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日 星期二

到底是誰冷血?誰熱血?


最近看到《CSI紐約》在電視上重播的一集,內容是一家廢棄物處理公司的老闆被環保恐怖分子襲擊。看來正直老實的生意人與看似野心權謀的環保分子,符合了好壞分明的形象。

老闆振振有詞地說明電子廢棄物是美國目前成長最快的廢棄物,而這家公司正是為了解決這個棘手的新興垃圾問題而存在。但當調查員剝絲抽繭地追查出真相,原來美國的電子廢棄物大半都輸出到中國一個偏遠的小鎮──貴嶼,用極為廉價的方式讓當地的人民來徒手拆解這些有毒廢棄物,人與環境都長期承受高科技產品殘留的毒物,慘況令人不忍卒睹。嚴肅的環境議題被這部熱門影集置入劇情,真是難能可貴。但可惜的是,最後並沒有讓老闆繩之以法,只有意外傷人的環保人士必須被關入大牢。

甚麼樣的行為必須入罪呢?在現代社會的商業邏輯下,財團向銀行超額借貸不還仍可以當個大老闆,但一般人欠債還不了就叫卡奴;高科技工廠排放廢氣廢水無法可管,一般人開車排放廢氣要開罰單;跨國輸出有毒廢棄物殘害人命與環境難以追究,但是抗議人士卻要因違反社會秩序受罰;當這個社會寧願重視秩序卻輕忽基本的生命權與環境權、重視商業利益甚於公共利益,就是一個失衡的社會,讓個人與弱勢必須在法律之外,以非常手段來推動改變,正宣告社會秩序對於此類問題的無能為力。

高科技業的危害

這讓我想到5月26日才剛發生的抗議事件。政大邀請HTC行銷長王景弘以「HTC的品牌之路」為題發表演說,抗議人士上台要求王景弘承諾不製造血汗手機,雙方爆發激烈拉扯,有人認為這樣無理鬧場抗議是件丟臉的事,但批評的人卻沒看到,本來是台灣之光的高科技業,逐漸曝露出的嚴重後遺症,如果無公眾監督,繼續讓產業為所欲為,才可能是件真正讓台灣丟臉的事。

高科技業一直給人清潔工業的假象,許多人對高科技污染還依然處於渾然不覺的情況下,不僅僅是在美國,包含台灣在內的所有富裕國家民眾,在享受高科技產品的便利時,可能從未想到高科技工廠卻有著低環保標準,不但在生產過程中的廢氣與廢水破壞環境,數年之後當電子產品要被淘汰廢棄時,更變成地球上難以想像的災難。台灣可以繼續以身為國際分工體系末端的電子代工廠,以經濟利益為榮,卻不能不去正視高科技污染對土壤、水源等生態環境及人們的身體健康已經構成危害的事實。

勞工問題震撼彈

除環境問題之外,高科技業不斷爆發的勞工問題,也在社會上投下一顆顆的震撼彈,高獲利的經濟效益與現代化的產業外表,進入科學園區成為台灣年輕人找工作的熱門目標。社會大眾看到的,是在年終時企業特意高調宣傳的豪華尾牙,工程師成為人人欽羨的對象,看不到的是生產線上犧牲健康的代價,看不到供應鏈上游廠商連該給的加班費都不願意給,甚至還非法雇用童工。不論是宏碁、友達還是宏達電,想要脫離代工成為品牌的努力值得肯定,但品牌絕不只是空泛的行銷,品牌代表的是這家公司的價值觀與形象,換句話說也就是人的品格。

當蘋果、戴爾、惠普受不了國際輿論譴責,已對富士康工廠連續自殺展開調查,HTC卻始終不動如山,不肯面對洋華電子發生的勞資爭議,科學園區的進駐廠商始終不願誠實提報製成原料的化學成分,保障居民健康風險,這樣傳達出的品牌精神會是甚麼?

我相信大眾在使用這些光鮮亮麗的高科技產品時,沒有誰會希望是在剝削勞工或是污染環境的情況下生產而成,但要避免這些情況發生,我們要仰賴的絕不僅是企業的自律而已,而政府在此早已缺席。

最近台灣針對高科技業問題成立的公眾監督行動,在取名上十分有創意,關心中部科學園區對當地農業及環境影響的年輕人,稱為「反中科熱血青年」;反對高科技血汗工廠的,稱為「高科技冷血青年」;當污染在國外時還能說不知道真相,當污染發生在自己生長的土地上時,你還能無視嗎?當大眾知道這些高科技產品大量生產賺取高額利潤,卻建立在壓榨本國與外國勞工的情況下,還能繼續無動於衷嗎?到底是誰冷血?誰熱血?當抗議者被認為是搞破壞的一群,被認為缺乏人性,就像影集中的形象,那對此毫無自覺與改善意願的台灣品牌以及冷漠大眾,又該是甚麼樣的形象?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


2010-05-31

本文刊登立報環境前線專欄



沒有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