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日 星期三

關於綠人大會--第二屆全球綠人大會巴西現場觀察

2008年的舊文重貼


第二屆全球綠人大會,於今年5月1~4日在巴西聖保羅召開,所謂的全球綠人(The Global Greens)是指全球綠黨及以環境、社會改革運動為志業的綠色政治運動者,這是ㄧ個以環保、和平、社會正義為共同訴求,所進行的跨國串連政治力量與國際網絡。台灣曾參與2001 年於澳洲坎培拉的第一次全球綠人會議,全球綠人分成歐、美、菲、亞太四區,台灣更是亞太綠色聯盟的發起國之ㄧ。

4月中旬,接到台灣綠黨的邀請加入開會代表團,身為環保團體的一員,對於這個難得以環境議題為主的國際會議,自然是深感興趣,即使是在辦公室工作最繁忙之際,理監事與工作同仁們也毅然決定讓我可以請兩星期的假,飛越半個地球前往陌生的南美洲參與此一盛會。

前往巴西的代表團共有22人,由台灣綠黨領隊,號召環保組織、勞工組織、都市改革與社區規劃的工作者、以及農民、原住民、學生保育社團代表所組成。儘管準備時間匆促,來自不同領域的成員們,仍然在行前努力將各項議題與提案匯整翻譯完成,希望在大會上能有最好的表現。

我們於4月27日出發,超過30個小時的飛機旅程,讓所有人都筋疲力盡,但一來到聖保羅這個巴西的第一大城,也是南美第一大城,1700萬的擁擠人口、車水馬龍的交通與稍嫌污濁的空氣,跟台灣有點像,讓我的感覺不再這麼陌生,尤其是嘗到可口的巴西食物,精神更是為之ㄧ振。抵達的第一天,我們先到大會開會場地探勘,有趣的是,在現場竟然沒有到處張貼海報與旗幟,我們幾乎以為自己找錯地方,因為跟台灣的習慣很不一樣,這樣規模的大型會議卻如此低調,也許這正宣示了這次大會的環保理念。



令人又驚又喜的青年綠人

第二天我們隨即參加大會正式開始之前,4月29、30 日的「青年綠人會議」。青年綠人(Global Young Geens)是全球綠人聯盟的分支組織,具有獨立決策權與行動力,成員以35 歲以下的年輕綠人為主,透過EMAIL通訊討論產生,在2007年終於成功遊說歐洲綠黨讓GYG成立,於非洲奈洛比召開成立大會,執委會由尼泊爾、法、澳洲、阿根廷、德國代表擔任。這次在聖保羅成功號召更多國家參與,現場有來自斯里蘭卡、德國、巴基斯坦、澳洲、肯亞、菲律賓、芬蘭等20餘國的青年綠人,透過兩天的工作坊,各國青年交流對碳交易、後京都提案、熱帶雨林和原住民族等議題的看法。

各國的青年綠人不但有自己的立場與觀點,也有足夠能力針對各項議題侃侃而談,令人印象極為深刻,甚至在綠色政治參與的提案上,不懼與大人(他們戲稱為Old Greens)據理力爭,積極在大會上爭取決策權,這也突顯了綠色政治尊重多元,參與年輕化等與傳統政治領域截然不同的風格。青年綠人不但將自己的組織經營的有聲有色,也在大會中擔任行政與跨國串聯的工作人員,這些都讓我們這些台灣來的年輕人又驚又喜,驚的是他們真的非常年輕,有的甚至高中剛畢業,但願意在自己的社區付出行動,帶著實踐經驗到其他國家觀摩交流,爭取出國實習的機會,開創不一樣的人生規劃;喜的是我們這些在台灣不被認為是正當工作的青年或是不務正業的學生,在這裡認識了許多跨越國界的夥伴。



來自87國的全球綠人


5月1日,第二屆全球綠人大會在聖保羅市的拉美基金會紀念館正式開始,與會的有87個國家,約800多人,開幕式用巴西的街頭音樂與舞蹈歡迎來賓,最高潮是由各國代表輪流上台報出國號與簡短感言,看到大會講台上滿滿站著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服裝的人們,從地球的不同角落趕赴這場盛會,我的心中不禁感到有些激動。

會議中揭示的五大議程包括:能源生質能、後京都提案、永續城市、綠人未來、氣候變遷。以此為主題的大型演講與小型工作坊交錯舉辦,讓與會者依自己的興趣自由參加,也許因為語言、人數及時間限制,討論無法非常深入,但我覺得重點是聽到各國代表親身報告、分析自己國家的狀況,關於環境議題的最新資訊,也許都能在網路上或任何管道取得,但各地社區與國家的真實狀況,不管是肯亞因為氣候變遷引發的沙漠乾旱、大洋洲國家面臨的海平面上升等,都要在地的組織工作者才能傳達出當地的生活與人民,到底是如何被這些環境問題真切地影響著。

回顧這三天半的會議,主辦人巴西綠黨做了ㄧ場成功的會議外交,不但有親切熱心的接待人員,與會者都十分欣賞大會提供的巴西當地食物,更看不到免洗餐具與紙杯,不過最受大家歡迎的,也許是巴西的生活節奏,每天有長達一個半小時的午餐時間、上午與下午各半個小時的咖啡時間,而不是把議程排的滿滿,你可以發覺最有活力的絕對是休息時隨處發生的交談,結盟與經驗交換隨時發生,這是一個處處生機的場合。



我們的成果

這趟出使在民間團體中規模是前所未有的龐大,也讓人問到為何要參加這個會議?需要這麼多人出去嗎?在去巴西之前,心中難免忐忑不安,但全球綠人聯盟(Global Greens)是少數承認台灣為正式會員(Full membership)的國際組織,我們可以有提案權、投票權,而不是只能在場邊觀察,台灣代表團的規模的確引起各國注目,讓我們增加非常大的能見度與交流機會,能代表台灣在全球發聲與交流,比起國內喧騰一時的億元外交,這種外交真的是小錢立大功。

代表團這次充分利用完整會員權益,行前就與國內環保團體整理出九個具全球關懷、符合台灣利益的提案,在大會中提出,經過大會執委會篩選後,「聲援圖博(Tibet)人權」及與日本代表團共同提出的「核能不能作為解決氣候變遷的選項」兩個提案,成為這次大會最後決議通過的三個提案之二,讓全球綠人充分看見台灣。除了將台灣的主張帶出去,同樣的,我們也會盡力將全球綠人大會的宣言與決議帶回台灣社會討論與推動,在台灣各地舉辦經驗分享座談,為環保在地化、草根化貢獻心力。

由於世代交替,台灣民間團體的成員也逐漸走向年輕化,但相較於其他國家的年輕人,我們少了ㄧ份國際視野與膽識,台灣不管在教育或是媒體都十分封閉,鮮少介紹世界情勢與各國狀況,只能低頭看自己腳下的風暴,使得本來就處於國際孤立的台灣,對國際政治與議題顯得陌生,但這不代表我們就沒有發言權,這次的參與經驗證明,只要我們願意準備、積極面對,絕對能在國際社會佔有一席之地。

沒有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