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新竹縣政府以暴力破壞農地

關於新竹縣政府以暴力破壞農地這樣的事情
不見主流媒體報導
只好靠網路的力量傳播出去
以下張貼綠盟理事為此事撰寫的文章
歡迎大家轉載


竹南大埔,怪手挖田事件懶人包



國家的短視與暴行


■傅恩過(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即將結穗的稻田給大地一片綠色的柔軟,微風輕撫後是土地的芬芳,哪知一天怪手轟隆隆的器具聲破壞了原有的寧靜,橫行駛入綠色的稻田,無情的剷除那長得正好 的稻穗,龐然大物行過的,只剩下黃濁的塵土。

農民心痛的不僅是那伴著日曬雨淋、耗費心力拉拔大的作物,沒機會收成、再次的餵養人們,更心痛的是,他們曾經以為,應是疼惜土地、人民的政府官,講理周全 的民主體制,居然就是那無情的怪手。

摧毀農民辛勞的成果,為的是奪取那完整、豐收的土地,以及他們長久以來居住的家鄉,可悲的是這個場景再一次發生在台灣,發生在現在。

政府與媒體的聯合攻勢

就在不久前的苗栗竹南大埔里,因為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擴大徵收土地計畫,苗栗縣政府採取了封路包圍策略,大批警力讓未撤離的居民無法自由進出,回家還得 出示證件,近20部的怪手將稻禾連根拔起,破壞田地,警察將抗議農民壓制。很難想像純樸的農人,不少年過半百、婦孺成員居多的農家,如何面對國家使用的暴 力,也許是這輩子第一次體驗的暴行。

更可悲的,在我們自認民主的國家中,似乎對於如此惡劣的民主倒退作為,並沒有足以匹比的譴責檢討聲音,除了網路上自救會、環保團體、公民為主的媒體協助傳 遞的訊息,主流的大眾媒體不是啞口噤聲,就是在地方版面以所謂的「平衡報導」,述及縣政府回應徵收土地的過程作了多少「努力」。

同樣的場景也在苗栗的灣寶上演。為了後龍科技園區的開發,縣政府要將360多公頃土地拱手讓給實質為高污染的產業,無視灣寶擁有台灣珍貴、快消失的完整農 田,還是農委會劃定的特定農業區,前一刻縣長親自為灣寶西瓜站台、讚誇好吃,後一刻為了工業區的開發,可在區域計畫委員會上貶低後龍的農業產值。

開發工業區 綠地消失

從縣政府是如何支持在三義開發的183公頃的土石採取專區,在苗栗竹南廣源科技園區由帝國菸草集團投資設立的製菸廠,讓台灣作為菸草跨國集團的東南亞據 點,種種施政方向的最大共通點,就是「滅農、傷土」。現任縣長劉政鴻爭取連任的競選口號,包括所謂的「苗栗健康幸福城」,其中的環保家園暨綠能發展計畫 等,如今聽來盡是諷刺。

苗栗縣一向是著名的農業縣,在過去工業導向的經濟發展計畫中,農業一再地被輕視,被迫犧牲,但多年發展的結果,讓人們不得不承認,以土地資源換取短暫的經 濟「利潤」,最終得面對原本永續的資源,僅留下污染、枯竭的命運,難以創造生存所需的公共「利益」。

何況這些完整的農地,才可能是苗栗縣能擺脫兩百多億負債的希望,可能是苗栗縣能成為未來永續發展的指標。

閒置園區遍佈全台

從「利潤」的角度來看,現實的土地利用本身就是最好的例證,全台灣已被徵收、開發的「科學園區」土地,仍有近3分之1閒置,而全台閒置的工業區超過兩千多 公頃,環保團體、自救會也多次質疑苗栗縣政府,現有竹科三期的「銅鑼園區」的一百多公頃土地仍未使用,為何還得搶取更多農民賴以維生的土地。

也許在所謂「科學園區基地擴大計畫」等經濟建設過程中,少數財團可從「炒地皮」、剷除農地、土木建設中獲取利潤,但在大興土木之後,有多少土地真有廠商進 駐?即便如竹南基地擴大計畫中的光電產業,在高耗水、高耗能,但必須極低的水電能源、人力成本需求下,所能創造的就業有限,可計算出的利潤,僅是短短數 年、進了大老闆的口袋,再留下已耗費殆盡的土地與資源。

然而,農土原本能創造的是永續利益。農地不僅生產了糧食,也生產了文化,滋養土地、涵養水分的環境保護價值,其他農民從源源不絕的土地,餵養了後代與人 民,而正因為過去工業發展策略,犧牲國內龐大的糧食、文化、環保資源,現有的永續資源彌足珍貴,所能創造利潤的形式也將更多元,何苦搶跟已「過氣」的科技 產業屁股後,而敗掉原有的祖產?

當我們對農地的價值、對這群死守土地的農民、對國家非民主的暴行,視而不見之際,我們不僅損失安全的糧食,永續的環境資源,以及可永續的經濟發展形式,我 們還將損失了多年來所積累的民主、生存價值。



苗縣府大動作不見報 居民嘆:簡直像戒嚴

更新日期:2010/06/15 08:45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 newtalk 2010.06.15 洪政瑠/苗栗報導

6月9日凌晨,苗栗縣府動員 200多名警力、20輛怪手和鏟土機,在苗栗大埔田間,把即將收成稻作一律剷平,這在農村相當犯忌的動作,隔天報章媒體卻隻字未提。居民只好自力救濟,透 過網路,將消息傳出去。

居民向新頭殼記者表示,事發當時,媒體都被擋在外圍,雖然有人試圖連繫某家大報記者,但不知何故,沒看到記者到場。 隔天,媒體對這件事隻字未提。只有自由時報在一篇報導立委康世儒為大埔居民 爭取權益向總統府秘書長廖了以陳情的新聞中,多報導了一句苗栗縣府強調「依法行政」的回應。

對於縣府前所未有的大動作,媒體視若無睹,然 而,9日當晚,一封來自苗栗大埔居民的求救信,卻在網路群組討論中被傳送開來,引起強烈反應。

在求救信中提到,5日下午2點多,收到苗栗縣 府施工封閉的通知單,到了8日下午2點,居民發現所有對外連繫的道路,全部被封閉,根本出不去,居民擔心孩子放學,沒辦法回家,緊急連繫議員、立委協助處 理,到了傍晚5點多,縣府才派林茂景參事、江茂松處長,到場協商,這才開通一條路讓居民通行。

到了9日凌晨4點多,縣府動員大批員警進駐大 埔農地,住戶要憑身份證件才可以通行,沒帶證件根本回不去。有的居民住家和農地分開,農民想要關心自己的農作,也因戶籍不在封鎖範圍內,不得其門而入。居 民痛批,簡直像大搞戒嚴

求救信中指出,將近20 部的怪手不僅破壞良田,還將結穗的稻米,連根拔起,居民還透露,怪手開進來時,包商還跟居民嗆聲,「就是要針對反對徵地的農民進行整地。」因為反抗,有居 民遭多名員警壓在田裡,甚至扭傷、受傷,還有老邁阿嬤用殘弱的身軀,力搏警力人牆封鎖,相互拉扯之間,還要顧到一旁稚齡4、5歲的小孫子。

怪 手離開後,警力也全數撤走,但是留下的稻田,已經完全沒辦法再採收,農民心血全部泡湯。心寒的居民說,不敢期待政府補償,只好求助網路將訊息傳遞出去,讓 更多人知道。



1 則留言:

Freak 提到...

請大家讚一下自救會的facebook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chunan.farmers
謝謝大家的幫忙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