能工業過來,結果卻影響了亞洲各國的能源政策,導致各國紛紛選擇擁核。身為日本人的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同樣的悲劇在亞洲各國上演。必須要從市民開 始發聲,讓當權者知道我們要的是安心的自然能源。我相信,如果日本的政策改變,也會使亞洲重新思考核能利用的必要性。我們的未來掌握在自己的手裡!」

還有曾經參訪過核四工地的日本阿伯,來到7月24日大阪中崎町朱夏放映會說:「我曾與自救會成員有過一面之緣,也看過開工前夕的貢寮海岸。今天雖然聽到核四即將完工的消息,但也聽到了『諾努客』這一群年輕人的新力量,令我備感欣慰。請大家繼續加油,不要放棄。」

同 一會場,表演日本傳統紙畫劇的小Gan,以紙畫表演傳達了他對核電的想法:「電力公司來到了一個小漁村,告訴他們核電廠可以帶來大筆財富。誰知道核電的回 饋金全被拿去蓋成了漂漂亮亮的活動中心及鄉公所。失去生計、又不想在危險的核電廠工作的漁民們,一個個離開了家鄉。這個悲劇在日本重複上演了17次(註: 日本有17所核電廠,近55座機組)。最後,再也沒有人願意讓核能設施蓋在自己的家了。但是核電廠商很聰明,這一次,他們開始轉向海外宣傳核電的美好,而 那一站就是台灣……。」

■紙畫劇師小GAN前來共襄盛舉,在會場附近的鬧區梅田表演紙畫劇《核電太郎》。 (圖文/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7 月31日大阪吹田市桃之家放映會,來了為一位與台灣淵源深厚的女士,說:「我的爸爸出生在戰前的花蓮。我曾經跟著爸爸住過高雄、台中、台北等地。對台灣有 很深刻的感情。但是我卻完全不知道,離首都台北這麼近的地方,竟然有這麼多核能發電廠。日本政府雖然高舉核電旗幟,卻怎麼說也不敢把核電建在離東京這麼近 的地方。日本的政治家雖然也沒好到哪去,但我覺得台灣的政治家完全沒有考慮到台灣的永續發展,更缺乏對核災的認識。看到這個擁有我太多兒時記憶的寶島變成 這樣,真的很心痛。」

一位曾參加日韓青年千里反核苦行的年輕人說:「3年前,一群日韓青年們一起徒步探訪日本從南至北的核能設施。1年前,兩國的青年們一起在韓國進行和平巡禮。下一次,我想應該去台灣看一看。日台韓青年必須串連,以抵抗跨國權利集團的剝削。」

影片也使觀片者反省自身,8月1日神戶sala santi(和平房間),一位阿伯說:「發生在台灣的事情很過份。日本人必須認清這些事實,並從改變自己的生活開始做起。當一種綠色能源模式在日本開始形成之後,相信亞洲也會隨之改變。」

8 月7日大阪府泉南市樽井市公民館一位叔叔也說:「我也曾參與日本的各種反核運動。傳統漁農小村對抗核電權利集團的故事,並不會因國家不同而有所改變。我想 說的是,雖然日本政府大力鼓吹核電發展,但其背後卻有數不清的市民正在抵抗,試著改變這種社會氣氛。希望台灣的各位能再度認清核能利用帶給人類的影響,也 請反核人士們不要覺得孤單。在這個核能大國裡,也有像我一樣的同伴。」

核四趕工與車諾比事故的相似性

日本朋友也提供驚人消息,台灣只因行政院長一聲令下,就被迫必須趕在明年完工的核四,與發生人類史上最慘烈核安事故的前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竟然有許多相似之處。

1983 年車諾比核電廠已有3座原子機組運轉,而正在興建中的四號機工程進度卻大幅落後,核電廠廠長普力烏哈諾夫不敢表明工程延誤的事實,且適逢12月22日核能 工業紀念日,蘇聯政府希望機組能趕在這個國家紀念日完工。於是電廠不計一切手段,變更原本設計及材料,終於趕在當日完工。接下來,竟又省略許多必須的安全 測試,趕在隔年3月27日商業運轉。事後,廠長及大半主管獲得表揚及獎金,當時卻任誰也無法料到,這座核電廠日後竟引起震撼世界的大慘劇。

1986年4月26日,車諾比電廠4號機在機組測試中失控爆炸。釋放出來的高幅射能污染了全北半球。486個村莊毀滅,40萬人失去自己的故鄉。幅射污染的後遺症及不當的污染處理,使被害者至今已高達近5百萬人。

事 故發生至今已26年。直到現在,事故現場30公里圈範圍還是禁止人類居住。看到這些血淋淋的教訓,再想想曾經在2008年爆發擅自變更設計、控制室也曾經 被颱風滅頂,如今事故頻傳,卻一樣背負著「上級命令」趕工運轉的核四,真的可以啟動嗎?日本朋友的關心及憂慮不是沒有原因,因為他們還記得車諾比核電廠事 故造成的影響。

829諾努客人鍊行動需要你參加

每年4月26日,日本各地都會有車諾比事故的紀念活動,甚至一直到事發 21年後的2007年,還有當紅偶像團體SMAP的中居正廣擔任主持人的娛樂節目,鉅細靡遺地介紹事故真相。反觀台灣,1986年是資訊封閉的威權年代, 現在則是打開電視,就有看不完的政治口水戰。到底還有誰在認真思考核安問題?又有誰持續在乎包圍著台北城的三座核能發電廠呢?

今年8月29日,環保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將發起一場包圍核四廠的「諾努客人鏈行動」,呼籲全民重視核四即將啟動運轉和內部嚴重的核安問題。在日本走訪了許多地方,看到日本人為了台灣如此焦慮,我想,這一次該是台灣人好好思考核能、站出來關心核四電廠的時候到了。

829下午一點,在貢寮澳底的仁和宮除了人鏈行動外,也有環境音樂會及在地市集等活動舉行,另外,還有數名日本朋友趕來台灣參加,更有無數韓國、菲律賓等亞洲綠人大會友人在各自國度同樣關心。讓我們手牽手,串連亞洲,一起向危險的核電廠及禍害無窮的核能說NO!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沒有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