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9日 星期三

12月12日旅行分享會:從三里塚到水俣 追尋紀錄片與社會運動的軌跡

主講者:崔愫欣 紀錄片《貢寮,你好嗎?》導演

主題:雲門流浪計畫日本旅行分享會

時間:12月12日(週六)19:00~21:00

※活動免費,歡迎參加 ※活動期間僅供應瓶裝飲料

地點:有河book(自淡水捷運站出,沿河岸步道走3分鐘即可到達)

地址: 淡水鎮中正路5巷26號2樓 (TEL:26252459)

觀看地圖請按↓
http://blog.roodo.com/book686/archives/2516990.html


從三里塚到水俣 追尋紀錄片與社會運動的軌跡

也 許沒聽過三里塚這個地名,卻一定知道東京的成田機場,從1967到1975年,紀綠片導演小川紳介拍攝了七部三里塚農民反對成田國際機場抗爭的電影,成 為記錄片史上的經典之作。60年代末日本千葉縣三里塚的農民是怎樣用生命捍衛土地權和生存權,在他的鏡頭下,時隔多年仍讓人彷彿重回歷史現場而熱血沸騰。

可 能不知道日本九州南部的水俣鎮,卻也許聽過汞污染導致的水俣病,這是環境公害史上的著名案例,土本典昭導演只以最素樸的方式拍攝小鎮水俁,從1971年 持續紀錄了四十年漁民的苦難和鬥爭,影片中對弱勢與正義的關懷,奠定了他在日本紀錄片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更讓我流著淚一看再看。

土本典昭( Tuchimoto Noriaki, 1928~2008 )和小川紳介( Ogawa Shinsuke, 1936~1992 ),是日本戰後紀錄片史的兩座里程碑,並稱為「日本的良心」,他們的作品中對社會正義的主張,和對弱勢者始終如一的關懷,都對日本甚至是全世界的紀錄片工 作者產生深遠的影響。這些在地抗爭背後有太多雷同的困境,幾乎都是小鎮居民對抗國家機器的故事。成田機場最後還是蓋起來了,水俁症的受害者做過各種抗議, 事情仍被政府擱置了10年,也許正義無法當下實現,但紀錄片為歷史留下了真相,這些記錄片影響了整個世代,讓許多人能夠鼓起勇氣繼續走下去。

小川紳介導演曾說「紀錄片是一種精神,一種靠真實記錄的眼光和勇氣建立起來的力 量,來帶動社會中更多的人來思考和改變現狀」,身為環保運動的工作者也是紀錄 片的工作者,不論如何我都想要走訪這些紀錄片與社會運動的現場,到千葉縣三里塚的農村、熊本縣水俁鎮的漁村、以及目前日本仍然是抗爭進行中的地方,在旅行 中思考這些可敬的導演是如何面對人與土地?讓自己感受、觀察鏡頭背後的真實,親炙紀錄片中的土地、海洋,看看在當地生活的人們。

這是一場社會運動的歷史追尋之旅,這也是一次紀錄片影迷的朝聖之旅,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一起與我分享此行的一些心得與觀察。

講者自我介紹: 崔愫欣

曾為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紀錄片工作者,2005年出版《貢寮,你好嗎?》紀錄片,2009年受到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畫]贊助,剛結束在日本為期兩個多月以社運與記錄片為主題的旅行,目前正在籌劃第二部反核紀錄片的拍攝...

從學生時代開始接觸環保運動,從中學習與實踐自己的理想,然後在環保團體工作任職,轉眼已歷十年。想要有一些沉澱與對未來的思考,今年初正式離職,開始人生中的大流浪,以及準備記錄片拍攝的計畫。

主題背景說明:

(1)日本紀錄片導演土本典昭的水俁系列紀錄片。

水 俁市為熊本縣最南端的城市。過去以日本四大公害病之一的水俁病的發生地而聞名,水俁病的成因為汞中毒,於1956年左右在水俁市附近發現,經查起源於 1908年日本窒素肥料(現已更名為窒素化學公司)設置水俁工廠以來,水俁市便依靠其開始快速發展。但該工廠長期將含有的甲基汞的廢水排入海中,造成海中 生物受到污染,居民又因為捕食海中魚類而造成水銀中毒,全市人口中約有四分之一受害。從1971年到1975年,日本紀錄片導演土本典昭拍攝的水俁係列紀 錄片,揭發公害現場與長期追蹤受害者的生活,影片中對弱勢與正義的關懷,奠定了他在日本紀錄片史上不可動搖的地位。

延伸閱讀:

● 海洋的守護者 – 土本典昭 http://souhim.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html

● 「大師紀念專題——土本典昭」座談會

http://movie.cca.gov.tw/files/15-1000-1124,c169-1.php

(崔愫欣、鄒燦陽、土本基子、游惠貞、張昌彥(從左到右)(2008TIDF提供))

(2)日本紀錄片導演小川紳介的三里塚系列紀錄片。

從 1967到1975年,紀綠片導演小川紳介拍攝了七部三里塚農民反對成田國際機場抗爭的電影,成為記錄片史上的經典之作,小川紳介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紀錄 片工作者。千葉縣的三里塚為日本成田機場所在地,原本是天皇的牧場。在1966年日本決定在此興建新機場開始,當地農民發起大規模且長期的反對成田機場抗 爭,一直到現在已經三十三年,這場反機場運動到如今還未結束,在規劃的跑道前端,還是有農民不願出讓土地,持續從事有機耕作。若不從機場興建與否判斷成敗 得失,或許可檢視這場運動到底為日本社會帶出什麼意義。


10月11日 抗爭三十年的三里塚舉行全國大集會



沒有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